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惩罚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第二天一早,陶山泽先行去了小芙的宫殿。

  说起来,王府中恢弘大气的宫殿除了王爷的就是小芙的,两个宫殿紧挨着,琉璃顶在耀目的阳光下折射出多彩的光,晃得陶山泽一时睁不开眼睛。

  他从未仔细看过宫殿的屋顶,此时看着竟然觉得比往常更新了些,感叹王府中宫人的效率真是高。

  朗朗天际,秋风瑟瑟,陶山泽捂紧自己衣领,得益于狐狸精在王府中的待遇是仆从,他的衣服御寒都是问题。

  狐狸昨日对他说,他的执念是想变成人,这样就不用画他这张脸皮。

  这狐狸口是心非,嘴上说着男人是狗,心里巴不得王爷是他的狗。

  不,应该反过来,陶山泽想着王爷那张脸,虽然完全陌生,但总觉得自己遗忘什么。

  昨夜翻来覆去之日,后悔白日里喝了茶水,也数了数墙角有多少只蜘蛛,不过也有时间去想自己去十寒地狱所为何事,当初在地狱入口,明明受着如此大的痛苦,却还是执意以凡人之躯进入地狱。

  他想着,除了自己生身父母大概没有谁能让他如此费心力。

  按照他在话本里看到的妖邪变成人的方法,一个是放弃千年道行,改修正道,从人做起,但一旦出错就是走火入魔,后果不堪设想。

  另一条就是入轮回转世,不过按照现在的局面不要说转世,估计这个狐狸连灵魂在哪都不知道,三魂七魄不知道都没了几个。

  但有一条十分邪恶的法子倒让他印象深刻。

  人心。

  挖心来吃,若是对方心甘情愿献出自己的心,就能变成人。

  当初商纣王的时候,妲己挖到一半发现比干并非真心,所以才放弃了变成人的机会。

  好好的一颗心,被那只狐狸精用来玩也是狠厉之极。

  不过也亏得这些狐狸精的祖先,让这只狐狸不但媚术超群,还想要获得爱情,不但想要人间情感,还想要成为人体验人生疾苦。

  说到底,就是不知足,既然是只狐狸就要好好当狐狸,既然生来是人就要享受当人的过程,不管是什么种类,都有各自的烦恼。

  “你在这干什么呢?”朱公公奸细的嗓子先一步到来,他浑浊的眼珠子绕着陶山泽上上下下打量,最后停留在他挺翘的鼻梁上,“你不要觉得你洗清了嫌疑,现在那道士在王爷宫中呆着呢,你先一步来也好,省的我去叫你了。”

  “道士?”

  陶山泽心里重重一跳。

  “王爷昨日已经说了,我不需要再和道士见面,我这就回去了。”陶山泽看了一眼小芙的宫殿,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说到底,他毕竟是妖,如今王爷认可,这朱公公竟然还想找事情。

  只是如今朱公公不说他也知道了,鼻息之间都是铁锈般的鲜血味道,“谁受伤了?”

  陶山泽看了朱公公一眼,对方也是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满口都在喊着王爷王爷。

  这是狐狸精牵绊的对象,要是出事了,陶山泽找谁攻略?腿先比大脑行动,下一刻,陶山泽就跑到了殿门口,“让我进去!”

  守门的两个侍卫拦刀挡住,“没有王爷允许,谁都不能进去。”

  话音刚落,里面就传来凄厉的叫声。

  这声音有一丝诡谲,像是王爷,可又不太像,倒像是生硬的模仿。

  不过已经来不及陶山泽细想。

  本该昨夜一把火全部烧掉的王府,现在全员都活着,难免会出现一些蹊跷。

  陶山泽一把挥开他们两个,冲到了殿内。

  “发生什么了!”

  话音落地瞬间,一道利刃擦着他的耳鼓而过,凛冽的寒气铺天盖地渲染开来,裹挟着强劲的力道,在陶山泽躲避的瞬间调转方向,剑气凌厉,直直奔向陶山泽天灵盖,陶山泽急速后退,和剑尖一拳之远。

  门在他后面咣当一声关上。

  陶山泽无路可退,以手撑在门上作为施力点,用尽全力旋转方向,而那柄本该刺入他天灵盖的利刃牢牢钉在门板上。

  那柄剑带着森寒的鲜血滋味,是斩妖剑的极致,见血才能发挥妖邪的邪性,让他们原形毕露,心内大乱。

  宫殿里的殿门向来是双层,里面这层在猛烈的撞击下化成齑粉!

