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 26 章

作者:瑾余 作品:傻白甜她黑化了[重生]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没有人料到会发生这一幕。

  那少女冰冷的眼眸,她果决的动手,她整个人就如刚刚出鞘的刀,锋芒骇人,令人不敢直视。

  夏绮等人也的确被她吓住了。

  斯越从座椅站起身,朝某个方向走去。

  张小雪也连忙从观众席跑下去,抱住白颂遥一条胳膊将她拉远,声音带着点颤抖:“颂遥,不值得这么为我,以后你怎么办啊。”

  白颂遥:“你别怕。”

  教师团队已经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今天是运动会,竟然发生这种事,他们当然不允许,然而,一群教师却在中途被人叫回。

  梁厉和苏冀敏锐的察觉出这里面有猫腻,看来是有人在护着白颂遥。

  斯越从领导办公室出来,嘴里咬着一颗戒烟糖,站在高台看底下的白颂遥。

  白颂遥拉着张小雪离开,就在全校师生的瞩目下。

  黄阮也拉着自己弟弟追上去。

  梁厉也起身:“走吧,咱们也该走了。”

  经纪人:“刚才拍到的那一幕,要不要发出去?”

  她的意思是白颂遥打人那一幕,梁厉眉头一挑:“她不走黑红路线,只把她赢的过程发出来就好。”

  经纪人明白了:“好的,我会销毁。”

  苏冀还盯着白颂遥背影发愣,梁厉重重拍她肩膀:“走了,以后她会成为你师妹,你可要照顾好她。”

  苏冀冷笑:“她像是需要我照顾的人吗?”

  “也不一定。”

  *

  白颂遥拉着张小雪走远一些后,被黄阮追上来。

  白颂遥回头有些不耐的看着她:“你们干什么?”

  黄阮站在原地:“你别误会,我们没有恶意,我们就是……”

  张小雪替她回答:“想和颂遥做朋友?”

  黄阮点点头,黄奕则是有些不好意思。

  白颂遥神色冷淡:“我不需要你们这种朋友。”

  黄阮和黄奕身体僵了一下。

  她开口:“我不需要任何与顾明宇以及夏绮扯上关系的朋友,黄阮,你不是喜欢顾明宇吗?有本事你别喜欢他。”

  白颂遥知道黄阮不可能做到,所以才这么说。

  黄阮果然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一步说:“我可以的,我妈妈说了,我们还是高中生,以后还会遇见很多好男生,我一定能遇见比顾明宇更好的人,只要能跟你做朋友,我可以不喜欢他。”

  白颂遥讥讽:“你有病吧。”

  从前跟她作对,现在却要做她朋友。

  斯越由远及近的走过来,见白颂遥在和人说话,懒散的靠在不远处的树干拨开第二颗戒烟糖。

  黄阮也知道自己之前的做法很不对,白颂遥讨厌她是应该的,可现在被她如此赤.裸裸的讥讽目光看着,仍旧是难受。手机端 一秒記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黄奕忍不住开口:“那个,白同学,你能不能和我姐姐做朋友?”

  “她是真心想改正的。”

  白颂遥冷漠:“没兴趣。”

  张小雪小碎步跟在白颂遥身后。

  斯越微微直起身体,“下午没课。”

  运动会一般不上课。

  白颂遥嗯了声,斯越说:“出去吃饭,庆祝。”

  “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去不去?”他笑。

  白颂遥想了想点头,看向张小雪:“你去吗?”

  张小雪有些害怕的看向斯越,摇头:“我不去了,你们俩去吧。”思路中文网最快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斯越走在前面,白颂遥跟在她身后,他忽然伸出手,白颂遥问:“干什么?”

  “牵个手。”

  白颂遥越过他走开。

  斯越笑了笑:“别这么绝情啊,这儿又没人。”

  她走得越来越快,斯越追上去,揪住她后颈,将她提到自己里面的位置,与她并肩走,白颂遥温吞的整理好衣服:“你不要总是这么揪我。”

  斯越忽然握住她腰,将她抱上旁边的台阶,他个子高,却还是要弯下点腰看她眼睛,喊她:“白颂遥。”

  “白同学。”

  白颂遥有些莫名:“你干什么?”

  斯越:“这些别人能叫。”

  “所以呢?”

  “颂颂。”他忽然低低叫她小名。

  白颂遥看着他瞳孔中,这双被阳光徇烂的浅棕色眼睛里带着点细碎的笑意,他说:“这个,只能我叫。”

  白颂遥有些无奈,想到他为自己付出太多,想起那夜看到的前世的斯越,他那样迫切的喊着她的名字。

  白颂遥点点头:“好。”

  斯越站直,手掌懒洋洋盖在她头顶,随意的揉了几下,“没白疼。”

  白颂遥心跳很重,赶紧把他推开一些:“说什么呢,我饿了。”

  斯越笑:“行,想吃什么?”

