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52章 受害者

作者:幻之以歿 作品:邪世帝尊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slzww.com
    那一晚,易昕无处可去,只能到附近的快餐店里,趴在桌上将就了一夜。

    恐惧和委屈,再加上寒冷和饥饿,让她睡得非常不安。睡睡醒醒,真正入睡的时间,大概还不足几个时辰。

    第二天一早,她腰酸背痛的赶到学院,只感到两眼发花,额角不住渗出虚汗。就好像,随时都会昏迷过去。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了导师的声音。

    “各位同学,现在把你们的作业交上来,课代表统计迟交的学员名单。”

    易昕艰难的撑起身子,探手到书桌里去摸作业。但这一摸,顿时让她的心凉了下去。

    桌肚里的书,已经无端少了大半。她的教材倒是都还在,偏偏是昨天在学院就写好的作业,连一本都找不到了。

    易昕默默的叹了口气。不用多想,她就知道这一定又是容凰做的。

    很快,各科作业的迟交名单,就被送到了导师手中。

    “易昕同学,是哪一位?”导师一边查看着名单,同时抬起头,神色不善的在教室内环视,“站起来。”

    今天易昕班级原本的导师出去开会了,这位前来代课的导师,是一位实习教员,对班里的成员都不熟悉。不过很明显,从他的作风看来,他丝毫都没有因为自己处在实习期,就对学员有半点手软。

    易昕虚弱的站了起来,目无焦距,脸色惨白如纸。

    “你的作业呢?”导师冷冷发问道。

    “我……”易昕无助的轻垂下视线,“忘了带。”

    其实,昨天在她做完作业的时候,班里有很多人都借去抄了,他们完全可以证明她好好的完成了作业。不过,这种会把自己搭进去的事,多半是没有人会为她做的吧。毕竟在这个班级里,大家除了利用她抄抄作业,又有谁会真心在乎她呢?

    导师听了她的回答,冷笑一声,指弯在讲台上重重叩击着:

    “每门学科的作业你都忘了带吗?你不如就说自己没有写更好吧?”

    “今天这节课,你站着听!”

    这里的学员他都不认识,但门门作业都不交,被课代表记遍了名字的,就只有易昕一个。单凭这一点,他对这个女生的印象,就已经非常差了。

    这时,前排有人举起了手。

    “导师,易昕同学肯定不是故意不交作业的。她一直都是我们年级的第一名,成绩非常好啊!”

    谁料,导师听后,却像是更生气了。大踏步的走下讲台,尖锐的训斥,劈头盖脸直指易昕。

    “那又怎么样?导师不怕你们成绩差,怕的就是,有些人自以为成绩很好,就没有一个端正的学习态度!像这种人就算考的分数再高,导师也看不起她!”

    说话间,他再次一声厉喝。

    “你站直了!站好!身体不舒服就回家待着去!”

    本就有些头晕目眩的易昕,被这一声吓得清醒了几分。她只能努力的站直身子,苍白的面庞,更是失去了最后的血色。

    这还是她上学以来,第一次站着听课。所有人都朝她看了过来,目光中有探索,有好奇,也有幸灾乐祸。易昕只感到无限委屈,她垂下头看着教材,但那一道道各异的视线,依旧如芒在背,好似要将她从头到脚刺成马蜂窝。

    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悄然滑落,打在了课本上。

    一滴,又是一滴,泪水啪嗒啪嗒的砸了下来。易昕就以那样一个屈辱的姿势站立着,背脊微微耸动着,发出无声的抽泣。

    “你哭什么?”导师很快就注意到了她的异常,厉喝道,“导师欺负你了?”

    他最讨厌这种女生,犯了错误不承认,在这里不是装病就是装可怜,他今天还非要好好治治她!

    “你说话,导师是不是欺负你了?”

    面对他的疾言厉色,易昕只觉得更委屈了。从小到大,她都是导师最喜欢的学生。就算是再严厉的导师,和她说话时都会刻意放轻语气。哪一次……哪一次这样责骂过她?