  尘埃一地,陶山泽口鼻双重刺|激下看清了来人,“是你!”

  他想起来,当初在地狱入口,在万鬼蚕食的地狱入口,那个守门人兜帽下的面孔竟然和道士一模一样!

  当时的守门人面目微抬,告诉他,“记住你说的话。”

  之后便是森然的笑意。

  从那时起他就被选中了吗?

  此时的陶山泽受到剑气影响,眼前一切开始变得赤红,有什么蠢蠢欲动,在他身体里呼之欲之。

  “杀了他!杀了他们,杀了所有人!”

  这个声音大喊,带着诱人的蛊惑,而陶山泽仿佛已经可以预料到杀人之后的模样,他就可以拥有热乎的心脏,就算对方不是心甘情愿死去,但凡人的心脏也可以给他增加修为。

  陶山泽大口大口呼气,之前在地狱那种阙值到达顶峰的感觉再次出现。

  他本就是恶人,对,恶人!

  对方没有回应,眨眼间将剑拔出,再次凌空跃起,剑在他手上如同游龙,灵活带着不容置喙的杀意!

  巨大的阴影扑面而来,依稀之间,陶山泽已经将月牙匕首握在手中,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他知道他的吊坠可以在瞬息之间爆发强大的力量,只是这力量只有一刻,他必须在恰当的时机给予面前之人致命一击。

  近了,近了……

  陶山泽在数秒。

  他要让体内的杀意平歇片刻,这样才能获得生存的机会。

  剑刃在这一瞬仿佛变成一根针,在他眼前从一个渺小的光点变成巨大的光晕。

  掌心出血,陶山泽默念,用尽全身的力气汇聚在右手上,找准角度,找准时机!

  只是下一刻。

  一道黑影从虚空中出现,或者是撞破宫殿的大门,一地木屑裹挟狂风进入,光束骤然刺目,殿内恢复空气流动,那股凝滞粘稠的胶质感骤然消失。

  王爷手执一柄利刃与道士的利刃相碰,刀剑刮弑,震耳欲聋,“住手!”

  道士始料未及,剑刃与王爷的利剑呲出巨大火花,宛如电闪雷鸣,而他的斩妖剑竟是比不上皇室的利刃,败下阵来,身体后仰,脊椎重重撞在廊柱上。

  巨大的尘埃平地而起,一地烟尘中,他的面孔逐渐清晰。

  这道士本是带着十足的力道来诛杀妖狐,如今力量反噬,生生咳出一口鲜血,他虽然对着王爷说话,但目光却是看向陶山泽,里面有他们之间都懂的暗语,“王爷为何不让我杀他!”

  陶山泽躺在地上,浑身虚弱至极,满脑子都是杀意。

  心内情绪翻滚,煮成一锅粘稠至极黑暗无比的凝滞。

  他终于透过狐狸精过往的记忆看到火灾之后的事情。、

  那狐狸精一把火烧了王府之后为何踏入火场是他无法解释的一个点。

  之前还以为小唯是无法忘记王爷,带着满满的恨意想要和王爷死在一起。

  现在透过他的记忆,他看到他进入火场,蚕食了他所看到的所有人的心脏。

  凌厉的指甲犹如锋利的匕首,直直插入人类的胸膛,将肋骨折断,硬生生将滚烫的心脏从里掏出咽入腹中。

  刚开始还带着些许的颤抖,后来却是熟练无比,所有他看到的人都在浑身颤抖与烈焰焚烧中失去心脏。

  那场景,在漫天无穷无尽的烈焰中变成赤目的红,在阵阵哀嚎中变得丧心病狂,宛如人间地狱重建!

  陶山泽思绪回归,眼前场景重新变成王府宫殿,他不知道如今的自己眼睛带着赤目的红,嗜血无比地盯着面前的人。

  道士、朱公公、王府中的其他佣人,连同王爷,他看不见他们的实体,只能看到他们一颗颗跳动的心脏。

  “王爷,你不该救他,妖就是妖,不管你如何待他好,还是一样的下场。”道士声音响起,如果魔咒在陶山泽脑上盘旋。

  妖就是妖……

  不管你如何待他都是一样的下场……

  妖是没有情的……

  妖最后都会将对他好的人杀了,没有骨,没有肉,吮个干净……

  “他是妖!”

