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两个陛下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那女子动作十分自然,不知道是做了多少遍轻解纱衣、身上千回百转的媚态,说着跪在地上,估计还是惧着“黑山老妖”的威势,要往前不往前,身子探了过去,脚却仍旧在地上。

  若是在旁人看过去,这是一个极尽哗众取宠的姿态,但是落在陶山泽眼里却是无尽的悲哀。天才一秒记住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刚才去收狱了,其实这个副所长并没有喊我,但是喊了其他人,但我自己也不能落后啊。所以就算她们一群人的脸比较奇葩,但我还是很努力的维持现在的状态。

  现在有一个桌子让我坐简直是太幸福了,如果没有就用前面的桌子。这个女人在行程的过程中一直想要她们口中的黑山王赐药,出卖自己来换取黑山王的药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他的悲哀不过三秒,下一刻,从帷幔里就出来了很多男人和女人。

  他们像是一阵风,吹到面前,每个人都迈着旖旎的步子。

  不分男女。

  较比外面的村夫俗子,这里的人明显上了一个档次,不管是外貌还是身形,衣服几乎都是同一个款式,就差在他们头顶写两个字“禁脔”……

  差别很是明显。

  很显然,他们都属于一个被称作是黑山老妖的人。

  而那个人长得和池寐很像。

  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说什么的陶山泽:“……”

  这个世界明显超出他的想象,之前的世界中和池寐长相相似的人要么是孤家寡人,要么以各种方式接受他。

  但是这个世界的池寐哑然成为帝王,而且男女不忌,荤素搭配,过得很是滋润。

  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算这个女人认出不出来在她们面前的是假的池寐,那么其他人呢?

  他们如果都觉得没有任何不妥,是不是就意味着在他旁边的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黑山老妖……

  陶山泽不敢再想,他现在穿着一身白衣服,点缀着独属于草木妖的草绿色,外加上这些天的风吹雨打,整个人掩盖不住的憔悴,在一旁身子骨瘦弱厉害。

  为首的一个穿着水蓝色袍子的男人极其自然地走到池寐面前,“陛下,您新带了一个人回来怎么不和我们说一声?”

  在他们身后是足以容纳几十人的大床。

  很是可怕。

  而被称作新人的陶山泽:“……”

  他等着池寐的回答。

  果然,下一刻,池寐仿佛搂过千百次般,搂住了陶山泽,大手在他的后背不住的摩挲,“寡人的事情还用和你们说吗?”

  “不敢,不敢。”

  那男人作揖,但是动作之间没有作为男宠的姿态,反倒是坦荡荡。

  “只是,陛下,前些日子您说出去给我们拿药,如今我和姐妹们都需要药物的维持,还请陛下赐药。”

  赐药这两个字已经是第二遍听说,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池寐。

  陶山泽在他的怀里,想要挣脱开,他身上仍旧冰冷,但这种冰冷落在陶山泽身上就是冰火两重天,他控制不住可是浑身却不能动弹。

  现在池寐摸他的方式太过于浪荡,完全不是池寐平时的做派,在之前,就算他们牵个手都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现在突然就这个阵仗,有些承受不住。

  索性,他埋在池寐的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他的小镜子去看周围的那些人,其实完全没有看的必要,但直觉告诉他,这些人如果不是人,那么以他现在凡人的实力恐怕不能全身而退。

  随便一个法术过来都会体无完肤。

  他在池寐宽大的衣摆的笼罩下,看上去就像是在和他撒娇,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是怎样的暗潮汹涌。

  不过,现在他确定眼前人是真正的池寐,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反派。

  因为和他靠的越近,就发现他的身子在轻轻的抖动,这种抖可以归咎于羞涩。

  这样的触感是彼此都熟悉的。

  既然来到了黑山老妖的老巢,应该就离找到宋焘的魂灵又近了一步。

  维持蜡烛燃烧的燕赤霞等不了太久,他们已经消耗了太多。

  而在镜子里,看到的都是正常的人,和普通的人类没有什么区别,反倒是他和池寐身上的枝条在镜子里明晃晃厉害。思路手机端最快https://m.s/l/z/w/w.c/o/m

  他和池寐使眼色,不得不说,还是很有默契,池寐搂住他的同时说道:“药寡人已经拿到了,不过要想得到,你们需要用东西去换。”

  为首的女子说道:“那是自然,陛下。”

  他掌心结印,转瞬之间,宋焘的画像在他手中展现,“你们谁见过这个人,如果见过,往前走一步。”

  他话音刚落,只是觉得为首的几个人面色一变,不过不像是识破池寐身份的表情,而是单纯的惊愕。

  现在看来,不只是见过,应该是很了解。

  那为首的男子一身黑袍束着长发,倒是比其他人更加英挺。

  宋焘从聊斋世界中出来之后,眼睛变成一团白雾,一直戴着墨镜,应该在世界中受到了很重的创伤。

  而那个始作俑者就是在世界中和池寐长相一致的人。

  很难想象,宋焘是怎么把他们两个人分的这么清楚。

  “大人,如果我们见过早就回将他的魂灵交与大人处置,大人与他结怨,我等都清楚,不会让他逍遥。”

  “是啊……”

  回应的声音此起彼伏,他们现在估计认为眼前的“陛下”在试探他们的忠诚度,个个都开始表忠心。

  “好了,还有别的事情吗?”池寐沉声说道,他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太过揪住一个话题会让人起疑。

  “有的,大人,”为首的黑衣男子走上前一步,他很是奇怪,不知道要说什么,整个人身上的气场开始改变,似乎要说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聂小倩本来是大人的新娘,现在人已经不见踪影,我等已经为大人寻觅已久,可是在黑山镇没有任何聂小倩的踪影,刚刚已经派树妖姥姥前去打听,但是那个聂老爷说什么都不知道,即便树妖姥姥将聂小倩满门屠杀,也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陶山泽心里一震,他们在黑山镇不过呆了不到两日,就在这简短的两日内,聂家满门就被屠杀,还是没有逃脱书中记载的命运。

  那么聂小倩不在黑山镇,她会去哪呢?