    导师瞪视了她半晌,最后将教材一卷,冷冷的朝着门外一指。

    “算了,我这里也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你直接给我站到外面去!等下课之后,我会直接跟你们班主任沟通。”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易昕拖着虚弱的身子,走出座位,走出教室,一直走到了走廊上。

    背靠墙壁站立着,从窗外涌入的风,呼呼的往她的身体里灌。教室里的视线,虽然她现在看不到,但他们一定还在盯着她看。等过了这节课,她还要怎么面对其他同学呢?

    偶尔,也有其他年级的导师从走廊经过。看到了她,只是冷漠的瞟一眼,就不顾而去。想来罚站的事在学院里很常见,他们,应该是把她也当成了那种普通的坏学生吧。

    易昕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这一次没有人盯着她,她越哭越伤心,这段时间积累的所有痛苦和委屈,好像都随着眼泪发泄了出来。

    就算她照实说,是少爷偷走了她的作业,一定也不会有人相信。他们只会觉得,她是想高攀少爷,是在做白日梦。然后,他们会更看不起她。

    可是,她所承受的这一切,又有谁会感同身受呢?

    正在她哭得气咽声吞时,面前忽然递来了一块手帕。

    易昕忍着抽泣抬起头,看到的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男导师。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目光深邃而柔和,此时正关切的看着她。

    “这位同学,你怎么站在这里?”他温柔的询问道。

    这么多天了,难得有人对自己好声好气,易昕忽然觉得特别难受,哽咽着答道:

    “因为我没有完成作业,被导师罚站了……”

    那青年导师朝着她背后的教室望了一眼,问道:“那,需要我去跟你们导师打个招呼吗?”

    易昕感激的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导师。”

    “可是,你总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啊。”那青年导师略一皱眉,又提议道:“要不,就跟导师回办公室,那边有冷气,还有小点心,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看你都有黑眼圈了,昨天晚上一定没睡好吧。”

    易昕还想拒绝,那青年导师却是微弯下腰,抬起一根细长的手指,轻轻竖在了唇边。

    “现在太阳这么大,你的脸色又不是很好,万一待会晕过去了,你们导师就责任大了,你不想救救他么?”他温柔的一笑,对着易昕眨了眨眼。

    易昕被他逗得破涕为笑,轻声应道:“那好吧。”而后又是认真的一躬身,“麻烦导师了。”

    ……

    这是一间专门给实习教员准备的房间,比起正规的办公室,显得有些狭小。此时同组的其他导师都出去上课了,易昕跟着他走进房间,意识到现在这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忽然又有些微妙的紧张了起来。

    那青年导师径自到饮水机边为她倒了一杯水,又端来一盘软包装点心,示意她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坐下。

    “等下课以后,我会去跟你们导师解释的,一定不会让你挨骂。”

    看她一脸紧张,坐得端端正正,好像是在等待训诫的样子,不由又是一笑:“你不要这么拘束,我的年纪也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叫我小荆导师就好了。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易昕默默的抱紧了水杯,轻轻一点头,小声答道:“小荆导师好……我叫易昕。”

    那位“小荆导师”脸上的笑容扩大了:“哦,原来你就是易昕啊!当初第一名升上高等部,还在开学典礼上作为新生代表发言,导师久仰大名。”

    易昕不好意思的垂下了视线,小荆导师又向她安抚的笑了笑,柔声道:

    “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究竟是为什么没有完成作业吗?”

    “导师相信,像你这么优秀,又这么乖巧的女生,一定不会故意不完成作业的。”

    或许是他这亲切的态度,易昕在他面前竟然无法隐瞒,小声道:“我……因为我得罪了一个男生,他就把我的作业偷走了……”说到这里,她胆怯的收住了声,匆忙解释道:“不过是谁就一定不能说了。其实……其实他也没有恶意的,只是跟我开玩笑吧……”

    始终是和颜悦色的小荆导师,此时却忽地目光一冷,连声音也严厉了许多。

    “是吗,开玩笑,到连累你被罚站的地步,有这样的开玩笑吗?”

