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45.道不同亦相为谋(8.2k)

作者:貔蚯 作品:房产大玩家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slzww.com
    此时此刻,费喆的心中怒火万丈!

    首先,陈晋是他的目标之一。虽然上面的命令是“只查不动”,但还有一句话叫“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陈晋敢大摇大摆的跑到自己的面前,在费喆看来,就像是扇了自己一个耳光之后,还在嘲笑自己是个废物一般。

    这是完完全全的挑衅!

    更重要的是,他竟然敢把李厚国给抬了出来?

    怎么?以为认识李厚国,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

    这是最让费喆恼火的一件事情!

    甚至,他这时已经打定了主意,一旦被他查出陈晋的任何蛛丝马迹,就直接把他办了!

    …………

    “我跟老李,算是朋友。”陈晋微笑着应道:“今天来这,也没有任何别的意思,纯粹是帮老李传话。”

    “他说很久没见你了,想见你,有话跟你说。”

    费喆听得直皱眉:老李?

    陈晋对李厚国的称呼,让他沉默了许久,脸色阴沉,随后点点头:“谢了。”

    说完,他就转身回到了放弃的厂房当中,陈晋也没多说话,直接上车离开了。

    费喆回到了厂房里之后,所有下属都有些紧张的看着他阴沉的脸色,不敢说话。

    而他自己也在不停的思考着一些问题……

    除了陈晋自己本人之外,现在在东江市,对陈晋最了解的,可能就是费喆了。

    韩开弘的保护措施,根本没办法抵挡来自他们这个部门的调查。

    所以蒋艺涵是谁,蒋爱君又是谁,陈晋和韩开弘是什么关系,他都一清二楚。

    包括陈晋的履历、经历,费喆都非常的了解。

    但正因为了解,费喆才从一开始就对陈晋很好奇……

    一个确确实实毫无根基,甚至在去年存款都仅仅只有几千块的人,到底是怎么样在短短时间之内,就从东江市完成了一般人花上几辈子都不可能做到的资本积累?

    而更让费喆无法理解的是李厚国那句“东江市还需要陈晋”?

    李厚国的为人,作为他的弟子,费喆是非常清楚的。他有一百万个理由去信任李厚国。

    可是,东江市需要陈晋……做什么呢?

    费喆本人就是从东江市出去的,虽然身处上京城,但对东江市,对吴家的根深蒂固都有深刻的体会。

    可是现在……

    吴青山都已经是他手中的阶下囚了,那个看似活蹦乱跳四处惹是生非的年轻人,却还好好的。

    甚至还敢跑到自己的面前来晃悠?

    他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想到这,他不禁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里的二三十号人,都是从部门当中甄选出来的,绝对跟东江市毫无瓜葛的人,否则也不会被他带到这里。

    但是,这个地点,自己为了保密,甚至都没有向上级进行汇报!

    只有这些人知道这个地方的具体位置。

    然而陈晋偏偏就知道了……

    那也就意味着,有人泄密?

    费喆想到这,没有来的打了个寒颤。

    自己所在的部门,可是直接接受最顶峰领导的。

    “只差不动”的命令也是最顶峰下达的……

    难不成,陈晋是他们直接派到东江市的?

    没理由啊!陈晋根本没离开过楚南省!

    除非……是有人出手,把陈晋从出生证明到现在的所有履历都造了假?而且这个造假,连自己这个部门都查不透?

    这得是什么级别的力量,才能做到这一点?

    费喆虽然咔位并不算很高,但因为部门的关系,确实是听说过,有一些人,虽然很年轻,但因为是从小就朝着某一些特殊方向培养的,执行一些特殊任务……

    所以,根本没办法从广义上的表现信息来判断。

    如果说真的是这样,那么眼前这些人里,会不会也有这样的人呢?

