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贱|受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陶山泽听到属于自己的声音说道:“这下可以好好画一画了,这样王爷一定会比喜欢小芙还要喜欢我。”

  旁边就是各式各样的画笔,拉开抽屉,还有各种颜色的油菜,这个没有脸的怪物仔细地将这张皮描画着,边画还在嘟囔应该加重哪些五官。

  “眉毛纤细一些好,男人都喜欢这样……”

  “唇部最好看一眼就想亲……”

  这声音夹杂着不属于他自己的柔媚,活像是倚靠男人活着的小倌。

  陶山泽打了一个激灵。

  脑中天人交战。

  娘娘腔竟是我自己!

  逐渐无法分清究竟哪个思维是自己。

  他画了一炷香的时间,感觉手臂都酸胀起来,这才重新将脸皮覆到脸上,对着铜镜仔细欣赏面貌。

  忽然之间,他感到胸前一热,有什么东西滚烫的厉害,似乎要灼热他的胸膛。

  他慌张的低下头,将那个发热的东西从他衣领里掏出来。

  当他的手指碰到那吊坠时,如同碰到巨大的火球,烈焰倏忽焚烧起来。

  他像女子一样“啊”了一声,吊坠摔在地上,而他没有控制住自己身板,本来身上就是穿着长衫,一头黑发像女子一样披散开来,此时头重重磕在桌子腿上,失去意识。

  奇怪的是,陶山泽知道自己身体陷入昏迷状态,但意识还在活动,而且脑海中那混沌无措的感觉消失,现在的自己完完全全属于自己。

  不对,一切都不太对!

  被他摔到地上的吊坠重新回到了他的领口里,陶山泽的魂灵悬在半空中看着属于自己这具身体。

  离体状态没有任何不适。

  “这真的是我吗?”陶山泽问自己。

  他看着这具身体,眉目秀气的无以言表,但里面却有娇媚的气息,五官更像比较英气的女人,尤其是左眼下面还有一颗明显的泪痣,那泪痣就像是给男人下的蛊,就是他自己都移不开眼。

  瘫软在那里娇弱无骨,腰肢纤细,双腿此时更是露出一截白嫩嫩的脚踝,活像是刚剥出的嫩藕。

  这是谁啊?

  陶山泽心里嘀咕,他仿佛是凭空出现在这里,大脑中被灌入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他靠近些看这个男人,才发现,那泪痣竟然还是酒红色,香灰一点那么大,诱人得厉害。

  不过还觉得哪里有问题。

  沿着他的锁骨向下,视线在后腰那转了个弯,停留在后腰上。

  就在此时,那嘎吱响的木门咣当一下开了。

  陶山泽头一晕,一睁眼,自己又回到了这个少年身体里,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见着打头的是白天跟在王爷身边的那个太监,在他身边有两个穿着黑衣的男人,他知道,这是王府中的侍卫。

  “朱公公,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啊?您怎么不告诉我,我亲自去迎接啊。”这声音在娇柔中多了谄媚,陶山泽心里一阵恶心,但是丝毫不受自己控制,轻而易举的脱口而出。

  他扶着自己的头,刚刚撞完还是有些头晕,现在看东西都双影。

  “来人啊,把这个畜生给杂家拿下!”

  朱公公二话不说,满目狠厉,话音刚落,身后的那两个侍卫就冲上前来一左一右架起陶山泽,他身子本就娇弱,现在更是被凌空抬起,脚尖都点不到地上,面目赤红。思路中文网最快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不是,朱公公,这是怎么了,您也好叫我有个心理准备啊?”都这样了,陶山泽的话语里还是掩盖不住的谄媚。

  “怎么了?”朱公公眼睛一挑,“自然是叫你去见王爷!”

  陶山泽又挤出一个笑。

  同样是王爷,在小芙嘴里说出来就是明媚动人,在这朱公公嘴里说出来听上去像是阎王。

  他现在还是分成两股绳,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做什么,只是一听到要见王爷,之前的那股难受的感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满满的欢喜。

  陶山泽内心简直无地自容,这是什么绝世舔狗,也许他之前看过的渣攻贱受就是怎么来的。

  两个侍卫将他架到宫殿前面,两个人胳膊用力,将他一甩,他毫不意外地趴到一双绣着金丝银线蟠龙的锦缎鞋上。

  下巴刚好硌上你啊巨大的珍珠。

  只是下一刻,那双鞋往后移了一步,陶山泽结结实实摔在地上,好在有一个缓冲。

  “王爷……”

  他抬起头,费力挤出一个笑,“王爷想要见我,奴就是爬也会来见王爷的。”

  陶山泽难以置信从自己的嘴里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面前的男人高高在上,他颈椎痛的厉害才能看到他冷漠的下巴。

  “带他进来。”

  王爷吩咐道。

  结果,又是被两个侍卫甩了进来。

  殿里燃了厚重的熏香,檀香沉木点缀房梁,四目看去都是素雅的米色,只是那些靠墙的摆件昭示着价值不菲。

  他趴在厚重的地毯上,鼻息之间弥漫檀香,即使这样,他还在想长毛地毯远比他看过的任何地毯都高雅。

  他撑着手臂让自己跪起来,腰肢柔软的不像话,几乎在地上完成了圆满的弧形,“王爷,这是怎么了?”

