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1章 颠覆的信仰

作者:幻之以歿 作品:邪世帝尊 本站永久域名 https://www.slzww.com
    天空中,厚重的铅云重新堆积了起来。.org

    良久,司徒煜城才敢轻呼出一口气,自语道:“墨家,据我所知他们不是以经商闻名的么?怎么会出现一个那么可怕的高手?”

    叶朔苦笑了一下。这个问题,在场的似乎没有人比他更有言权了。

    “他……是一个难得的绝顶天才。墨凉城会来到这里,可以说完全就是因为他。”

    再次说起那些幻境中的往事,叶朔也不知是何种心情。那时他以为自己和墨凉城可以成为肝胆相照的好朋友,怎知今日再相见,已经成了生死大敌,而且这个身份,还会在他们今后的生命中一直延续下去……

    当初,在擂台战他们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的当初,可以说两个人谁都没有错,一切只是造化的捉弄。但事到如今,很多事已经不是他们想怎样就怎样的了,两派的血仇,终究是跨不过去的。

    随着叶朔的讲述,宫天影和司徒煜城感慨于这段颠倒的因果,也是久久的沉默不语。匍匐在三人身侧的神行烈更是难得的安静,蹄爪默默的刨着地面,许久之后,它的声音才在这几分死寂的广场上响起。

    “走了也好,人家的实力确实甩了我们一大截。那个小子……不,那个年轻人,根据我的感应,他的确还没有达到通天境,但如果当真战斗起来,那些普通的通天初阶修灵者也没一个会是他的对手。等他真的跨过了这道槛,他还可以更强。尤其是在他这个年纪……将来的前途无可限量。”

    境界越到后面,晋级的难度也就越大,而每晋一级,提升的实力自然也是成倍的增加。气宗级和通天境看似只是一级之差,但其中的差别,和从蓄气级到集气级,集气级到聚气级都是完全不同的,可以说,它甚至等于炼气境九级相加的总和!

    那墨孤城现在已是这般可怕,一旦晋级,他在通天境多半都能横着走了。而以他的资质,这一步他是必然可以跨出去的,也许,就在这一两年!

    叶朔很清楚,神行烈真正的实力远胜于己,当初要不是他迷迷糊糊中,释放出了一道连他自己都不了解的灵技,在那地下暗道内他根本就没有可能收服神行烈。现在既然连它都对墨孤城有这么高的评价,看来他们对那个人的重视,都不得不再提升一倍了。

    “唉,不过你们也不要自卑。你们在这个年纪达到这个实力,那是普通人的水平,人家这个年纪达到那个实力,那是逆天妖孽的水平!放在你们人类势力中最强的,那叫什么……天霄阁九幽殿,就算跟这两大势力的顶尖天才比,他准保都是只强不弱……”

    神行烈还在卖力的吹捧着墨孤城,到这个时候,它已经脱离了原本的战力分析,而是纯粹将对手百般夸大,以掩饰自己身为神兽,竟然在一个人类面前退缩的事实。因此后面的很多话,是没必要再听了。

    “对了,那墨孤城如此实力,如果将来他知道是你打伤了他的弟弟,要来找你报仇的话……叶师弟,你岂不是会很危险?”司徒煜城听神行烈吹得天花乱坠,忽然心中一凛,“以他的手段,我们绝对没有人会是他的一合之将!”

    叶朔干咳一声:“这个……我倒不是特别担心。如果墨凉城真的想告状的话,刚才大家三对六面,他早就可以告了。既然他没说,大概就是知道说了也不会有用。

    那墨孤城,根据我在幻境中对他的了解,他目中无人是一方面,但应该还不是一个不明事理之人。更何况,”他耸了耸肩,“反正也没人是一合之将了,我就是再担心又有什么用呢?也许他们那些高人,也有自己的傲骨吧。”

    当初在玄天派的废墟前,被那一道跨越时空的眼睛注视到了灵魂里,但那以后他还不是好端端的活到了现在?如果真的什么人都要担心,那他就没时间去做手头上的事了。那些人暂时没动自己,叶朔也不知道他们的打算,只能笼统的以“高人的傲骨”来解释了。

    不,那并不是什么傲骨……与司徒煜城不同,宫天影反而并不担心墨孤城会来寻仇,这只是因为他们有着一个共同,但每想到这一,却是会在他的心头蒙上一层深深的阴云。

    他应该的确是不会随便杀人的……至于原因,解释起来颇费口舌,宫天影此时也不便明言。

    “好了,咱们也不要尽说一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了。”叶朔笑了笑,竟是反过来安慰起了司徒煜城。随后他又转向宫天影,“对了,天影师兄,你们刚才说的‘那位大人’是谁?”