  “他是妖!”

  ……

  似乎有百张口,数千只眼汇聚身前,将他密密实实围绕起来,喋喋不休,魇成身胆俱碎的咒语。

  陶山泽心神俱裂,一时分不清到底是狐妖在说话,还是自己在听道士说话。

  或者,他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狐妖,还是狐妖是自己。

  他的内心如同有人波动琴弦,一波一波的痛苦浪潮袭来,他感同身受,终于一声大吼。

  “啊!”

  这声音从他的胸腔传出,顷刻间直达他的筋脉,他看到他所在的宫殿所有琉璃瓶,白瓷瓶应声碎裂,爆裂出一朵朵残虐的花。

  而房顶在他的怒吼中堪堪保持住原样,折射的光芒像是刺激他的引子。

  “王爷小心!”道士大喊,同时口中默念,却来不及使出任何法力,缘于陶山泽爆发出的力量太过于强大,一时半刻,他竟然被这股力量震得直直飞出宫殿之外,落在外面树上。

  力道之大,光秃秃的树应声而裂,他横亘在树干中央。

  宫殿里更是狂风暴雨,目力所及之处,所有的书籍裂开,所有的柜子爆裂,九尾从陶山泽尾部横生,硕大的尾巴如同九支利刃,横扫所有经过物体,变成齑粉,灰尘遍地,尘埃从地卷起,形成巨大的漩涡。

  下一刻,陶山泽瞳孔赤红,手中温热,只是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掌心施力,掐住的赫然是——王爷!

  男人悬空,双脚离地面有一掌距离,空气从他的胸腔里急速流失。

  陶山泽变成了两个自己,一个在叫嚣着杀掉面前这个男人,;另外一个在劝阻他将自己浑身的力量收回去。

  显然后者微弱的可以忽略不计。

  陶山泽的脑海里掠过了无数狐狸从幼时长到现在所经历的事情,所有的人都在告诉他他是妖,因为是妖,所以注定不能和人类在一起,因为是妖,所以人类就是他们的食物。

  更别提,他们在一张床上去行那周公之礼。

  面前的男人因为缺氧面色变红,微张着嘴说着什么,不过陶山泽的耳朵仿佛便浆糊糊住,他不想听这个男人说什么,只要自己手心用力,很快,这个男人的心脏就会到自己手上。

  那么狐妖也可以变成人,男人也可以为自己之前犯下的错误埋单。

  既然所有人都说他会伤害人,他就要伤害试试!

  让他们用鲜血埋单!

  而就在此时,男人的背后不知何时出现一个铜镜,陶山泽看到镜子,大概是狐妖具有画皮的天性,控制不住地先行隐去暴戾的情绪,分了一个眼神到镜子身上。

  可就在此时,周围仿佛静止,他手上的力道暂缓片刻,男人也从这一秒钟回过神来,死亡的威胁骤然消逝。

  陶山泽瞳孔紧缩。

  失控的心脏回到了自己胸腔里,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进入这个世界一直遗忘的是什么东西!

  他要找的人不是他的什么生身父母,而是池寐。

  池寐的后颈上有一株莲花状的花纹,隐藏在皮肤里,和自身的血脉融为一体,在平时看不出来,但是在遇到危险时就会挣脱血液的束缚展现出它血红的一面。

  王爷后颈上也有!

  为什么狐狸精的过往记忆里会有池寐的影子?陶山泽像是卸下了浑身力气,之前一直掌控他身体的力量骤然消逝,再也没有什么能提起他嗜血的兴致。

  周围的风浪平息,只有一地废墟。

  王爷坐在地上,不住喘|息。

  陶山泽在离他不远的距离,却只是苦笑。

  两个废墟之上的人,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你认得我吗?”陶山泽看向面前的这个男人。

  男人的脖颈上肉眼可见陷入肌肤的五道指痕,还有鲜血不停往外流,他按住伤口,不住咳嗽,已经不能立刻回应他。

  “你怎么会认识我?”陶山泽声音低下去,自嘲了一声,他是在狐狸精的过往里,说不定他刚刚失去了唯一一个能杀掉男人的机会。

  那反照出男人后颈上花纹的镜子是镶嵌在墙里的,他的力量让墙皮剥落,镜子才显现出来。

  不过已经不用分析镜子的源头了。

  他失败了。

  他看到自己内心深处蜷缩的小小影子变得越来越小,他身体里的狐狸精法力越发微弱,刚刚那一下几乎耗尽了他所有能力,如今的小唯只是某处一个永远无法获得转世机会,永远无法解开前世执念的怨魂。

  “你没有杀了他,但你却杀了我。”

  陶山泽如同站在小唯对面,他看着这个单薄的身影,他浑身笼罩的黑气越发浓重。

  “既然如此,你就不配拥有我的身体!”