    他再次环顾四周,狐疑的张望着……

    这时一个年轻人拿着一份资料过来说道:“组长,二号目标的初步调查报告出来了。”

    “嗯。”费喆接过资料,看着这个年轻人,眼神中满是审视。

    “组长,怎么了?”年轻人有些不解。

    费喆摇了摇头道:“没事,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对方应道:“二号目标干净的不像话。除了有一次酒驾被抓到,被人托关系保了之外,连车辆违停都没有发生过。”

    “财务关系方面呢?”费喆接着问道。

    “他的财务关系很复杂,但目前还没有发现跟一号目标有经济往来。跟三号目标倒是有一些瓜葛。”

    “只不过……三号目标的女儿,跟他是合法的夫妻关系,所以暂时判定为正常。”

    年轻人如实回报着,费喆也在自己看着资料。

    “毫无办法!”

    他想着。

    根据陈晋和韩开弘的关系来看,在陈晋的发展轨迹中,韩开弘是绝对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的。

    这是一个非常符合常规,符合逻辑的判断。

    但是……

    没有证据!

    在他先入为主的观念中,攀上了韩开弘这样一位大佬做老丈人,会不利用他的关系来为自己服务?

    曾经费喆自己经手过的事情当中,这类型的人物,有一个算一个,先判再查,一个冤假错案都不会有……

    带着这样那样的思考,费喆皱起眉头,又走进了分别坐着金胤和吴青山的简易房间里。

    一个人的敌人,往往才是最了解他的。

    所以费喆的想法很简单,从利益冲突来看,金胤应该是最大的。

    …………

    “你问我对陈晋这个人的评价?”

    听清楚费喆的来意之后,金胤有些诧异道:“你们难道没调查吗?”

    “现在你只需要把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就行了。”费喆冷声道。

    他有种不是太好的预感……

    毕竟人是会变的。

    李厚国确实是能够影响到他判断的一个人。可万一是李厚国也……?

    费喆觉得自己必须搞清楚这些事情才行。

    于是他开口对金胤道:“根据他名下企业的发展来看,其中一定也包含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海盛房地产公司10%的股份,他这第一个持股的公司就很有问题。”

    “另外,万宇公司和万基公司的股份,也非常的诡异。”

    “就好像是……这些股份全都是白送他的一样。”

    “最典型的就是天坤公司的收购了,一家经营状况非常好的公司,为什么就会被他以完全低于市场估值的价格收购?”

    “这些例子,怎么看怎么像是威逼的结果。关于这些,你知道什么?”

    金胤抿了抿嘴,摇摇头道:“关于这些,我真的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一点。”

    “是什么?”费喆眼中露出一丝希冀来。

    只听金胤道:“就是那些公司的股份,好像都是上赶着送给他的,巴不得他收下。”

    费喆:“…………”

    金胤的答案明显没有办法让他满意。但看金胤的样子,似乎确实不知道更多东西了。

    废话!要是知道,也就不会被陈晋打得连连退败了。

    …………

    无奈之下,费喆只要起身,来到了另一边的吴青山面前。

    吴青山面对他倒是一点都不心虚,笑道:“怎么?还有什么想问的?”

    “陈晋!”

    费喆直接问道:“他在东江市的突然崛起,明显是人为操控的结果。”

    “而东江市大大小小的事情,基本上都跟你有关系。”

    “说吧。”

    吴青山看了看他,认真仔细的看了看他……

    “哈哈哈哈哈哈~~~~”

    见吴青山莫名其妙的开始狂笑,费喆恼得一拍桌子道:“你的态度最好放端正一点。别忘了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态度?”吴青山收起笑声,揶揄道:“费主任,你能从楚南省走到上京城,靠是恐怕就是态度端正吧?”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有李厚国在身后死推的。”

    “事实上,绝大多数的人,都只能靠一点一点的积累资源和人脉,靠着自己的聪明才干,靠着自己的手腕计谋,才能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你知道吗?你能被派到东江市负责这次的事情,并不是因为你多能干,相反,是因为你太无能了!”