  “随便。”

  俩人去了上次的美食街,换了一家店。

  吃饭时,斯越随口说:“快放暑假了。”

  白颂遥低头吃饭,没吱声。

  斯越敲桌:“别装,你听见了。”

  “所以呢,要干什么?”

  斯越咬着根牙签:“跟我约会。”

  白颂遥:“我高中不谈恋爱。”

  斯越凑近了低声:“那么现在,咱俩在干嘛呢?”

  白颂遥:“……”

  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笑得双肩微颤:“行,不逗你,暑假我接你出去玩。”

  白颂遥:“不去。”

  她家里还有一个夏悠和夏绮,她要是出去玩,指不定她们会搞出什么幺蛾子。

  她的拒绝让斯越很快沉下脸,白颂遥看了他一眼,解释:“马上就高三了,我们先好好学习,以后的……以后再说。”

  他问:“以后可以干嘛?”

  白颂遥问:“你想干嘛?”

  男生手搭在座椅上,懒散开口:“牵你,抱你,亲你,睡你。”

  他说得肆无忌惮,明目张胆。

  旁边桌的大人们看了过来。

  白颂遥:“…………”

  她哪怕活了几辈子也没经历过这些,脸有些红,头埋得更低的吃饭。

  斯越眼中有笑意:“说话。”

  白颂遥:“……只要你能考上文大,行。”

  斯越有的是法子上文大,眉眼都舒展开了,见她好不容易害羞,凑近了低声:“颂颂。”

  白颂遥:“干什么?”

  斯越声音懒倦微哑:“咱们上大学,可以从最后一步开始吗?”

  ……最后一步?

  是他刚刚说的那些。

  白颂遥抬头瞪他:“流氓。”

  他低头笑出声。

  吃过饭,斯越送她回家,因为吃饭时他口不择言,白颂遥有意跟他保持更远的距离。

  男生跟在后面问:“猫怎么样?”

  白颂遥噢了声:“挺好的,叫毛毛和球球。”

  “什么时候带出来我看看?”

  白颂遥奇怪的看他一眼,斯越不像是喜欢猫的人啊。

  他说:“再怎么样,也要让它们认识一下自己爸爸吧。”

  白颂遥:“…………”

  “你今天好无耻。”

  他几步走上来,在她耳畔说:“那要不然,等你长大,给我生几个小孩儿。”

  “斯越!”

  他笑出声:“这么不经逗?”

  “你别送了,我快到家了。”

  斯越嗯了声,看着她走远,他目光渐渐深远。

  今天看到梁厉苏冀等人,他有了更多的危机意识,原来他的女孩儿,有这么多人惦记。

  直到看白颂遥走远,从转角离开,斯越才离开。

  白颂遥回家时,夏悠正在贤惠的准备晚餐,白望山在一旁看财经杂志。

  白颂遥淡淡打了声招呼,准备回自己卧室。

  白望山打量她,问:“你今天运动会?”

  白颂遥嗯了声,夏悠从厨房出来,“颂遥回来了,绮绮怎么没跟你一块儿?”

  她这是明知故问了,白颂遥和夏绮向来不和,怎么可能在一起?

  白颂遥没有理会夏悠,夏悠也没觉得尴尬,殷勤的端出水果:“颂遥饿不饿了?要不要先吃饭水果垫垫?”

  白颂遥面无表情的讥讽:“为了讨好我,你是准备给我做佣人?”

  “那也挺不错。”

  夏悠端水果的手僵了一下,柔柔的笑了笑:“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没关系,你还小,我不会跟你计较。”

  白颂遥冷漠转身,白望山问:“运动会怎么样?是不是又参加比赛摔倒了?”

  因为知道白颂遥不擅长运动,白望山怕丢脸才没有到场观看。

  夏悠赶紧说:“望山,不要这么说孩子,孩子是有自尊心的,摔倒就摔倒吧,下次再激再励。”

  说着往门外张望一眼:“这绮绮怎么还没回来,不会是赢了比赛太开心了,被同学拉去庆祝了吧。”

  白颂遥微微挑眉,听夏悠这话,倒不急着回房了,反倒是坐下来,拿起一个苹果和水果刀,慢条斯理的削起皮。

  白望山蹙眉:“我问你话呢。”

  白颂遥低着头削苹果:“等会儿夏绮回来,爸爸可以问她。”

  没过多久,夏绮走进屋,她左脸有些肿,像是被人打了,夏悠看到,立即起身快步走过去。

  夏绮委屈的扑进她的怀抱。

  “怎么了?绮绮?谁欺负你?”