  小唯身后是看不见底的漩涡。

  陶山泽的手脚重新不归自己掌控,他看到自己站起身来,缓慢的同手同脚走向一旁的廊柱。

  廊柱下面是一地的碎瓷片,他的鞋底被瓷片扎穿,鲜血从鞋底涌现,他却没有一丝痛觉。

  “不!不要!”陶山泽内心大喊。

  而廊柱另一侧是一直躺在床上的小芙,陶山泽透过狐狸精的眼睛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既然杀不了男人,就要杀了这个男人深爱的女人。

  杀了小芙,夺取她的心脏!

  “不要,停下来,停下来!”

  可是丝毫不起作用,小唯身上裹挟着一种和地狱相差无几的气息,这种诡谲的气息让身边的活人无法靠近,更没有人能阻碍他!思路手机端最快https://m.s/l/z/w/w.c/o/m

  他所经之处,燃烧起熊熊烈焰,焚烧所有书页,变成一堆一堆的残灰,在这些残灰中灼烧新的炽热与猛烈,烈火将他和小芙隔成一个空间,那是地狱的前兆!

  此时的景象仿佛和那日小唯灭门重合,他也是从熊熊烈焰中走出来,逐渐走向更深,更红的地狱之路,打开万劫不复永生不得转世的大门。

  小唯在血腥中瞳孔血红,他已经迫不及待了,鼻息之间都是鲜血的滋味和灼烧一切的癫狂,下一刻凌空跃起,身子成一道白色的光影,十指化成狐狸的利爪,疾风阵阵,眼看着就要直刺入小芙的胸膛。

  却在那一刻,有什么从烈火中奔跑而来,急速的将烈焰的刺啦燃烧声都敛去,一身凛冽的凉意,带着草木清冽的芬芳在不属于人间的烈焰中硬生生剥离出来。

  刺啦刺啦的烈焰焚烧声、疾步的摩擦声、衣料摩挲的刺耳隔断声、旁边人抑制不住的尖叫声全部汇聚在小唯的指尖成为刺入肌肤骨髓的破裂声!、

  小唯的手指触碰到一颗跳动的心脏。

  却是属于王爷的。

  鲜血如注,肉身之上,胸膛之中开了一朵盛大艳丽诡谲的花蕊,逐渐扩大,成为赤目的,无法比拟的颤抖夺目的红!

  “王爷!”小唯痛苦的大喊。

  满头青丝在这一刻洁白胜雪!

  鲜血迸溅其上,点缀成一束束耀目的梅花。

  “不要!不要……”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小唯将王爷拢在怀里,看着男人微弱的喘息。

  男人看着白发的小唯,伸出满是血的手颤颤巍巍想去够他的脸,却因为气力不足坠在地上,被小唯握在手心。

  “不要哭……”男人说。

  “从带你回来的那一刻起,我就想着以后要一直在一起。”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胸腔里心脏的跳动缓慢无力。

  小唯泣不成声。

  而陶山泽的魂魄在小唯巨大的灵魂撞|击中被抛到虚空之上。

  他在上空,觉得无比悲悯,却又无计可施。

  哀嚎阵阵,陶山泽肉眼可见小唯脸上的皮肤开始起皱,瞬息之间变成七八十岁的老人模样。

  不过很快,他意识到不对劲,一直躺在床上的小芙此时面色骤红,微张着口,很快,从她嘴里竟然爬出一只蜘蛛来!

  那蜘蛛毫无顾忌地吸取小唯为数不多的精气,之后转移到王爷身上。

  蜘蛛身上的气味无比熟悉,不过更熟悉的是蜘蛛的蛛丝!

