第13章 林宴

作者:落日蔷薇 作品:浮锦(双重生)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宋星遥的注意力在宋梦驰身上——她大梦睁眼之际,宋梦驰已经去往长安,算来已有数月没见亲哥哥,再加上还有往后十年的混沌记忆作祟,她只觉得许久不见哥哥,这一眼见来,喜悦之外又添激动感慨。

  宋大郎和宋梦驰一看来人是宋星遥,却均不约而同蹙了眉。宋梦驰冷静下来,将剑回鞘,沉声道:“你来凑什么热闹?外头的事自有我与大兄,你快回府。”说罢又狠狠剜了莺香娘一眼。

  宋星遥自然知道兄长们的维护之情,转身后手中提篮交给阿海,泰然自若笑道:”莺香原是我的贴身丫鬟,前些日子虽因犯错被我逐出院,但到底跟了我多年,情谊犹在,我很该为她作主,若她真在咱们府里受了这些苦楚,我定要替她找回公道。再者论,王婆婆似乎对我有误解,这误会也该解释清楚才好。”

  莺香的母亲就姓王。

  一番话柔和镇定,不像是从前毛燥的宋星遥会说的话。宋梦驰心内奇怪,只是还没待他与大郎回应,宋星遥已径自转向莺香,矮身轻执她的手,怜惜地盯着她手中伤口道:“这么重的伤,想必很疼。莺香,你莫怕,只管当着大家的面告诉我,是谁将你虐打至此?”

  莺香头垂得更低,不敢看她的眼,只拼命摇着头。宋星遥便又道:“莺香,就算你不在我身边当差,若是受了欺负,我也必为你讨个公道。你知道我的脾气,难道不相信我的为人,不相信我会为你出头?”

  “娘子……”莺香这才抬头,眼眶通红,全无平日沉稳,嘴皮嗫嚅着,似被宋星遥说动,却欲言又止。

  宋星遥再接再励:“告诉我,是谁?我替你做主。”

  “娘子,对不起……”莺香一句话才出口,被宋星遥握着的那手就被她娘劈手拽走。

  “呸,猫哭耗子假慈悲。”王氏啐了一口,狠狠掐了莺香一下,才对宋星遥横道,“别问了,横竖就是你们宋家仗势欺人,不把下人当人看,蛇鼠一窝。如今她身契还在你家,待这风波过去,她还得在你家讨生活,她若供出那人,回头风波过去,你们关上门还不知如何折磨她。我这女儿虽然卖入你们府为婢,但也是好好的一个人,如今被打去半条性命,你们必得给个说法。”

  “王婆婆既不肯让她说出虐打她之人,又不愿让我阿兄请大夫替莺香医治,那您不妨说说要怎样才好?”宋星遥不急,越发好声好气起来。

  王氏见她年轻面嫩,心中料定好拿捏,冷笑一声道:“不必你们医治,只管拿银钱来!我自会替我女儿请名医。”

  宋星遥恍然大悟:“那是自然,这银钱必是要给的。”转身便朝宋梦驰伸手。

  宋梦驰见她说了半天,也照样是拿钱打发人,不由气坏,恨恨地拽下腰间荷包,也不管里面多少钱,全扔到宋星遥手上。宋星遥笑笑,掂掂荷包份量,道:“这样吧,王婆婆,这里有些散钱,你先拿去给莺香请大夫,我稍后再让人取三贯钱给你,可好?”

  王氏看到荷包,还不劳宋星遥开口,已经抬起双手,闻言只道:“好的好的。”她一边说,一边眼巴巴看看着荷包落到掌中,正要收掌,岂料宋星遥却忽然收回荷包,让她抓了个空。

  到手的钱飞了,王氏大怒,刚要骂,又听宋星遥叹口气,道:“王婆婆的顾虑有道理,莺香身契还在我家中,若供出作恶之人,往后难免遭遇报复,可恶人不惩家风难振。要不这样,我还莺香自由,销她奴藉,一来全我二人主仆之谊,二来她也能放心将恶人名讳告知,三来也还我一个清白,可好?”

  这话一出,四周围观百姓神色转为赞许。王氏亦大喜,这既得钱又得人的好事却是她没料到的,忙不迭点头,只是话没出声,却被自己那小儿急声打断:“万万不可!”

  “兔崽子,你说什么诨话!”王氏忙伸手拽他。

  莺香弟弟却甩开她的手,从地上爬起,咳了数声,才看着莺香道:“不能赎身回家!回了家,你就被她卖给街口徐屠夫做续弦。我在家都听到了,那日徐屠夫还向阿娘许诺两贯钱,让阿娘把你给他,若不是你身契在宋家,现在已经……”

  莺香已满面苍白。街口的徐屠夫她自然知道,那人嗜酒如命,常在家中撒酒疯,他元配老婆就被他活生生揍死的。

  王氏大怒,生怕被坏了好事,跟着站起,一掌甩在小儿脸上,骂道:“你这短命的赔钱货,吃老娘的,穿老娘的,还敢胡说八道!”

  这一掌打得又快又狠,莺香弟弟本就瘦弱,被打得眼冒金星,踉跄摔在莺香怀中。

  宋梦驰看不下去,眼见王氏还要动手,一步跨到莺香前:“你再动手试试?”

