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出人意料的结局

作者:姬叉 作品:仙子请自重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在名将尽丧于离火城之后,西荒的明眼人已经没剩几个了,至少国王与太子邙战都并没有太敏锐的判断力,根本没想过濒临灭国好不容易喘口气的南离竟然不是舔舐伤口,而是这么快就主动反攻。

    举国上下都还在为大乾撤军而大松一口气,指望着休养恢复一段时间的时候,南离的大举入境震惊西荒朝野。

    这种根本没想过的误判导致西荒反应迟钝无比,完全没有组织像样的守备,南离军势如破竹,数日之间就打破沿途各城,兵指西荒京师。

    直到这时候,邙战才总算收拢败兵集合京师,进行最后的京师保卫战。

    站在城头看着下方阵前横枪立马的李青君,邙战眼神有些怔忪。数日之前还是自己率军围困她,脑补着破城之日要怎么擒她羞辱……可才几天时间就乾坤颠倒,变成了她率领大军兵临城下。

    邙战只是中人之姿,无论是谋略还是武力,与他的宿敌李青麟相比都差了一截,当初出使南离还能被尚未突破先天的秦弈一棒子敲偏长矛,逼格实在不怎样。应该说,他自己觉得李青麟是他的宿敌,其实在李青麟眼里基本都找不到他邙战的位置,二者的格局从不是一个等级。

    但是邙战也不是无能脑残的二世祖。他确实也是一名惯战沙场的宿将,至少多次入侵南离都有他的份儿,政治上也较为成熟,稳稳当当的太子,碾压一众兄弟。在邙幽等大将死于离火城后,他邙战也就成了西荒最后的顶梁柱。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又有这样的对手坚守最后的京城,这一仗并不好打。

    这就是国运之战,打破城池西荒灭亡,一旦打不进去,南离自己也要崩溃。

    “呜……”低沉的号角声响起,战鼓声响彻天际,南离军扛着云梯冒着箭矢直抵城墙。远远看去,城墙一面爬满了人,如同黑压压的群蚁。城上滚木大石砸落,上爬的军士就有人惨叫下坠,后面的悍不畏死继续攀登。

    更有武艺较高的将领,借着云梯与士卒肩膀,数步借力,便直登城头。

    四处都是火光与黑烟,在飘飘飞雪之下仿佛两种天地揉成了一体。

    秦弈远远看着,总有一种抽离感。

    仿佛人命已经不是人命,“蚁附”的战法真是人命如蚁。恍惚间也能体会到明河看人时的想法,他们看军士、明河看他们,岂不是差不多的么……

    悄悄看向李青君,李青君神色冷肃,并没有丝毫软弱或同情的流露。

    秦弈知道这是理所当然。

    这两个多月来,早就该把她的天真磨去,红妆花黄锁入了柜子,换上了血色的征袍与冰冷的铁甲。现在的李青君,就是一个飞速成长的名将。

    她本就有这种资质,一如风雨之中奔向蛛妖的那道枪芒。

    这种千军万马的决战,在战场方面秦弈能帮上的忙并不多。虽有一些aoe的技能,但范围不大,也用不了多少次,还很容易误伤友军。

    但他能起到一些很特别的辅助作用。

    城墙之上,邙战正一矛迫退一名南离将领,身边忽有亲兵惊恐地喊:“太、太子……天上……”

    邙战转头看去,也睁圆了眼睛。

    上百名南离精锐,脱去战甲,仅着劲装,从天上飞了过来,直逼城墙……

    “这是什么鬼东西,南离人都能飞了吗?那还打个屁!”

    并不是南离人能飞,只是秦弈赶制了一百张漂浮符,并控制了漂浮飞行的方向。他的极限也就只不过能控制一百个而已,速度还不快。

    但即使如此,已经是给西荒守城带来了灭顶之灾。

    有几个南离精锐在飞行之中被射落,绝大部分落入了城内,见人就砍,直奔城门内部。

    这变起门内,麻烦就大了。邙战心急火燎地派人下城墙处理,那边李青君动了。

    她趁着城头混乱,率着最后的亲兵,一马当先,直冲城门。

    人未至,强劲的枪芒已经重重戳在了城门缝隙里。

    城门一阵摇晃。

    “诓”地一声巨响,秦弈挥棒砸断了门边铁链。

    内外夹击之下,城门终于洞开。

    千军万马蜂拥而入,李青君神色无悲无喜,挺枪直奔邙战。

    秦弈吁了口气,这应该是成了吧……

    就在此时,识海里传来流苏的声音:“有强者接近,小心!”

