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止血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很奇怪,陶山泽本应去问眼前的凶兽是谁。

  可是他问不出口,一句你是谁,哽在喉咙里辗转反则,之后化成他走上前,抱住白狮,将头埋进他湿漉漉的毛里。

  白狮只是呜咽着,他已经痛到极致,没有办法说出话来。

  下一刻,陶山泽将自己身上的布撕下来,不过不已经潮湿无不,却聊胜于无,用布去缠他的腿,“你等一下,会有点疼,但是需要止血。”

  陶山泽自言自语说着,看着这白狮浑身都在抖,外加上大雨倾盆,还不知道下的雨里有什么别的物质,雷电连绵,在这种情况下伤口极易感染,而且还不知道在这里会发生什么,可是说着说着又开始哽咽起来,“很疼吧?”

  他看到白狮回过头来和他对视,这一次金色的眼泪没有掉下来,却在眼眶里打转,随即,暴雨再次倾盆而下。

  陶山泽没有办法只能找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暂时安顿住白狮。

  看着他,还是说道:“池寐?”

  不远处的山上,女人漫无目的在山上奔跑,拖沓的脚步声刮弑着人的耳膜。

  面前的白狮微微抬起头,之后点了点头。

  陶山泽顿时浑身都没有力气了,他上前抱住池寐,“不是说了你不要进来,你为什么还不听我的话啊!”

  他控制不住的瞪着眼睛,之后在漫天的雨水中道,“就算是进来也要保护好自己啊,为什么……”他捂住脸,“为什么要为了我受伤。”

  其实这才是重点,

  池寐硕大的眼珠好似白了他一眼。

  陶山泽不吭声,肩膀控制不住耸动起来,他不想欠人情,可是面对这样一个人,却欠了他很多次,现在只想替他承受他身上受到的痛苦。

  他们两个人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身上的骨架和肉都脆弱的厉害,在聊斋世界不堪一击,靠着在世界中苟且偷生去维持现实世界的寿命;另外一个虽然顶着凶兽的头衔,说自己是上古神兽,是白泽本体,可是浑身的法力都被封闭住,也和没有差不多,来到世界之后他们是平等的,甚至还要互相帮助。

  这样一个人,护在他的上方。

  “池寐……”陶山泽抱着他,看着他现在的狮子形状。

  他凑过去,吻了吻他的鼻子,“对不起。”

  “池寐,对不起。”

  如果他当时没有随着老人进去,就不会看到那么多的鬼孩子,这样自己也不会陷入险境引得池寐来救自己。

  可是冥冥之中,又好像非进去不可。

  可是他来不及后悔,天色越来越暗,空气阴冷的厉害。

  再不找地方休息,池寐恐怕无法撑住。

  茅草屋是肯定不能去,他看着四周。

  好像……有一个土地庙。

  很奇怪,应该是喝了蘑菇汤的缘故,之前来到黑山镇所有的一切都处于静止状态或者黏腻的混合物。

  现在这个镇子上却是清晰的。天才一秒记住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土地庙只是一个半人高的泥房子,陶山泽钻进去绰绰有余。

  但池寐的狮子体型就不可以。

  陶山泽正在思忖,可转头,就不见狮子的踪影,在原先狮子呆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赤|裸的男人。

  陶山泽面色红白交织。

  大雨还在下,他急忙脱了衣服盖到池寐身上。

  先是搂住他的肩膀尽力的将他放在背上,往土地庙里移动。

  他们两个人都是成年男人,池寐的体重比陶山泽还要重些,而且在刚刚都耗费了太多的体力,数次,陶山泽控制不住背上的压力跪在地上。

  地上都是碎石子,他双膝重重跪在地上的时候也没觉得有多痛,只想着背上的池寐不能受伤。

  等到了土地庙,终于摆脱了暴雨,他才仔细注意池寐,池寐的大腿内侧还在流血,而且不知道那个鬼孩子的唾液是不是有毒,上面除了青紫已经开始发黑,就像是被蛇咬了中毒的迹象。

  好在,现在的情况,不管池寐有多么大,他在心跳加速的同时也没有别的想法。

  只是现在,流下来的不是红色的血,而是黑色。

  他轻轻拍了拍池寐的脸,“池寐,怎么办啊?是不是中毒了啊?”

