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恽夜遥第十四卷(无面人第一卷)第758章

作者:小韵和小云 作品:恽夜遥推理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slzww.com
    第七百五十八章皮卡车海边酒桶杀人事件推理篇第二十九幕

    王莉莉在陌生的空间里睁开眼睛,她其实早就醒了,只是因为对某些人的恐惧,假装沉睡而已。

    模糊的视线环顾了一圈周围,王莉莉隐约觉得有些熟悉,她双手在床上摸索了好一会儿,确认没有奇怪的西之后,慢慢撑起身体。头脑有些胀痛,身体也酸软无力。

    ‘我这是在脑海中冒出想法的同时,她也看清楚了最近的一件家具。

    那是一个床头柜,非常陈旧,边角上都已经脱漆了,抽屉拉环也不好,有一个掉了,另一个松垮的耷拉在那里。

    床头柜上放着一盘饭菜,用的是那种公用食堂里常见的不锈钢餐盘,饭和菜被分别放在的餐盘格子里,颜色灰暗,已经凉透了。

    王莉莉一点也不饿,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饿了,她也没心思吃饭,她的注意重点在床头柜的四个脚上面。

    圆柱形的木头上缠绕着层层叠叠的绷带,绷带下面还垫着用海绵块做的地垫,这些都紧紧绑在一起,王莉莉觉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这种样子的西。

    努力思考了几秒钟之后,王莉莉才想起来,是镜面别墅,在几年前,无面人带她进入镜面别墅的时候,她就发现那里的家具脚统统都缠着白色绷带,还垫了海绵块。

    意识到无面人可能带自己来了镜面别墅,王莉莉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她下床站到房间中央,环顾四周,仔细回忆着。

    房间里的装饰摆设非常陌生,与她记忆中的镜面别墅不太一样,但所有家具的四个脚上,却都有熟悉的绷带。

    王莉莉慢慢走到门边,她感觉空气沉闷,还带着一点阴冷,光线也不像普通房间那么明亮,这让恐惧在她心中蔓延,伸向门把的手也控制不住颤抖。

    当手指接触到金属把手的一刹那,不知道为什么,王莉莉心里突然掠过一丝悸动,指尖猛地缩回手心里,好像有什么西瞬间侵入了她的脑海,恐怖至极,让她感到毛骨悚然。

    慢慢的,思绪变得清晰,王莉莉意识到那是她昏迷之前看到的腐烂尸体,虽然样子已经模糊了,但掉落下来的皮肉和腐臭的味道,怎么也无法忘记。她在害怕,害怕开门再次看到尸体。

    ‘我该怎么办?王莉莉在开门和不开门之间犹豫着,最终,她还是缩回手,凑上耳朵倾听门外的动静。

    就像是故意恐吓她一样,耳朵还没有完贴近门板,外面就传来一声响亮的磕碰声,好像有人狠狠踢开什么西一样,几秒钟之后,有金属物咕噜噜滚到了门口边缘。

    王莉莉吓得捂紧嘴巴,倒退了好几步,心脏砰砰乱跳。然后是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听到这里,王莉莉顾不上许多,连滚带爬回到床上,用被子蒙住头部。幸好她赤着脚,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门扉很快就被打开了,沉重的脚步声向床铺靠近,还有一个男人熟悉的声音:“王莉莉,你醒了吗?哎呀!你怎么一口都没有吃?”很显然,男人话时看到了床头柜上的餐盘,在抱怨王莉莉浪费了他准备的粮食。

    听不到回答,男人靠近床边,想看看王莉莉起来了没有,却无意中对上一双充满惊恐的眼睛。

    王莉莉将自己整个人都包裹起来,只露出半个头颅,那双眼睛里,此刻正传达出她内心最深的恐惧。

    “你,你在害怕什么?我又没做什么?”男人急忙辩解,他看上去年轻,带着懵懂,好像一个刚刚毕业的大生模样,这让王莉莉瞳孔中的惊惧慢慢减弱,取而代之的是狐疑。

    憋了好半天,王莉莉终于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开口问出醒来后的第一句话:“你是谁?”问话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怀疑男人的身份,还想要阻止他喋喋不休的话语。

    男人也是被她气乐了,自己抱怨半天,这个女人竟然都不认识自己,他想要骂人,但考虑到王莉莉刚刚醒转,可能脑子还不太灵光,所以耐下性子解释:

