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身边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男人走近,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人的心头上,伴随而来的是通道里阴冷无比的气息,卷席着风霜,蛮横地侵占他所处的任何地方。

  接着黑色的的兜帽摘下来,先是看到他紧绷的下颌,之后是薄薄的嘴唇,英挺的鼻梁,最后是如深渊一般有强大吸力的黑眸,那种黑是水墨中的黑在一池水中扩散开来,但这池水却是血水,里面控制不住的压抑和嗜血。

  这是池寐。

  这也不是池寐。

  如同每次看到另一个池寐的模样,这个池寐身上有掩饰不住的欲|望横流,这种感情汇聚成苍茫的情感,深深的将所有看到他的人地狱般埋葬。

  如果没有尝试过绝望,如果不知道窒息的滋味,那么在一个人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仿佛站在他们面前斗篷纷飞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从地狱缝隙里卷席着,踩着所有人尸体、不顾他们任何呼喊、痛哭的死神。

  是了,他来自十寒地狱。

  陶山泽的目光几乎要溺在他身上。

  如同看到毒|品的滋味,越是想要剥离,就越无法从中割离开。

  即便痛着,即便累着。

  忽然,在他面前出现一只手,于是他的思绪找到了肉身。

  “别看。”他身边穿着一身白衣的池寐说着。

  ”两个陛下,究竟谁是真的,谁是假的?”人群中有人喊道,此时站在前面的宁采臣更是。

  最初带领他们进来的女人却因为药物没有及时服下,现在已经晕了过去,四肢如同水一样开始融化。

  现在宫殿里的女人都是这样模样,陶山泽难以想象外面是什么样子。

  “你们不知道谁是吗?”黑衣池寐低声说着,明明他说话的声音很低,但所有人都可以听到,甚至觉得如雷贯耳,不,是刺耳的厉害。

  过于明显,嗖地,所有人都靠拢在来了黑衣池寐身后,同时山洞涌现一股黑气,不过却被黑衣池寐制止。

  他抬手间,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不只是那些“脔宠”,还有跟他们一起来的老人,以及白衣池寐。

  黑衣池寐往前走了一步,“我们又见面了,你带着我宝贝的东西干什么?”

  他看向白衣池寐手里抱着的黑色物体,”里面是我的宝贝。”

  之后,他又看向陶山泽,“宝贝,这是为夫给你准备的大礼。”

  陶山泽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甚至开始泛冷,他们两个人身上的气息太过于浓烈。

  这种在上一个世界中冰火两重天的滋味又开始出现,白衣池寐身上就像是淬了满满的冰碴儿,可黑衣池寐身上又像是将世间的火源都聚集。

  如果黑衣池寐没有出现,那么他们三个人一定有办法逃出去。

  但现在情况有变。

  陶山泽看向在角落处的那熏香,现在只有短短的一截,如果他们不能出去,就真的像燕赤霞所说永远留在这里。思路中文网首发╭ァんττρs://ωωω.sしzωω.cΘм んττρs://м.sしzωω.cΘмヤ

  而黑衣池寐口中说的大礼就是那黑色的东西。

  “宝贝,你只有短短几十年的寿命,肉身俱灭,灵魂安在,为夫给你培育一个壳子,等到俱灭之际便是新生。”黑衣池寐说宝贝的时候陶山泽心脏还是重重一跳。

  “我猜那个废物一定告诉你,聚集聊斋塔的瓦片,一片片累积,重建聊斋塔之际,你就可以摆脱身上的疾病,可是摆脱有什么用呢?永生才能永远和为夫在一起。”

  他笑着,低声说,“放心,这是为夫杀了整个镇子里所有人试验出的方子,那些没有用的壳子就仍在山上当石头了,不小心孕育出有思想的小孩就扔了出去,只有它,在大家族吸取精气之后长成了你的样子。”

  陶山泽看向黑衣池寐,“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这处山看起来和别的山没有什么不同,但却是阴阳明晰,我把没有试成的人按照阴阳平衡各自归位放在山上,山下女人众多为阴,山洞为阳,来护着你的婴儿平安成为躯壳,这个黑山镇的人杀完,我们可以换个镇子杀,这样生生世世,我们都能在一起了。”

  黑衣池寐笑着,笑的邪气且满足,“我等了你这么久,终于你亲自来见我了。”

  他飘忽到陶山泽面前,“答应我,留在这里好不好?”

  陶山泽心神俱动,咽了一口唾沫,明明在这个世界里,他们只是第一次见面,却像是见了很久,也在一起了很久,他长着池寐的样貌,他也清晰的知道他不是池寐,却控制不住心神的动荡,“滚,你以为你是谁?地狱的恶鬼吗?非要把自己变得魂飞魄散才行吗?这是他们的生命,凭什么由你来做主!”