    “就算他的出发点是开玩笑,但他看到你被导师误会,也不站出来为你解释,就算他曾有善意,在这一刻,也完全转化为恶意了。”

    易昕紧张的收住了呼吸。她不明白,这明明是自己的事情,为什么小荆导师却好像比自己还愤怒?她更害怕的,是他会继续刨根问底,而她又是一定不能说出少爷的,到时候……

    “我想,那应该是个爱捣蛋的小男生吧。”或许是注意到了她的慌张,小荆导师又放缓了语气,“他们觉得,欺负别人,就可以建立自己的优越感,但他们根本没有想过,就为他们的一时痛快,会给别人带来无法磨灭的伤害。”

    “那个让你罚站的导师,也是一位实习教员吧。”小荆导师紧盯着她,目光又好像透过她,看向了更远的地方,“像这样的人,他根本就没有资格走入教师岗位。因为他不知道,无论是导师还是学员,都没有资格对其他人使用暴力。”

    “由导师所传达下的暴力,会在学员中延伸出更多的暴力。而少年时期,在这些孩子们心里造成的畸形和痛楚,将会强烈到,在将来足以撕裂整个社会——”

    听着小荆导师那异样的语气,易昕更害怕了,她小声解释道:“只是罚站而已啊,也谈不上暴力……或者是体罚吧……”

    小荆导师摇了摇头:“你太善良了。我想,你应该也是校园欺凌的受害者之一吧。”

    易昕一怔,一时竟不知是该承认还是否认。小荆导师却已经凑近了她,分明是温柔而醇厚的嗓音,在他口中句句道来,却总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导师念书的时候,面对那些欺负自己的人,也总是想着,尽量忍一忍就过去了,他们自己会收敛的。但是结果呢,你越忍让,他们就越猖狂。既然是这样,要对付他们,就必须狠狠的反击,让他们懂得害怕,懂得后悔!”

    “导师呢,最痛恨校园中的暴力事件。我也一直都有一个愿望,就是把那些少年恶霸全部赶出学院,给同学们一个安定的读书环境。你,愿意陪着导师,一起去努力吗?”

    他紧紧的盯着她,双目中燃烧着灼人的火焰,好似要一直看透她的内心。

    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易昕的心脏狂跳起来,更重要的是,他为什么要向自己说这些?难道,他在暗示什么吗?

    这位小荆导师,虽然言行间就像一个温柔的大哥哥,但……不知为何,就是让她感觉很可怕。更让她……想要远远的躲开他!

    “抱歉,我是不是吓着你了?”小荆导师在她的恐慌即将到达临界点时,又微笑着坐正了身子,“对了,就快要打铃了,你们下一节是什么课?”

    “体锻课……”易昕软弱的回答道。一说到这个,她忽然想起:“坏了,这节课还要测试3500米!”

    在学院,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长跑测试,学员需要在规定时间内跑完全程。自从上了高等部之后,测试的要求也提升了。男生必须跑完5000米,女生则是3500米。虽然和男生相比,女生的标准已经被降低了许多,但对易昕来说,每次长跑,仍是一件足以要了她大半条命的事。

    “真的要跑吗?”小荆导师关心的看着她,“你的脸色真的很差。我可以帮你向体锻导师请假。”

    易昕一口拒绝道:“不用了……总是要跑的。谢谢导师了!”此刻,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间让她感到窒息的办公室!

    见她态度坚决,小荆导师也就不勉强了。看着她匆匆出门,那原本沉淀在他双目中的温柔,已是悄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挪过视线,看了眼桌上一口没动的点心,叹了口气,镜片上反射出一道犀利的金光。

    (本章完)

    新思路中文网 www.SlzWw.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热门小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终救赎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邪世帝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邪世帝尊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