    “我是镜面别墅的住客啊,昨天你搓麻将的时候与琉爆发冲突,然后晕倒了,房主人之后又受伤,家里弄得一团糟,没办法,只好把你先安排在这里,由我照顾。你啊,知道琉那种脾气性格,就不要去招惹她,有什么必要呢?害得大家都担心。”

    “我?和琉发生冲突?”王莉莉完不明白男人在什么,她也始终想不起来男人的名字,只能傻傻看着对。

    胀痛的脑袋没有任何好转,王莉莉一手捂上太阳穴,一手撑在床铺上,想要继续询问,可是残存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问下去,这个男人的话语中似乎隐含着某种无法言明的暗示。

    等待了一会儿,男人见她没有下,显出无奈,站直身体:“算了,你大概还没有完清醒,我不跟你嗦这些事情了,刚才无面人回来,一直在问你的情况,等一下清醒之后,你自己去找他吧。我现在去拿点点心过来,你再躺一会儿,门我给你开着,之前那间房间的钥匙在床头柜抽屉里,是别墅二楼第五间。”

    最后那句话,男人特别强调了一下,好像是怕王莉莉忘记,还把抽屉打开,让她看到钥匙上的号码挂牌。

    王莉莉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男人才离开房间。等到一个人安静下来,王莉莉反复思考着男人过的话,伸手拿起钥匙,桌上的餐盘被男人拿走了,只留下几滴油渍。

    当思考能力完恢复之后,王莉莉开始调整自己,她用手指简单理了理头发,叠好被子,然后环顾房间寻找自己需要的西。

    无面人既然给她安排好了角色,那就好好扮演吧,那个琉,她也想会一会,究竟是怎样厉害的女人。在平时的生活里,王莉莉自认为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所以她完不担心与人吵架会落于下风。

    首先是镜子,房间桌面上没有,她继而转向衣柜,打开衣柜的单开门,果然,门的背面是一整面镜子,柜子底部居然还放着一把梳子,大概是刚才那个男人准备的,王莉莉顺手拿起梳子开始梳头,心里有些微感激,觉得男人还蛮细心的。

    衣服自然衣柜里有,与她平时的风格完不一样,碎花短裙,长及膝盖的百褶裙,带荷叶袖的短袖上衣,甚至衣服口袋里还能翻出化妆品。

    王莉莉拿起一管口红,拧开一看,居然是芭比粉,她苦笑了一下盖上口红,放回原来的地,以她的肤色,涂上死亡芭比粉实在是太违和了。

    又翻找了一遍,终于让她找到第二管口红,但已经断了,口红尖端掉落在地上,留在手上的那一截也没法使用,王莉莉没办法,只能继续翻找。

    可是柜子里再没有其他口红了,抽屉里也没有,最后,王莉莉无奈在脸和脖子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粉底,让皮肤看上去很白,才勉强使用了那管芭比粉口红。也许,无面人的意思就是这样,他希望王莉莉用浓妆来掩盖来面目,改变形象吧。

    心里不断猜测着无面人的想法,王莉莉最后一次在镜子前整装,准备离开房间,最让她放不下的就是昏迷前看到的尸体,无论如何,王莉莉都希望弄清楚无面人让她看到尸体的意思。

    ‘等见到他,亲口问问吧,不知道他会怎么回答。王莉莉想着,朝门口走去。

    好拿点心的男人一直都没有再次出现,王莉莉也不在乎这些,反正她没胃口吃,点心拿来也是浪费。

    此时是晚上1点多钟,顾飞还没有回到镜面别墅,而无面人,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沉思,完不知道其他住客聚在他的房门口等待。

    在别墅外面,晚风呼啸的断崖之上,一个男人正在艰难向上爬行,他清楚知道哪间房间可以进去,也清楚知道,警很快就会因为凶杀案,找到镜面别墅,他必须尽可能挑起别墅里住客的恐慌,为自己掩护。

    恽夜遥进入镜面别墅当晚,时间跳到凌晨天刚蒙蒙亮,警局付岩办公室里面。

    “你是机场负责人佟现斌有问题?”付岩盯着颜慕恒的眼睛,问他,佟现斌这个人,他也有怀疑过,但抓不住实际证据。

    颜慕恒:“从各面来看,我都怀疑佟现斌有问题,他是负责整个机场运营的人,机场的事情应该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但很多事他都含糊其辞。而且,我觉得他还在刻意回避我。”

    “为什么?”