    “因为你无能到谁都不想要你,哈哈哈~哈哈哈~”

    吴青山越笑越大声,就仿佛费喆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小丑一般。

    费喆皱眉道:“看来我跟你没什么可谈的了。在你这样的眼中,除了私利,已经没有任何值得坚持的东西了。”

    他说完,就起身走了出来。

    “看来还是得去师傅那,才能知道真相了。”他如是想着,给众人叮嘱了一下工作安排,便自己开上车,缓缓的驶向了碧海轩小区。

    一路上他车开的很慢……

    因为挣扎!

    李厚国的意思,其实在电话里已经说明白了,就是放弃对陈晋的调查和限制。

    他真的很怕,当初那个把自己从地方推到上京城的师傅,那个叮嘱自己永远不忘初心的长辈,那个跟现实残酷斗争了一辈子的领导,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

    …………

    …………

    一直到了傍晚五点多,费喆才来到碧海轩小区外面。

    也有两三年没见到李厚国了,所以他下车之后,正了正自己的衣服,用手梳理了一下头发,想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

    路过门口超市的时候,一些酒水香烟就摆在临街的橱窗里。

    然而“许久不见了,要不要拎点东西上去?”这个念头甚至都没有在他的脑海中出现过。

    吃饭,很简单!夹菜吃饭,米饭清粥都行。

    见面,也很简单!一杯白开水,面对而谈。

    费喆不是不懂,而是不屑。

    他打骨子里瞧不上给“吃饭见面”这些事情加上其他含义的所有事情。

    他一直都是这样特立独行的人,行走在尘世间,皆是修行。

    甚至……

    他认为当年李厚国把他推到了上京城里,也是理所应当的。

    因为他认为只有自己是最完美的人选了。

    …………

    “叮咚!”

    费喆按响门铃,但开门的人却让他微微一愣。

    “老费,快进来。”邱擎很热情的把他让进门里笑道:“要不是老领导通知我,我都不知道你回到东江市了。你这个保密工作,做得可真够到位的。”

    费喆不语,走进客厅后,却看见陈晋正在跟李厚国杀得难解难分呢!

    然而他自己的象棋水平却臭得出奇。别说是李厚国了,就连邱擎都能把他杀得落花流水。

    不过这时见他们在对弈,费喆也自然只能安静的坐下观战了。

    只见棋盘上已是残局了。

    李厚国除了单士单象,就只剩下一车一卒了。好在这一枚卒子过了河,正在朝着陈晋的城门步步紧逼。

    而陈晋也只剩下一马一炮了。不过士象全乎,禁卫森严,严阵以待。

    至于那一马一炮,则是在李厚国的大车下四处飞奔,纵横跳跃着。

    又过了几步之后,却见陈晋一招妙棋,抽死了李厚国的大车,彻底让这盘棋没了悬念,迫使李厚国认输。

    “哈哈哈~”

    李厚国高声笑道:“小陈,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哪来这么长的眼光?”

    “你老实说,算到我几步了?”

    陈晋揶揄道:“也就三五步吧,没多远。”

    “是三步?还是五步?”李厚国似乎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反正我们下了三盘,你一盘也没赢,这就够了!”陈晋开始收拾棋子。

    李厚国这才看向费喆道:“小费来了?没影响你工作吧?”

    “…………”费喆有些无语。

    影不影响的,自己心里还没个数吗?

    这时李厚国的老伴项兰芬喊道:“开饭啦!大家尝尝我的手艺。”

    费喆诧异道:“师母……会做饭啦?”

    “人总是要变的嘛。”项兰芬笑道:“我一个女人,要是在家里不做饭不扫地的,属于尸位素餐,那就是渎职了。”

    费喆不知道项兰芬这句话是有意还是无心,但觉得有些刺耳。

    毕竟类似的话,他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有的人是当面说的,有些人是背后说的。

    …………

    …………

    几人上桌之后,陈晋非常直接的举杯对费喆道:“费主任,这次你到东江来公干,如果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地方,尽管直说。我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配合!”

    说罢,他干了杯中的酒。

    费喆蹙眉微微抿了一口,也不理陈晋,转而望向李厚国道:“师傅,您把我喊来,具体是有些什么事情呢?”