  为首的男子恭敬说着,转瞬从自己身后拿出一个黑布包裹的东西,“但是奴才把这个好东西带回来了,这是您让奴才之前放在聂府的,这聂老爷果然相信这个东西可以庇佑他们一家,还被恭恭敬敬放在神龛里,如今吸了里面所有人的精气,成长的很好,奴才交还给陛下。”

  陶山泽从池寐的怀里出来,站在他后面,之前看只是“池寐”一个男宠,但是现在看这个男人却不寒而栗。

  在所有人的口中,给聂家老爷送东西的只有宁采臣一个人。

  薄唇轻抿,眼眸漆黑。

  在聊斋故事中,宁采臣是一个好人,一个懦弱的痴情种,他和聂小倩相爱,为了和聂小倩在一起,不惜为她做任何事。

  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了加害聂小倩家,促使她全家满门被屠、黑山老妖的走狗呢?

  是宋焘的出现让世界发生改变,还是说聊斋中的故事在某一刻开始全盘皆崩,展现出天崩地裂。

  或者,那个始作俑者是一个和池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为首的男子,不,宁采臣恭恭敬敬走上前来,在他手上的是一直存在于所有人故事里的“佛像”,现在却被黑布包裹着,完全不符合宗教信仰,也根本不像传言口中可以带来福祉。

  池寐点点头,面上不动声色,示意那个男人打开。

  打开之后,里面竟然不是任何人的像。

  只是一团漆黑的东西。

  黑色的圆形物体。

  倒像是外面的石头。

  只是与普通的石头不同,如果仔细看,在黑色的石块里面好像有一个胎儿的身体,甚至可以看到里面不停跳动的心脏。

  像是在孕育一个婴儿。

  陶山泽看到之后却心神不宁,那个角度正好可以用镜子看到。

  用镜子照那个婴儿,却是照出了另外一个自己。

  就像是自己还在母体当中。

  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就像是和襁褓中的自己打了招呼。

  诡异的感觉如影随形。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池寐的声音似乎又响在他耳边,如今,得到的那个“子”是自己。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来自燕赤霞的声音。

  他的声音年迈苍老,伴随着他所处环境周围瑟瑟不断的风声,以及控制不住的疲惫,“还有一刻钟,我用尽全力在挺,如果你们出不来,就要永远留在黑山镇当中。”

  声音戛然而止。

  而在宫殿的角落案几上有棍状的熏香,他们要在熏香燃尽之前出去。

  来时经过忘川河,回去的时候只要有忘川就能出去。

  忘川最多的是灵魂,他们虽然无法赶往码头,但是山洞的通道里有太多魂灵,只要让魂灵成海,就可以成为忘川的支流,万种川泊,汇聚忘川海。

  那么,一旦其中有宋焘的魂灵,也可以找到。

  一举两得。

  “大人,现在能赐药吗?”宁采臣身子摇摇晃晃,顷刻之间眼眸中就有了泪珠,如果再不赐药,恐怕身子受不住。

  池寐似乎察觉了陶山泽的异样,他先是将黑色的物体拿在自己怀里,看向宁采臣,“除了这个,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很明显,池寐在拖延时间。

  他们需要尽快出去。

  而一旁的陶山泽已经和老人对视,规划好了逃跑路线。

  老人摸向自己的口袋,示意里面还有火折子。

  这宫殿里最多的就是帷幔,布料遇到火很容易点燃,管他什么妖什么怪,只要给他们片刻的时间逃到通道中就可以。

  只是怎么将水晶中的灵魂敲出来汇聚成河也是一个问题。

  宁采臣低声道:“陛下还有什么吩咐吗?奴才没有说的了。”

  “你们两个人出去,我有话要和你说。”他示意陶山泽和老人出去。

  这无形中将池寐推在前线,独自面对这一屋子,而让他和老人安全出去。

  他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他在没有胃癌之前,就算让他和十个凶神恶煞的壮汉在一起相处他也不怕,现在更不可能退后,“陛下,让我留下吧,您有什么说的也不要背着我。”

  宁采臣挑眉,”陛下是要和我说话,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陶山泽:“……”妈的,还吃上醋了。

  池寐低吼道:“出去。”

  眼神凌厉骇人。

  而在角落处,熏香已经燃到了一半。

  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

  “出去哪里?”

  所有人惊呼一声,老人不动声色站在陶山泽身边,从洞口处的阴影里缓缓走出一个男人。

  这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身姿修长挺拔,硕大的帽檐遮挡住他的面貌,可以看到他线条明晰的下巴。

  却无比熟悉。

  “陛下?!”

  “两个陛下?!”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