    当日在埋谷顾问曾经对他说过,等“那位大人”回来之后,九幽殿也会有所收敛,到时他的生命才算是有了保障。虽然他和墨孤城说时都以代称相呼,但从他们说话时的口气听来,所指的应该是同一个人。

    这样的话,那个人简直就相当于顾问唯一的救星……!凡是任何一线索,叶朔都绝对不会放过。因此在见到宫天影听到那人的名字时,反应激烈,在他心里就惦记上了这件事。

    宫天影正沉浸在思绪中,闻言吃了一惊。望着叶朔那双迫切渴求答案的眼睛,思潮一阵翻覆,最终还是苦笑着缓缓摇了摇头。

    “他是我……一段被颠覆的信仰。我现在不想提到他。”似是不忍见叶朔太过失望,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叶师弟,只要你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真正进入到了灵界大6上更高的层面,你早晚有一天会了解到他,甚至接触到他的。”

    不顾叶朔听得似懂非懂,宫天影默默的转过头,望向了墨孤城离开的方向。

    他当时的那个眼神……是怒了啊。是啊,如果是过去的自己,听到有人这样非议“那位大人”,一定也是会扑上去拼命的。只是现在想来,那个人,到底值不值得自己这样抛开一切的去追随他呢?

    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不会长期行走在积德累善的道路上。他遵照着他所有的嘱咐,去帮助人,去爱人……到头来,他给自己看的,就是这样面目全非的残局么?

    那个墨孤城,像他那个级数的强者,在他们试图杀死墨凉城的时候,在自己贸然出手攻击他的时候,尤其是在最后他明显被激起怒火的时候,他都是有着无数的机会可以彻底解决自己三人。这才是灵界大6上真正盛行的“强者的傲气”。

    但是他一次次的忍了下来。能让那样的强者甘愿隐忍,除了他所崇拜的那人“不喜欢别人造杀孽”之外,宫天影想不到第二种解释。既然在逆鳞的关节都忍下来了,将来还怎么会为了替弟弟报一个莫名其妙的仇,再回来追杀叶朔呢?

    其实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同样是顺着那人传承下来的教诲,从“犯我者死”的随心所欲,开始努力朝着“谦恭有礼”的方向在转变。这里会从一个只讲拳头大的世界,渐渐开始有了法度,有了规则,也全部都是因为他。

    不仅如此,他对这片土地还有着众多的贡献。他的功绩都不可以抹杀,但他放纵九幽殿,所造成的恶果同样不可以抹杀。只是,一个人的善恶真的可以互相抵消么?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近来每当思及此事,宫天影都会倍感茫然。

    我到底,还应不应该继续信仰您?

    如果您要赎罪,我们所有人陪你……怕只怕,罪孽有一天会越赎越多,到那个时候,您还会记得当日的初衷么?

    叶朔并不能理解,为何所有人一提到“那位大人”,就会变得讳莫如深。不过宫天影既然摆明了不想说,他也不会勉强。

    变强,看来一切又绕回原了。如果那人真是这个世界上顶级的强者,自己如果不能强到足以站在他面前,可是连和他对话的资格都没有的……

    深吸了一口气,也将所有未来的考量压到了心底,叶朔直起身,径直走到虚无极面前,抬手按上了他的头顶,开始搜索灵魂。

    司徒煜城和宫天影也紧随其后,望着叶朔的动作,他们都知道他是在做什么了。但虚无极现在的状况,两人的担忧还是免不了的。

    “叶师弟,怎么样了,能否查出他把灵器藏在哪里了?”

    即使是一个死人,搜索灵魂也可以完整的了解到他的生前事。但虚无极此刻神智尽丧,他的记忆会不会也同样变得混乱不堪?如果无法确切知道灵器的下落,在这焚天派一寸寸的搜索过去,无异于大海捞针。

    叶朔面色凝重,一边筛选着灌入脑中的海量信息,同时给了两人一颗定心丸:“没问题的。他的记忆本身还很完整,只是由于他失去心智,无法正常从记忆库中调取信息而已。但对施术者而言,并没有太多的影响。”

    这番话也让宫天影和司徒煜城同时松了口气。半晌,埋沉思的叶朔终于睁开了双眼:“灵器就供奉在焚天派的掌门大殿之中。虚无极,他倒是放心得很哪。”

    “既然这样,那事不宜迟,我们尽快去夺回灵器吧!”宫天影说着,手中长剑也紧跟着抬起。

    既然知道了灵器的下落,虚无极就没有价值了,这个祸害,也是该除了!