  陶山泽慌了,但他此时的状态无人可见。

  他陡然明白了究竟是出谁给桂花糕里下毒,还必须是妖邪所为。

  也知道了为何今晨看到宫殿上方格外的明亮,原因是上面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蛛丝,肉眼凡胎不可见,当时的他也只觉得耀目夺人。

  而宫殿的气息为何在当时第一次见王爷时就觉得熏香难耐,那是妖邪之间互通的味道,所以陶山泽觉得似曾相识。

  躺在床上的小芙早已经被这个蜘蛛精杀死,在她身体里的一直是妖邪。

  蜘蛛精在吸取小唯的精气之后,哑然变成了小唯的模样。

  真正的小唯变成枯骨一具,随即,从他身体里一个点开始绽放了无数的花瓣,秋风吹过,花瓣也只是幻觉,毫无痕迹。

  而蜘蛛精小唯将手伸到了王爷的胸腔里,拿出了那颗依旧在跳动的心脏。

  即使剥离本体,似乎还有原主的意识,在他的手里跳动越发缓慢。

  蜘蛛精冷笑一声,眼看着就要将心脏塞到自己胸腔里。

  就在此时,满目琉璃剧烈迸裂,一地琉璃碎片如同箭雨从房顶黏连着剥落,却在刀光剑影中被斩断!琉璃失色,咣当咣当坠地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道士从天而降,剑上满是鲜血。

  这一次,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指蜘蛛精!

  蜘蛛精显然没有料到外面还有这么一个敢进来的活人,丝毫不把这个道士当回事,万千蛛丝化成细尖,犹如连成一线的针,只是这针组合成千千万万支,连带着落地的碎瓦琉璃,团团向道士刺去。

  细针蛛丝刮破道士肌肤,逐渐让他白骨森然。

  道士刚开始还能抵御,但他在这个世界的□□显然不能承受住如此大的袭击,更不能降服这么大的妖怪,渐渐力不从心,在看到手指上的白骨后浑身颤抖,被钉在墙上,鲜血漫了一墙。

  蜘蛛精笑着,这一次,他终于如愿以偿地将王爷的心脏放入了自己的胸腔。

  心脏在他的胸腔里先是不动,之后常人般跳动起来。

  蜘蛛精笑的更加狂热,忽然,他的目光看向虚空,最终停留在陶山泽身侧,“我知道这里还有另外的魂灵,不过你不用怕,我不会杀了你,我只会……”

  他语气一顿,小唯的面孔出现诡异的笑容,“将你炼化。”、

  下一刻,利爪如风,口中念念有词,陶山泽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受到挤压,蜘蛛精那处像是有一个巨大的吸盘,吸引着他过去。

  “不要……”陶山泽心里默念,可是他完全控制不了自己,他看到蜘蛛精长出无数手臂,在他的后颈处出现一个拳头大的漩涡,在漩涡里有和他一样的灵魂在叫嚣着出去。

  这个蜘蛛精竟然把自己当做炼化魂魄的鼎,吸取众多妖邪的灵力!

  就在此时,陶山泽握紧他手中的月牙吊坠,不管有没有用,他都要一试!

  他的脚底已经被漩涡吸进去大半,里面无数魂魄都在啃噬着,在怒吼着。

  下一刻!

  月牙状吊坠直刺入蜘蛛精的脊椎骨,在触碰到的那一刻,蜘蛛精失去戒备,这个时机之下,他后颈的漩涡不受控制,万千魂灵喷涌而出,陶山泽被挤在外面。

  而蜘蛛精被这些他曾炼化的魂魄反噬,变成一个黑黢黢的蜂窝眼,只是里面都是阴森的魂魄。

  很快,只剩一具蜘蛛的白骨。

  最后,变成灰烬。

  陶山泽落在地上,在他身边,是一颗依旧跳动的心脏。

  他伸手触碰,潸然泪下。

  海浪的声音……

  陶山泽浑身一抖,就看到自己坐在沙滩上,在他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大海尽头漂浮着无数断壁残垣。思路中文网最快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像是之前有一个雄伟的建筑,之后被海水覆盖。

  “我这是出来了?”

  他看向自己,摸摸自己的身体,依旧是自己刚爬山的伤痕累累。

  只不过他回头去看那山,发现山已经不见,而是混沌。

  这个地方说起来很是诡异。

  他前面是黑灰色的大海,而他后面,是一望无际的大雾,大雾将一切都掩盖住,似乎只是灰色和白色的聚合体。

  “池寐!池寐!你在哪里!”

  他嗖地爬起来,四肢酸痛厉害,却来不及注意,脚下是泥泞的沙滩,不过却是灰黑色的泥土,他用尽全部的力气去喊,“池寐!”