  他小心翼翼说道。

  “真没想到,本王救的竟然是一个白眼狼。”男人的声音透着厚重的丝幔传来,也不知道这个王爷是为了增加神秘感还是醇厚感,非要到丝幔后面说。

  陶山泽膝行着往前走,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此时一定要极力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才是一个标准的贱受。

  “王爷,奴没有!奴感激殿下,殿下就是奴的天啊!”

  陶山泽膝盖在地上咯的生疼,终于移到了丝幔后面,看到床上躺着——小芙。

  陶山泽心里一惊,那股子心惊胆颤生怕失宠的劲头又来了,“王爷,小芙这是怎么了?刚刚不还是好好的?”

  “你也知道她刚刚是好好的?”王爷声音陡然拔高,狠厉一瞪,最终扫落了旁边的香炉,“咣当”一声,陶山泽的心更是一抖,大量的香灰碎在地上,一地烟尘中,陶山泽听到男人说道,“你到底在桂花糕里放了什么!小芙若是还不醒,就要你去陪葬!”

  “王爷,太医来了。”

  朱公公尖细的声音喊道。

  陶山泽混然不知道小芙生病了和他的桂花糕有什么关系,听到太医来,只好先行跪在旁边。

  像是一个受惊的鹌鹑,浑身抖得比筛糠还厉害。

  那男人则是半分眼神都没分。

  陶山泽心里痛苦万分,他最看不得心悦的男人这么看自己。

  他看向小芙,能够听到她的心跳声。

  他知道,心脏在她瘦小的身板里。

  陶山泽转移回视线,他现在不只是心疼难受。

  他屁股疼。

  ?陶山泽趁着太医诊治没有人看向他的时候摸了一把。

  好奇怪,他手指摩挲着,最终停留在腰眼上。

  原来不是屁股疼,是腰眼疼,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突破枷锁冲出来。

  陶山泽已经不能思考。

  因为这种疼带着冲破束缚的快|感。天才一秒记住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启禀王爷,夫人身中的是苗疆的蛊毒,说是蛊毒,其实是一种妖术,恕臣无能,这种毒非妖邪不能下,臣也无能为力。”太医一字一顿说道。

  “妖邪?”

  陶山泽只感觉无数的视线都落在自己身上。

  但他太痛了,有什么要出来了……

  他心里一边压制,但身体上的改变根本无法控制。

  只是下一刻,他听到面前一阵尖叫,之前满屋子的侍女跑的一干二净,太医大惊失色,伸着手指,哆嗦着说道:“狐妖……狐妖……”

  陶山泽终于舒服了,之前那股难受的痛感消失不见,眼前重新清明,“你说谁是狐妖?”

  只是一柄利剑抵在了他的脖颈处,那一端是他拼命讨好却捂不热的王爷。

  “小唯,你竟是狐妖……”王爷看向他,每一个字都在颤抖。

  他们四目相对,陶山泽急于想解释。

  但已经来不及。

  利剑不由分说捅进了他的心窝!

  他甚至可以清晰看到整个动作,王爷没有一丝犹豫,带着凛然和正义,鲜血溢出,在那剑上洋洋洒洒,红色刺目的惊人。

  混合着陶山泽的眼泪。

  “为什么……王爷……”陶山泽听到自己说,只是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我那么喜欢您。”

  大尾巴剧烈一甩,男人被他掀翻在地。

  他脚尖一点,身体凌空,带着强劲的力度孤注一掷冲上房顶,他要离开这里!

  小唯知道以自己的法力一定可以。

  距离房顶只有一寸。

  瞬间。

  红色的光晕组成巨大的法术阵,本来是房顶那么大,在小唯碰触到那一刻哑然成为捆住他一只狐的枷锁。

  他重重摔落在地。

  一口血没控制住从他的肺里咳出。

  他太痛了,心里远比身体上更为痛苦。

  绳索滚烫,他在地上动弹不得,像是万千根针在他身上扎。

  冷汗淋漓,他看到道士打扮的人进来和他的男人行礼。

  那道士嘶哑着声音说道:“王爷,贫道说过,您府上有妖,您不信,好在贫道未雨绸缪,在房顶上布下锁妖阵,果不其然,拿下这狐妖!”

  道士步步逼近,手中桃木剑像是一团火。

  小唯浑身颤抖,更为剧烈,“不要……不要过来……”

  他重新看向男人,祈求男人多一丝怜悯。

  但王爷并没有。

  小唯心死了。

  他又咳出一口血,锁链越缠越紧,他呼吸困难,拼尽全力说道:“王爷,您有没有爱过我……”

  只是,他的王爷冷冷说道:“是不是你下的毒?”

  “不是……”

  王爷冷哼,后退一步,“还在狡辩。”

  桃木剑刺入胸口,从后背穿出,那鲜血溅到了王爷脚上。

  他厌恶地看了一眼,再没有回头。

  ……

  陶山泽一激灵,身子重重一抖,月牙白的吊坠在他手里,他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竟然还在房间里。

  “怎么回事啊?”

  就在此时,门咣当一下开了,朱公公走进来,“来人啊,把这个畜生给杂家拿下!”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