    李厚国明显比陈晋更加了解自己的徒弟,笑道:“你这次能亲手抓了吴青山,心里应该挺高兴的吧?”

    “不是的。”费喆应道:“这次东江市的事情,不会立案,只是内部调查。所以严格来说,吴青山都属于配合调查。只不过我们的手段稍微激烈一点。”

    “只有等到吴青山被判刑的那一天,这事情才算完。”

    邱擎这时插嘴道:“老费,为什么不直接到市里呢?我也好帮帮你的忙。”

    费喆没有立刻应话,而是瞥了一眼陈晋,才张口说道:“这次是二级机密。”

    邱擎的表情有些尴尬起来,暗道这费喆,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近人情呐!

    到了东江市,估计除了李厚国开口,哪怕是翟德海,都未必请得动他。

    而李厚国自己,也是拿这个徒弟没什么好办法。

    确实,当初正是因为看中了费喆身上的刚正不阿和不近人情,才把上调上京城的机会给了他。

    说白了,他当初的出发点,无非是希望这个国度的顶层机构,能够多一些像费喆这样的人。

    但他同时也知道费喆的缺点在哪。所以在费喆到了上京城之后,他还卖着老脸,拜托过某些人物稍微关照关照。

    只不过现在看来,关照确实是关照到了。费喆都已经能带领单独的小组下地方办事了。

    可是……毛病反而越来越重了嘛?

    桌上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几人相互敬了几杯后,陈晋扶了扶眼镜,对费喆问道:“费主任,我……是不是也在你们的目标名单上?”

    “…………”

    “…………”

    李厚国和邱擎立刻侧耳听着。

    今天下午陈晋找到李厚国的时候,他还有些意外。

    可是听陈晋把这几十个小时里的事情说完之后,也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万万没想到,瞬息之间,东江市原本的暗流涌动,就被费喆这枚定海神针给阵住了。

    蛮狠不讲理呐!

    但同时,他也立刻就像到了,以费喆的脾性,说不定就会给你整锅端咯!

    其实派他来并不是一个好选择,然而能派的人,也就只有他一个。

    毕竟除了费喆这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人,其他人可都是有很多好朋友的。

    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终己尾,也不例外。

    尤其是……

    刚刚就在费喆进门之前,李厚国还接到了来自老朋友的电话。

    虽然电话里聊的都是些不着边际的事情,但是他打来了电话,就足够传达自己的意思了。

    那就是要自己帮着,拉一拉费喆的缰绳,不要把事情搞得太糟糕,以至于不好收拾。

    非要打破砂锅,那就谁都喝不上热汤了!

    毕竟这种事情,还得上下一心,同心同德才能做好的。

    一句“只查不动”的力度,似乎不够了……

    所以,李厚国就顺理成章的答应了陈晋的请求。

    …………

    …………

    听陈晋这么一问,费喆冷笑一声道:“没错。除了吴青山,就是你了。”

    “所以,你竟然还敢自己跑到我的面前来,会不会太托大了点?”

    “说实在的,我很佩服你的勇气!”

    陈晋耸耸肩:“费主任,没必要这样揪着我一个小角色不放吧?”

    “我觉得,你还是把你的大鱼看好比较妥当。”

    “别一个不留神,连大鱼都给溜了。”

    费喆应道:“你放心吧,有金胤提供的证据和口供,吴青山就是有一百条命……也是不够杀的了……”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活泼又聪明……”

    “………………”

    突兀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让所有人都有些懵逼。

    费喆的这个手机铃声,未免太幼稚了一点。

    “额~”费喆尴尬道:“儿子设的铃声。”

    他说着就摸出手机,却是一愣!

    因为来电的人,是他的顶头上司!

    “喂,部长……”

    “…………”

    “…………”

    另外几人只见他表情连续变化,最终落入了震惊和无奈不解,陷入沉默。

    见状,陈晋非常识趣的捅了捅身边的邱擎,朝李厚国点点头,缓缓起身离开了。

    而费喆却是对这一切恍若未见,自始自终都在自己的世界中,不能自拔。

    “小费……是老温打来的吧?”李厚国叹息问道。

    费喆茫然的点点头,这才渐渐回过神来,哽咽道:“师傅,这是为什么呀?”