    “昨天我想找他谈一谈,探探口风,但他一直以检查维修飞机的名义拒绝我,那不应该是维修工的职责吗?而且,昨天飞机场莫名其妙停止运营,他也没有出合理的理由来。”

    付岩:“我也怀疑过佟现斌,进行了调查,发现与机场频繁合作的一家航空公司,跟佟现斌有很大关联,他因此挣了不少钱,但法人代表并不是他,是一个与案子完没有关系的人。”

    “名字叫邝伟力,我私下找人去和邝伟力谈过,他好像对机场和航空公司的运营并不是很通,只能出一些皮毛。但从航空公司那里调出来的重要件,每一份都是邝伟力签名的,里面不乏一些技术面,或者牵涉航空公司命脉的合约。这些都靠他来做决定,我认为很奇怪。”

    “邝伟力?”颜慕恒好像想起了什么,:“有一件事,我始终不能释怀,付警官,你知道机场有个实习维修工,名字叫邝辉,他昨天对我,因为妹妹生病,父母又常年打工在外,他想今后辞了机场的工作,另外找一份比较清闲的。”

    “这让我觉得很不合理,机场的工作体面,收入高,他完可以努力转正,成为正式工,然后让父母休息下来照顾妹妹,自己养家的,为什么要反其道行之呢?你刚才到航空公司的法人代表叫邝伟力,我怀疑会不会这个邝伟力和邝辉有什么关系。”

    付岩能猜到颜慕恒的想法,他否定:“调查结果显示,邝伟力和邝辉没有亲缘关系,他是单身。”

    “付警官,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放过一切可能性,你能不能让我跟进邝辉,我总觉得,这个年轻人身上似乎隐藏着什么事情,我想试着以朋友的身份接近他,了解一下他的家庭情况。”

    “这个我可以让警员去调查,你需要跟进机场的调查,重点是佟现斌和砸玻璃的人。”付岩回应他。

    颜慕恒:“放心吧,付警官,机场的调查我绝不会耽误。你就让我试一试接近邝辉,也许能找到意想不到的线索也不一定。”

    “嗯”付岩还是有些犹豫,他问:“那么机场后面的屋和砸玻璃的人你准备怎么监视?有什么计划吗?那边留守警员目前不多,我这里也分派不出人手了。”

    “有是有,不过需要一些的配合。”颜慕恒提出。

    付岩问:“怎么做?目前机场那边我可以让你权负责,自由调度人员,还需要什么吗?”

    “不是,恰恰相反,付警官,我想机场的调度还是应该由你来指挥,我会及时把线索传回来。佟现斌目前日夜住在机场,他最好是不要太关注我,把注意力放在你这边。这样一来有利于我自由行动,接近嫌疑人,二来,也有利于找到机场那边的无面人。”

    “具体。”

    “你还记得付军警官找到的那些有关于黄巍的案子吗?”颜慕恒反问。

    付岩一下子有些弄不懂他的意思,:“我当然记得,那些案子和机场有什么关系?”

    “我还不是太确定,但是,付警官,机场后街废墟边上的屋子前面,有一家店,店老板是个热心好事的人,我假装追踪无面人,和他聊过,但这只是我的印象而已。遥在机场的时候,也和他聊过。”

    “遥的印象是,表面热心,很有城府,而且演技不错,而且,遥直接提到了黄巍的案子,虽然没有关系,但他让我仔细观察,会有收获的。”

    “那你的观察结果呢?”

    “店的货物很吸引人。”

    “就这个?”付岩皱起了眉头。

    “那里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商品,但日用品很少,除了门口的香烟冷饮之外,还有很多没拆封的商品,而且最重要的是,一个杂货店居然不卖饮料,真的是很奇怪的事情。”

    颜慕恒的话让付岩也陷入了沉思,他没有回答,保持沉默继续听颜慕恒下去。

    “还有,店里的货架和窗口位置,窗口在正后,对着那条通往后面屋子的路,还有一排货架放在窗口前面,我仔细观察过,如果站在那排货架前面,店里的人可以看到后面进入屋子的人,而外面的人应该看不到店里人的行动。”

    “昨天,我拜托店老板帮我看着点后街屋,看看有什么人进出,然后偷偷监视他,我发现老板在我走后,完收敛起了热情积极的样子,看上去很阴沉,他犹豫很久,接了个电话,才靠在货架前抽烟,完与我见到时判若两人。”