  宋星遥仍看着莺香,面上的笑淡了,也冷了,没了先前温柔神情,只道:“莺香,你是想走还是想留?若想留,你知道该怎么做。我要听你说。”

  四周百姓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朝着王氏指指点点,王氏气急败坏,又惧怕宋梦驰手里那剑,不敢上前再撕扯莺香姐弟,眼珠一转,抽泣道:“莺香,你可是娘的心肝肉儿,娘怎舍得将你嫁给那屠夫。咱们娘儿三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娘心里苦……”

  莺香面上挂泪,看了看王氏,又看看宋星遥,最后望向弟弟:“可她是咱们娘……”

  “阿姐,你糊涂啊!你将她当娘,可这么多年,她什么时候将咱们当成儿女?家里生计都是你在奔波,她只管喝酒赌钱,要不是我体弱多病没人要,她也早将我卖了!”莺香弟弟抹抹眼,急道,“虽然在宋家为婢不得自由,至少不会任人打骂买卖,阿姐!你告诉六娘子吧!”

  莺香双颊愧疚到通红,抬头见到宋星遥明亮的眼,终是咬咬牙开口:“六娘子,大郎君,三郎君,在场的各位乡亲,我身上这些伤,不是在宋府挨的,是我阿娘为了……为了讹钱,拿鞭子抽的!”

  话才落地,四周哗声大起,王氏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再顾不上宋梦驰,飞扑上前就抽莺香耳刮子,被宋梦驰一掌推到地上,遂捶地大哭起来:“老天爷啊,宋家欺负我孤儿寡妇,打了人还不认,告官……我要去官衙告官!”

  宋星遥冷笑:“去呀,快些去,便是你不去,他们也该来寻你了。呐,来了!”

  她呶呶嘴,众人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却见人群从后被人分开,两个衙役匆匆走来,身边还跟着刘妈妈与另一个面生的男人,那男人一见王氏就变了脸色,拿手远远指着她,恨不得飞身上前撕了王氏。

  王氏自认得那男人,知道暗地里做的勾当被发现了,身体一软坐到地上。

  宋梦弛和宋大郎不知出了何事,但见宋星遥对官差的出现毫无意外,均拿眼神问她,她便低声道:“我拜托刘妈妈查明的,莺香母亲在外借贩卖女人物件出入后宅,给长安几个无赖纨绔牵桥搭线,专挑那些丈夫出远门的人家,或诱或迷引那些深闺妇人入圈套,行□□勾当,毁人名节。那人就是苦主之一,刚才我让燕檀寻刘妈妈找他带官差同来的。”

  莺香这件事上,宋星遥是留了后手的。她本还有些犹豫要不要出手管这事,不想还没下决定,莺香的母亲自个儿撞枪口上了。

  “难怪……”宋大郎恍然大悟。

  宋梦驰却蹙紧眉头,似乎想到什么,可不待他发问,却见眼前人影晃过,竟是王氏从地上暴起,他当即疾吼:“小心!”却是来不及抓住王氏。思路手机端最快https://m.s/l/z/w/w.c/o/m

  官差未近,众人又有些松懈,王氏打定主意要跑,又恨宋星遥从中作梗,便打算撞开她后逃走。她身形在妇人间算魁梧的,力道又大,这一撞这下,宋星遥怕是要被撞伤,宋梦驰离她有三步远,阿海手里抱着崽崽,虽在第一时间飞身上前,却到底慢了半分。

  宋星遥眼前发花,只凭本能往旁边闪避,堪堪避过她的正面撞击,可还是叫她撞上右肩,整个人亦被撞得身体不稳,头朝门口的石狮棱角跌去,正是惊急时刻,身后似有道风刮过,不知哪里伸来的手将她往后一拉。

  她只觉得,自己倒在一团风里。

  那厢逃跑的王氏不知为何忽然脚上打个颠,人直接就栽在地上,叫身后的官差逮个正着。思路中文网首发╭ァんττρs://ωωω.sしzωω.cΘм んττρs://м.sしzωω.cΘмヤ

  宋星遥站稳身体,想想刚才若磕上石头棱角,就算没去半条命,这脸也要不保,她就惊魂难定,狠狠吸了几口气才勉强冷静下来,知道是有人出手帮了自己,那人的手还扶在自己手臂上呢。

  白皙修长、指节匀称的男人手,极为漂亮,不过虎口有道弦月状的陈年旧疤,看起来……

  过分熟悉。

  她脑中闪过什么,抓不住,头却已经转过,一个“谢”字已到嗓子眼里,却在撞上那人的眼眸时生生咽下。

  笑容慢慢僵在她脸上,化成可笑的表情,张大的嘴,愕然的眼,都凝固了。

  宋梦驰已经赶来,见状心有余悸,向那人道谢:“幸好你出手,多谢。”又道,“幺幺,这是阿兄在长安新结交的好友……”

  名字还没报出,宋星遥已经开口道出他的名字。

  无声,只是嘴形——

  林宴。

  林宴看得清清楚楚,宋星遥记得他。

  宋星遥发不出声音,猝不及防的相逢,她就连假装不识的准备都来不及做。

  回忆顷刻间席卷而来,那些支离破碎的画面,她找不出原因的记忆,忽然就被眼前这个人串在一起,有了前因后果,有了明确的顺序。

  她控制不住这些汹涌的回忆——很畅快,像长久以来的混沌一扫而清;很痛苦,她的头随着回忆炸开似的疼。

  宋星遥想起来了。

  那并非噩梦,那是她往后余生的回忆,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整整十年。

  她是二十五岁的宋星遥。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浮锦(双重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浮锦(双重生)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