    “为什么让我停止调查?不是他们派我来的吗?”

    “为什么让我见好就收?不是应该绳之以法吗?”

    “为什么让我好自为之?不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吗?”

    他一脸三个为什么,似乎就问尽了自己多年来的不解和疑问,接着便泪流满面了!

    李厚国伸手,点了点他面前的酒杯问道:“刚才陈晋敬你,你又为什么不喝?你的酒量明明很好。”

    费喆愣住了,激动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能举杯,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可你又知不知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从来都只是理想化的事情呢?”李厚国依然在叹息着,言语中满是失望:“我还以为,把你送到上京城去,你在那个大染缸里,就能学会道不同亦相为谋的道理呢。”

    他接着兀自摇头道:“是我害了你啊!”

    …………

    “道不同亦相为谋?”

    费喆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明明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他这个政法大学的博士生觉得无比的头疼。

    他对李厚国问道:“师傅,你再教教我吧?”

    “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为什么到处都是妥协与退让,到处都是平衡和权谋,为什么就不能有一片郎朗晴空呢?”

    他说着,自顾拿着酒瓶,直接把一整瓶酒都干了下去,不断的咳嗽起来。

    就像李厚国说的一样,他的酒量其实非常好。

    只不过他的酒量并不是练出来的,而是天生的。

    也因为这么一个原因,他只要踏出自己的家门半步,便滴酒不沾了。

    李厚国却摇摇头,有些心酸,又有些不忍,犹豫再三,只好道:“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你自己都懂。”

    “所以我已经没什么可教你的了,这个牛角尖,你自己钻不出来,谁都帮不了你。”

    …………

    “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让你把吴青山移交给省里,然后立刻回上京城吧?”李厚国问道。

    费喆咬牙点了点头,有些不甘心道:“师傅,当初是你教我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没忘,但是始终呢?”

    “始终都是这些利弊权衡,哪有始终?”

    李厚国也端起酒杯喝了个干净,应道:“回去好好看看西游记吧,看十遍八遍的。要是不够的话,就看八十遍,一百遍!”

    “初心是取经,始终是得道。只不过这九九八十一难,你还没看透哇!”

    费喆沉着脸,拿起餐巾纸擦了擦眼泪,点点头,准备起身离开。

    但转身的时候,却被李厚国一把就拉住了!

    他还是对费喆太了解了……

    “先坐下!别做傻事!”

    费喆倔强的不肯坐下,却被李厚国硬生生的拉住。

    “陈晋没问题。”李厚国开口道。

    费喆这才回过身来,看着自己的师傅。

    西游记的各种解读他不是没有看过,那些过坐骑宠物的下场,他不是不理解,他只是不屑于去理解。

    李厚国接着开口道:“那你说,你不放手,以你的身份,这事情就要直接捅破天了。”

    “你觉得会是个什么结果?”

    费喆冷冷道:“罪有应得人都能绳之以法!”

    “哪怕我的前程也就到此为止了,但一个换一窝,我也不亏了。”

    “迂腐!”李厚国怒骂道:“那么那些人吃进嘴里的利益呢?你怎么办?”

    “你有办法让它们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吗?”

    费喆道:“见不得光的利益,当然都是上交给**了!”

    “我跟你明说了吧。”李厚国也有些不悦了。

    他万万没想到,原本只是执拗的费喆,在上京城呆了多年以后,竟然还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染缸若是染不黑他,第二个结果就只能是让他更加洁净了!

    “我跟你明说了吧……”他再次说道:“吴青山手里,有一百个亿!”

    “陈晋已经承诺过了,会把这一百个亿,还回它应该在的地方。”

    “所以东江市还需要陈晋!”

    “可你呢?纠缠下去,扯出一串事情来,这些钱除了变成你功劳簿上短短的一笔,还能变成什么?”

    费喆傻住了!