    “还有,我没听到手机铃响,他应该是开了静音,之后我发现他放在货架上的手机亮了很多次,都没有接。付警官,这个人的问题应该不。遥之前从尚源娱乐老板那里了解过黄巍的情况,但关于那些案子,他们知道得并不详细。”

    “所以我想看看案件卷宗,遥既然直接提到了黄巍的案子,就有他的道理,他直觉一直很敏锐,当初在我家,也是如此,他总能捕捉到一些若有似无的蛛丝马迹,给我们提示。”

    “你家?”付岩插嘴问道。

    颜慕恒苦笑了一下,回答:“我是个孤儿,从来没见过父母,诡谲屋是我第一个家,也是我长大的地,当初那些人贩子,剥夺了我所有的幸福,至今我依然无法完摆脱他们的阴影。”

    “我、遥和左,都失去了时候那段痛苦的记忆,怎么呢个中原因很复杂,脱离诡谲屋之后,我一直到处打零工,不肯安定下来,一半是因为感情,另一半,是因为我自身的原因。”

    “过去的我有双重人格,也做了一些错事,虽然没有对案子造成太大的影响,但心里始终存在着一份内疚,我想要靠时间来平复心情,修复人格问题。”

    颜慕恒的坦诚让付岩有些动容,他问:“你现在呢?人格问题修复了吗?”

    “不能修复,应该是融合吧,这些年来,我的状况已经稳定下来,不再会因为想到过去而改变,医生也我已经恢复了,无需再去就医。但我自己认为,我并没有忘记或者摆脱,只是慢慢将自己的心性融合了而已。”

    “那你为什么要选择当刑警?”

    “我想帮助那些跟我一样痛苦的孩子们,想要尽可能弥补过去的缺失,做一个像谢警官和左那样嫉恶如仇的人。这些年,还有一个人一直在帮助我,就是谢警官的老师柳桥蒲。”

    “他一直在系统的教我习相关知识,让我去进行格斗训练,因为他,我才能有今天的机会。不过这件事左和谢警官都不知道,我想等做出一定成绩之后,再告诉左。”

    “你真的很在乎莫法医的感受,我也看得出来,他一直在关注你。我想,我可以同意谢警官的提议,让莫法医跟进机场那边的调查,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不可以感情用事。”

    “放心吧,我可不想被左看扁,更不想错过成为刑侦警察的机会。”

    “好吧,那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付岩:“机场那边,一个是佟现斌,我会派人跟进对他的调查,把详细情况告知你和莫法医,你盯住他人,随时汇报。一个是机场后街屋和无面人,你也要盯紧了,机场那边的警员,我会暗中命令他们配合你,表面上,你和他们仍旧接受警局这边的统一指挥。”

    “至于那间店的老板,目前状况还不明了,等一下我通知档案室把黄巍那些卷宗整理出来,暂时让你带走,你要好好保管,任务结束之后完整还回来。”

    “是。”

    “目前他不能作为主要调查对象,你可以让其他警员监视,一旦发现他牵涉进凶杀案里面,我这边会立刻做出调整。最后就是邝辉的情况,你可以按照自己的计划接近他,但要谨慎,不能因为案子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发现他与邝伟力没有关系,立刻终止调查。”

    “是,我明白了。”

    “那你还有什么要汇报的吗?”付岩问。

    颜慕恒站起身来,:“我想回机场之前再和莫法医沟通一次,把自己知道的告知他。”

    “这个没问题,但要抓紧时间,莫法医那边也很忙。”

    “我知道的,谢谢你,付警官,那我先走了。”

    “好,顺便告知莫法医谢警官的决定,让他做出调整,别忘了去档案室拿案卷。”

    “好。”

    颜慕恒很快离开了付岩办公室,等他走后,付岩才有时间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他不能盘依靠三人组的计划,纵观案子的进展,目前不明了,混沌的地还是太多了,他作为统帅指挥局的人,必须掌握到破案关键才行。

    思来想去,付岩想到了哥哥付军,从到大,两个人一起成长的一幕幕闪现在他脑海中,也许是颜慕恒起时候的痛苦经历,让他有所顿悟,沉默许久之后,付军拨通了自家亲属的电话。

    对于哥哥的质疑,也许能成为他这边的突破口,付岩有个想法,只有他能做到的想法,但前提是付军必须醒过来,必须让他弄清楚哥哥到底在想什么才行。

    新思路中文网 www.SlzWw.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热门小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终救赎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恽夜遥推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恽夜遥推理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