  果然,翻过大山之后看到了海,不知道是不是池寐说的无妄海。

  忽然,他看到远处的大海上好似有一个人影。

  “池寐!”他继续喊道。

  天边拢起大团大团的黑云,逐渐汇聚在那人影的上方,紧接着,一道闪电在黑云中穿梭,一道变成数道,轰隆隆的声音撼天动地般充斥着耳膜。

  陶山泽捂住耳朵,却看到下一刻,万道惊雷仿如巨龙,带着骇人的鳞片从天际转瞬劈下,直直劈在那人身上!

  巨龙变成枷锁,枷锁捆缚那人,万道惊雷带着火花再次劈下,轰隆隆的声音再一次响彻在整个混沌之中!

  那人虽然只是模糊一片,却依稀可以看到身影笔挺,像是……

  陶山泽心神俱裂,大喊着“池寐!”

  在雷电的间隙,声音在海面上打了几个转,那人好似在抬头。

  以那人为中心,海水凝聚成冰,转眼之间波浪停止,雷电再一次劈下。

  陶山泽急速跑过去,耳边除了震耳欲聋的惊雷外,还有无数的哭喊哀嚎,他余光看到冰面以下,赫然是冰封在其下的魂灵,无数魂灵挤在一起,仰头看着冰面以上,他们伸着手臂去凿击打冰面,与陶山泽对视。

  “回去!”

  陶山泽终于听到了那人说话。

  是池寐!

  只是下一刻,一道惊雷打下,硬生生将冰面凿出巨大的横沟,冰面出现一道裂痕,很快,裂痕蔓延开来,所经之处魂灵喷涌而出,恶嚎叫起来,齐齐抓向唯一冰面上的凡人。

  如果不是来到这里,陶山泽估计永远都不会想到自己会看到这样的画面,万千厉鬼组成巨大的陨石状物体,凌厉的森寒在他们周身汇聚,之后齐齐砸向陶山泽的方向。

  陶山泽急速后退,却不及冰面裂开的速度。

  “不!”池寐大喊,却敌不过天雷惩罚,无法摆脱周身枷锁。

  陶山泽在厉鬼的冲击下只觉得魂魄和肉身开始裂开,猛烈的痛苦奔涌袭来,肉身还是灵魂都在叫嚣着痛苦,从他的脚尖开始,连着胸腔,连带着天灵盖,都是撕裂的绝望。

  裂缝在他脚下,一道壮烈的鸿沟出现,横亘在池寐和陶山泽之间,陶山泽只来得及看到池寐最后的身影,接下来便是万鬼嚎哭,天地为之变色的赤红血色。

  死亡就在一秒之间。

  他的肉身摇晃,根本无法抵御巨大的冲击,地狱的反噬更为强烈,灵魂撕裂的痛苦灼热不可控制,很快,肉身被无妄海上的万千鬼怪咬碎!

  而魂魄在万千厉鬼的撕咬中拖入无妄海!

  “不!”最后一道惊雷劈下,池寐周身的枷锁终于解开。

  他现在已经不像是一个地狱守护者的模样了,就像是地狱的恶鬼,不,比地狱的恶鬼还要可怕,所经之处,燃起熊熊烈火。

  烈火之上,恶鬼全部粉噬。

  海面像是煮沸的水,阵阵翻滚,天地之间和二为一,混沌的黑暗席卷而来。

  池寐再也不是一身白衣飘飘,而是黑衣裹身,浑身戾气将他变成最深处的恶鬼。

  “陶山泽!”

  海面继续翻滚。

  他捏碎无数厉鬼的头,斩断无数鬼魂的四肢,“这个不是……”

  “说,陶山泽在哪!”

  十寒地狱之所以叫十寒,大概就是寒冷的无可比拟,可是此时,却成了炽热的炼狱。

  曾经作为聊斋塔的残垣断壁此时在烈火的焚烧中早已失去了本来模样,沉入更深的海底。

  时间在这里变得粘稠阴鸷,他孜孜不倦地去翻每一个魂魄。

  忽然之间。

  十寒地狱数千年来天光陡然大亮,天地震动,海水倾覆复又归位,天边出现一抹灿烂的金色。

  “池寐,你乃十寒地狱鬼王,为此人竟要不顾自己使命,摧毁无妄海吗?”

  “没有此人,守着无妄海又有何用!”池寐已经失去理智,他手中沾满鲜血,看着天边冷笑,一道惊雷劈下,他丝毫不惧,“我守了数千年也该够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