    他吃惊道:“陈晋他肯吐出来?”

    “我跟你说过了,陈晋没问题。”李厚国道:“你一定以为,他在东江市做得这么大,一定全是见不得光的事情吧?”

    “恰恰相反,他做的事情,可比你伟大多了!”

    “你闹下去,不但查不出陈晋的问题,反而还会给他做事带来难度。”

    “那样,你才真是愧对了所有人呢!”

    李厚国越说越恼,恨不得抽费喆一下!

    而费喆在听完了他的这番话之后,情绪也渐渐稳定下来,总算再次坐下,不解道:“师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

    晚上七点。

    吴德民一直在大马路上走着。

    当他脱离了原本居住的地方一定距离之后,事情就变得简单起来了。

    除了他现在又饿又累之外,暂时已经没什么风险了,只需要小心翼翼的避开马路上的摄像头就行了。

    所以他专挑小弄堂走,一直在焦虑的等待着。

    下午的时候,他已经联系上陈晋派来的人了。只不过对方说,还在安排着一些事情,所以不能立刻来接应他。

    他就这么一直默默的走到了将近八点钟,眼看着抢来的手机还剩下最后一点点的电量时,只好再次拨通了陈晋给他的号码。

    “喂,你怎么还不来?”吴德民焦急道。

    大马在对面应道:“你以为要把一个人弄出上京城就那么简单呐?”

    “我还不是逃犯。”吴德民应道。他自己不是没做过类似的事情,只不过以前,他是站在追捕者那一边的。

    “把你的方位告诉我。”大马没好气道。

    吴德民连忙报告了自己的位置。

    挂断了电话之后,吴德民才真的陷入了恐慌当中……

    在这样的状态下,还能联系上什么人,都算是一份安全感了。

    就在他被自己的惊疑折磨得受不了之后,只听见藏身的弄堂外响起了“滴,滴滴”三声车喇叭后,才小心翼翼的探出头。

    只见一辆破到不能再破的二手面包车停在了自己外面,副驾驶的窗户上,还贴着一张“皮卡丘”的贴纸……

    …………

    走到车窗边之后,他认出了来人是陈晋的死党马岱,这才松了口气,上了车。

    “吃吧,知道你一整天没吃东西了。”马岱递过来一个塑料袋,是一袋肯德基。

    吴德民眼睛都放光了!

    他从来都想不到,以前自己嗤之以鼻的垃圾食品,竟然可以好吃到这个程度?

    大马这时叮嘱道:“趴后面去。你现在虽然不是逃犯,不能大张旗鼓的追捕。但也要小心一点,火车飞机是肯定坐不了的,咱们就这么一路开回东江去。”

    闻言,吴德民点点头,爬到了面包车的后面……

    这应该是一辆原本用来拉货的面包车,在二手市场里,也就万八千的价格。

    也不知道以前是拉的什么货,始终冒着一股淡淡的馊味。但吴德民却甘之如饴,用心的对付着两个劲脆鸡腿堡。

    这时大马给陈晋打了个电话,说道:“接到了,放心吧。”

    “人怎么样了?”陈晋问道。

    大马朝后面看了一眼,差点没笑出声来:“老陈,你看过三毛流浪记吗?除了毛多点,其他都一模一样。”

    陈晋:“…………”

    他苦笑着叮嘱道:“路上小心,他很重要!”

    “得嘞!放心吧。”大马应声,挂断了电话。

    这头的陈晋也刚放下电话,接起了平时用的手机。

    “老李,搞定了?”他问道。

    李厚国平淡道:“你再上来一下。”

    陈晋点点头,钻出车子。

    见李厚国放下手机,费喆有些诧异道:“师傅,你怎么知道他没走?”

    李厚国看了看自己的徒弟,哭笑不得。

    “还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呐!”他如是想着,同时应道:“他跟你道不同,但他想跟你相为谋,所以不会走。”

    闻言,费喆再次愣了愣神……

    新思路中文网 www.SlzWw.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热门小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终救赎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房产大玩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房产大玩家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