    凝视着眼前雪亮的剑锋,想到灭门来的一幕幕,师父,安云,我终于可以亲手为你们报仇了……!宫天影目中几度起伏,回身正要一剑砍下,叶朔却忽然拦住了他。

    “天影师兄,既然他都已经这样了,杀了他也只是给他一个痛快而已。倒不如让他一生都活在疯癫之中,受尽痛苦折磨,以向我玄天派的数百条冤魂赎罪。如今他灵脉尽断,是再也不可能重新修炼了,那么,也就不可能再次作恶。如果他运气不好,哪一天给旁人杀了,也再与我们无关。”

    宫天影望着面前那张意气风的面容,蓦地一怔,手中长剑却是一寸寸的垂了下去。

    如果“那位大人”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也会阻止我斩草除根的。只不过他的说法应该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得饶人处且饶人”。

    当初在七大门派比试会过后,宫天影在信中就记得师父说过,叶朔那种宽容的作风和“那位大人”很像,也许有朝一日,他也同样会走上那条道路……那时他还半信半疑。现在却换成是他自己,在叶朔身上看到了他曾经崇拜之人的影子,难道他们真的……

    得到宫天影的同意后,叶朔转过手腕,重重一掌击上了虚无极天灵盖。一声沉重的闷响后,虚无极带着一脸疯傻的笑容缓缓倒下,打了几个滚后,慢吞吞的朝远处爬走了。

    担心他的神志还有恢复的机会,所以彻底击溃了他的大脑中枢,让他一辈子都真的只能做一个疯子么……?果然是不留任何隐患的狠手。宫天影的目光几度涣散,几度凝聚,终是化成了一声无奈的苦笑。

    我错了,他们不像。叶师弟现在走上的,是“以恶制恶”的道路,这和那位大人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驰。如果将来叶师弟真的越来越强,他们所坚持的两种作风必然会生碰撞,到那个时候,又是谁可以同化谁呢……?

    司徒煜城也注视着这一幕,脸上并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虽然同样是留了敌人一命,但叶朔现在的做法,和当初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那“纯粹的仁慈”可说已是天差地别。

    要在从前,或许他还会有些看不过眼,不过现在他同样知道,想在这个险恶的世界上活下去,有时确是不得不逼着自己更狠一些。叶朔会变,一个经历过灭门之痛的人,还让他单纯如稚子,岂不是天方夜谭?

    在叶朔直起身的时候,两人忽然都注意到,环绕着他的头部,时空生了短暂的扭曲。这虽是片刻间事,但宫天影见多识广,立刻就判断出:“你学习了虚无极所使用的禁咒?”

    叶朔一口承认道:“不错。我未来的敌人是禁咒大行家,面对他们,我总不能让自己两眼一抹黑吧?不过现在我只是记住了口诀,真要修习,那还要花不少时间。”

    宫天影顿时急了:“禁咒是万恶之源,安云如果不是沾了禁咒,怎么会弄成后来那个样子。虚无极如果不是强修禁咒,最后怎么会引火**。还有楚天遥……这众多先例在前,难道你还想走他们的老路吗?”

    叶朔认真的摇了摇头,“如果是以前的我,的确不会去学习禁咒。但是在经历过这么多事之后,天影师兄你应该也知道,在战斗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永远都只是你强与不强,而不是你是如何变强的。很多时候,我们所面对的问题都不是‘该不该做,能不能做’那么简单。

    真正区分一份力量的正邪,也不过是在使用者何时使用,以及为何而使用而已。相信我,就算我学习了禁咒,也绝对不会用它去害人就是。”

    在叶朔的坚持下,宫天影最终妥协:“也罢。只要你能把持得住,那就好了。”

    方才在虚无极走火入魔之时,整个焚天派都已经被他屠光了大半。不过在这其中,一定还有漏网之鱼——

    “走吧,先拿回灵器,然后在这里来一个大清洗。没有参与过当日那场战争的人,我不会动。但凡是手上沾过我师门鲜血的……格杀勿论!”

    留下这几句话,叶朔的身形就化为了一道流光,径直射向掩映在群山后的掌门大殿。

    “等这边的事解决了,就该轮到下一个了。破月派,还有……罗帝星!”

    (本章完)

    新思路中文网 www.SlzWw.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热门小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终救赎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邪世帝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邪世帝尊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