  “我确实是地狱的恶鬼,不,恶鬼都算不上,我愿意为你杀很多人,所有人在我面前都要死。”黑衣池寐笑的邪气,眼睛却一眨不眨盯着陶山泽。

  在他面前真的是他无比珍视的人,真的是隔了好久才见到的人。

  黑衣池寐的眼中除了深刻在骨髓里的欲|望,还有很多自己看不懂的东西。

  类似绝望。

  黑衣池寐将黑色的物体双手捧到他的面前,寒风吹过,露出他额上的疤,”你看,不需要你在每个世界里寻找聊斋塔的碎片,你不用很累,也不用很辛苦,我为你准备了永生,只求你来到我的身边。”

  陶山泽深吸一口气,”好,你过来,我答应你。”

  “真的?”黑衣池寐难以置信,“我真的好久没有听到你说,‘你过来了’,在我还是妖兽的时候,你只要和我说你过来,我都会摇晃着尾巴过去,这么多年过来,我一直在等你……”

  他的思绪好似陷入进一个久远的梦里,几乎不受大脑控制往前倾。

  可就在这一刻,他手中握紧的月牙吊坠直直的插入对方额际上的大疤上,噗呲一声直入骨血,那大疤仔细看很有宋焘的风格,凌厉干脆。

  鲜血四溢。

  但也不是来自黑衣池寐的额头,而是他的腹部,两柄利刃从他的后腰直直穿透腹部。

  “是你?”

  陶山泽难以置信的回过头去看,那手执利剑的人,一个是他以为被封住的老人。

  另外一个就是白衣池寐。

  他们刚刚说的所有话,他们都听到了。

  黑衣池寐吐了一口血,只是眼神还是看向陶山泽,双手维持着将黑色“婴儿”捧到陶山泽面前的姿势,直到身形销毁,元神俱灭,变成一片泛着黑色光泽的瓦片。

  是聊斋塔的碎片。

  也是池寐的六欲。

  黑色“婴儿”掉落在地,随着黑衣池寐的消失,变成齑粉。

  却不干陶山泽任何事情。

  月牙白吊坠落在地上,不沾染任何血渍。

  陶山泽捡起地上的瓦片,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完全是瓦片状的聊斋塔的碎片,很沉,纹路很清晰,就像里面有跳动的心脏。

  “他在用元神供养你的躯壳。”老人指了指地上的那一堆齑粉,叹了口气。

  陶山泽没说话,他把瓦片贴在自己胸膛的位置,似乎能感受到两个不同物质组织的共鸣。

  而下一刻,老人身形一晃,衰老的身姿挺拔起来,身形逐渐开阔,之后变得透明,逐渐变成了宋焘的样子。

  “你怎么是宋焘?”白衣池寐呼吸一滞。

  “杀了黑山老妖,我自然就不用隐藏自己。”

  “趁着他们还没复原,我们快点走。”宋焘去拉白衣池寐。

  可白衣池寐一直在看陶山泽。

  下一刻,他去拉陶山泽的衣角,“他是我,他也不是我,此身,没有那么多的情|欲,此地,我也忘了过去的很多事情,如果你真的想留下来,可以用他的方法造一个他。”思路手机端最快https://m.s/l/z/w/w.c/o/m

  “你疯了?!”宋焘难以置信看着池寐,“如果不走,就要永远留在黑山镇里!”

  “我走。”陶山泽微微停顿,之后脚步加快。

  他没有回头。

  他也没有告诉池寐,这个宫殿,曾经在他的梦里出现过很多次,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可是梦醒之后都会遗忘。

  所有不被世俗允许的,所有情感,都将被埋没。

  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宋焘领着他们走在通道里,此时点燃了火折子。

  下一刻,他们惊异的发现通道里有很多孩子,他们费力的将所有水晶往外面搬,每一个人都力大如牛,生怕自己变慢。

  外面阳光正好,杀了黑山老妖之后就没有太多禁制,可以随意上山。

  “我收留那些黑山老妖试验后的残次品孩子就是为了等待今天。”宋焘道。

  孩子们奋力地搬着,有的是他们的亲人,有的是他们的族人。

  一颗颗、一簇簇、一团团的水晶暴露在空气中后开始融化,无数的魂魄融进剩下的水晶壳子变成的水流。

  水流越来越大,逐渐变成一条河。

  而那些漫山遍野的女人、在山洞口的男人也变成了水。

  它们将潺潺流向真正的忘川河。

  这一辈子,被黑山老妖因为私欲杀死的无辜的人,将在忘川重聚,之后在下一世获得新生。

  黑山镇,荒草丛生,枯寂败落,因为水流的注入长出新的嫩芽,迎接许久不见的春天。

  而山下的黑山镇的石碑变成入海口,随着燕赤霞的剑一起,承载着所有灵魂,迎接他们的来世。

  陶山泽、宋焘、池寐一起跳进河中,再次睁眼,看到了坐在蜡烛围绕成光圈中的燕赤霞。

  “你们可算是出来了。”

  燕赤霞话音刚落,周围的蜡烛熄灭。

  “我的剑呢?你们拿出来了吗?”

  燕赤霞侧身,将他背上的“剑”取下来,原来只是一个剑鞘。

  而陶山泽将水淋淋的剑双手递到他面前,“给,多谢,大恩不言谢。”

  “无妨,我之前给自己算命的时候会经历一场劫难,可是你们出来之后劫难便消失了,看来人还是要多做力所能及的好事。”

  燕赤霞将剑拿到自己手里,忽然,他用剑在掌心划了一下,鲜血溢出,很快融进了剑里。

  “这把剑跟随我多年,如今交给有缘人,剑里有我的血,可以辟邪。”燕赤霞说着,同样双手将剑递到陶山泽的手上。

  “这怎么可以?”陶山泽连连摆手。

  燕赤霞的剑既然可以作为黑山镇的镇压宝物,肯定有着不可小觑的力量。

  “随身的剑器可以再炼,但是人不可以再遇,”燕赤霞看了看陶山泽又看了眼池寐,“带着它,保护好自己。”

  末了,他又说一句,“还有你身边这位。”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