    秦弈心中一惊,远处沙尘大起,飞沙走石,那漫天的飞雪都被卷得四散零落,空中竟然形成了旋涡之形,有人飞速接近。

    只一刹那,来人就已经到了城头,漂浮在空中冷漠地看着下方的战局。

    这是一个如同野人一样的壮汉,上身精赤,大脚赤足,腰间围着虎皮,脖颈是骨牙串成的项链,一手木杖,一手弯刀。

    极其恐怖的气息笼罩在战场上,正在激烈交锋的士兵居然都不自觉地被煞气所慑,慢慢停下了手。

    战场之上鸦雀无声。

    李青君与邙战交换了一击,也不自觉地退开,双方都惊疑不定。

    邙战不知道来者是谁,李青君也不知道,但很明显这种时候变生肘腋,是对西荒有利。何况这模样,怎么看也像是西荒崛起初期那种部落形象……莫非是隐居西荒的什么大巫?

    邙战惊疑道:“前辈……似乎与本王祖祠里的画像很相似……”

    “祖祠……”来人开口,声如洪钟:“你姓邙?”

    邙战道:“正是,我叫邙战,西荒太子。”

    “太子……这种中土称呼俗不可耐,南离那帮人学去也就罢了,我大荒何曾需要这种东西?”

    邙战:“……”

    来人冷冷道:“看来祷告祭祖,打扰本座静修的果然是你们。居然要被南离人灭了,属实可笑。”

    邙战又惊又喜:“真是……真是老祖宗?老祖宗真的活着?”

    秦弈与李青君同时心中一抽。

    西荒居然真有修巫长寿的老祖?

    这回麻烦了……

    来人冷冷道:“九十多年前,若不是本座暗中相助,你祖先早在一场部落战争之中被人灭了,岂能反过来一统各部,建立大荒?”

    邙战狂喜,指着南离军队:“这些贼子侵我家园……”

    秦弈骤然打断,大声道:“道友看得下去?”

    场中再起香风,一名绝色女冠出现在场中:“可是邙山尊者?天枢神阙明河有礼。”

    秦弈略松一口气。

    高级修士插手人间战局,属实过分了一点。明河平时可以说只是旁观,可有了其他修士插手的话,那就不止是人间事了,明河也该有点亲疏表示吧……好歹还自称因为剑阵欠人情来着……

    这事变成这样着实是之前没能想到的,这什么邙山尊者既然如此牛逼,怎么会让南离与西荒拉锯百年?

    却见那邙山尊者打量了明河一眼,露出了现身以来第一抹笑容:“天枢神阙,看你似乎还是出自第一宫,不错不错。回头代本座向尊师问好。”

    看上去他对明河的态度比对自己后人好得多了……

    明河打了个稽首:“尊者有心了。”

    邙山尊者微微一笑:“你天枢神阙站在南离人那边?”

    明河摇头道:“晚辈只是旁观,人间事人间毕,你我插手不合规矩。”

    “谁说本座要插手了……”邙山尊者忽然伸手一指邙战。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邙战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就整个人爆开,变成了一团烂肉。

    明河皱眉不解:“尊者这是何意?”

    “本座一直在想,卡在晖阳之境,百年来未曾踏出半步,到底是什么原因。”邙山尊者淡淡道:“今日收到了祷告,本座才恍然醒悟。自以为远避人世,从不过问后人之事,当是心无所碍了?但一缕牵绊实质存在,祷告即闻,那就只是自欺欺人,此大道不前的根源所在。”

    明河:“……”

    邙山尊者在空中踏出一步,便已直达西荒王宫:“那便了断这错,一切归寂便罢。”

    巨大的足影凌空而下,整座西荒王宫成为废墟。荒烟之中,邙山尊者大步远行,再也没往这边看上半眼。

    秦弈张大了嘴巴看着此人远去的方向,至今都没反应过来。

    这是……

    自己亲手屠灭了自己的后人血脉?

    “这就是道?”他忍不住问明河。

    明河沉默片刻:“道不同,但这确实是道。”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仙子请自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仙子请自重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