  夏绮委委屈屈的哭着。

  “你说啊,谁欺负你了,让你白叔叔为你做主。”

  夏绮抽噎道:“是……是白颂遥。”

  夏悠状似愣住,赶紧去捂夏绮的嘴,轻斥:“说什么呢!不准这么说,你快回房去。”

  白颂遥将水果刀放下,把苹果放在嘴边咬了一口,看着这对母女演戏。

  夏绮不解的看了眼母亲,不明白她为什么不给自己做主。

  夏悠再次严厉的说:“让你回去你就回去。”

  夏绮不甘心的瞪了一眼白颂遥,转身要走。

  白望山沉声:“站住。”

  “过来,说清楚,颂遥怎么打你了,如果和她不讲理,我一定给你做主。”

  夏悠见目的达到,心中松了一口气,却又假惺惺的回头说:“不用了,一定是绮绮惹颂遥生气了,她们两姐妹闹别扭,我们做大人的就不用掺和了。”

  夏悠轻轻拍夏绮的背:“先回房吧,等会儿我让王嫂把饭菜给你端过去。”

  俨然一副当家太太的模样。

  夏绮后知后觉明白母亲的用意,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点点头。

  白望山有些不悦:“让你们过来就过来,不要废话!”

  夏悠被吓得颤了颤,为难的点头,拉着夏绮过来。

  白颂遥咬了好几口苹果,慢慢的咀嚼着。

  所有人坐下,白望山问白颂遥:“怎么回事?”

  白颂遥:“让夏绮说吧。”

  她想听听夏绮想怎么说。

  夏绮倒也不笨,只是捂着脸小声说:“没什么的白叔叔,就是我之前做了一件错事让颂遥生气了,她打我是应该的。”

  夏悠不知道真相,只想深深挖掘,好找出白颂遥的错处,“你这孩子尽是胡说,什么样的错误会让颂遥生气成这个样子,难不成你杀人了?”她本想反讽白颂遥的做法太过狠戾,却没想到歪打正着,说对了。

  白颂遥笑了笑:“还真是说对了。”

  夏悠完全不信:“怎么可能?颂遥,我知道你不喜欢绮绮,但是这种话千万不要乱说。”

  “乱说?”

  白颂遥放下吃了一半的苹果,看着白望山:“爸爸还记得我上次让你找的张小雪吗?她是我朋友,就是她被夏绮还有另外几个女生雇人打晕,埋在垃圾堆里。”

  “我实在想不到,几个高中女生,怎么会这么歹毒,如果我那天没有找到小雪,那她很有可能就死了。”

  白望山看着夏绮的眼神变得探究严厉起来。

  夏悠心中一慌,问夏绮:“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夏绮刚要点头。

  白颂遥说:“误会?夏绮,你要是敢昧着良心说是误会,我现在立刻马上就可以再给你一巴掌,你信不信?”

  白颂遥可是当着全校师生的面都敢打人的主,当着白望山和夏悠的面当然也敢。

  夏绮有些害怕了,没有开口。

  而夏悠的心往下沉,同时对白颂遥这么威胁自己的女儿极是不喜,她们母女平时事事都要压别人一头,怎么肯甘心被白颂遥牵着鼻子走?

  刚想反驳,白颂遥靠在沙发上说:“爸爸也看到了吧,夏绮没有否认。”

  “这样险些杀人的女生即将要成为你的继女,也不知道以后她走入上流社会,会不会做出更加匪夷所思的事连累你。”

  夏悠连忙摇头:“不会不会,这一定有什么误会,绮绮这么善良温和,她不可能做的出这种事。”

  白望山严肃:“不要替她开解了,她一个女孩子成长成这个样子,你这个母亲责无旁贷。”

  夏悠被责怪得很委屈,满腔的辩解都被堵在胸口,心中对白颂遥的怨恨愈发浓厚。

  白望山之所以相信白颂遥,是因为他上次是查过这件事的,也知道夏绮的确参与其中,这样歹毒的作为的确应该给个教训。

  白颂遥站起来,“噢对了。”

  “爸爸刚刚问我运动会的事对吧?”

  白望山点头:“嗯,怎么样?是不是又输得很惨?不过让我有些意外的是,你这次虽然输了,但是没哭,也算有进步。”

  白颂遥微笑:“让爸爸失望了,是夏绮输了,而我赢了。”

  白望山愣愣的看着她。

  怎么可能?夏悠连忙看向夏绮,夏绮咬着唇低下头,夏悠就知道,白颂遥说的是真的了。

  夏悠暗自绞了绞双手,白颂遥!

  白颂遥将母女俩的小动作收入眼中,笑得有些讽刺看着白望山还在愣神的脸:“真是遗憾你没在现场,要不然就可以亲眼目睹我是怎么从头赢到尾的,不过也不用担心,你现在去网上搜,应该也可以搜到。”

  “好好看看,我是怎么赢的。”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傻白甜她黑化了[重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傻白甜她黑化了[重生]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