  池寐有些意识不清,微眯着眼眸,眼睫上全是雨水,“没事,一个时辰之后等我恢复一些力气,我们马上上山,如果不下雨,那些鬼孩出来更麻烦。”

  他嘴上虽然说着没事,可他的身体动作出卖了他,身子比之前颤抖的更加厉害,他还记得之前池寐有多么怕冷,现在浑身没有穿衣服该多么难受,外加上他这么重的伤压根没有他说的这么轻松。

  但池寐咬紧牙还在忍着。

  陶山泽看了看他的伤口。

  温度急剧下降,肉眼可见,外面的雨落在地上有微小的冰碴,让他的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你会点火吗?”

  池寐已经完全无法回答他的话了。

  陶山泽尽量让自己的身体靠近他,恨不得将他揉到自己胸膛里给他温暖。

  可是两个人身上都是冰冷一片,彼此之间保护自己都很难,

  可是,更加惨烈的是还在不停往外冒着黑血的伤口。

  陶山泽咽了口唾沫,之后俯下|身,唇际贴在伤口上,不停的吮|吸。

  苦涩带着铁锈味,他吸出毒血,才意识到伤口有多么深,少掉的皮肉有多么多。

  好在回到现实世界之后身体可以恢复到之前完好无缺的状态。

  但现在的痛苦却是真实的。

  他缓慢的吸着,知道池寐哼哼的声音变得小。

  陶山泽撑起池寐,轻轻拍着他的背,“睡会吧,我在,我在。”

  池寐不知道说了什么,在他的轻拍中,哼哼唧唧的真的像是奶狗。

  却是受伤的奶狗。

  陶山泽看着前面,雨水顺着土地庙往下淌,汇聚成更大的水柱。

  他掐算着时间,努力用目光去观察外面的景致。

  最后,还是看向山上奔跑的女人。

  她们毫无章法,漫无目的。

  不过,又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陶山泽再次去看那茅草屋,阴影可以传出蘑菇汤的味道。

  现在他知道,蘑菇汤并不是毒药,还是可以看到更多东西的灵药。

  *****

  搜救队先于所有人来了,穿着专业的黄色衣服下山,沿途还有狗在费力的嗅着。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只是搜救人员还有得到消息疯狂赶过来的记者。

  恨不得逮到一个人就采访。

  需要爬几个小时的山道,这些人堪比马拉松种子选手,就差没飞上去,恨不得十几分钟飞到占据有利地形。

  不过真正经历的人吓得说不出话来。

  没有经历过的说的也没有可信度。

  比起所有人,孩子的话才最有可信度。

  于是一个记者瞄准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压根不顾及小男孩是否受到惊吓。

  他看到旁边没人,瞅准了机会上去,“小朋友,可以给叔叔讲讲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小男孩抬眸看向他,眸子黑白分明像是两个大颗大颗的葡萄。

  于是记者心尖颤了颤,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温柔许多,“乖,叔叔没有恶意的。”

  小男孩刚想开口,一个穿着笔挺中山装戴着墨镜的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挡住了他和小男孩接触的视线,“没有恶意你来采访一个五岁的孩子?”

  他的声音很轻,很淡,却有着万钧之力。

  记者站起来,看了看对方,“不好意思啊,我是记者,我有问题想要问一下他。”

  “谁都不可以。”男人说道。思路中文网首发╭ァんττρs://ωωω.sしzωω.cΘм んττρs://м.sしzωω.cΘмヤ

  记者端起手里的摄像头,“我们是正规……”

  可下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看到镜头刺啦一声,紧接着冒出烟来。

  宋焘牵起楚崱的小手,并没有往山下走去,而是走到远处的一个木质亭子下面,脱了衣服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亭子椅子上,抱着楚崱坐上去。

  比起慌乱的人群,和不知道采访谁的记者,他们两个人连带着刚刚赶过来的魈奇就像是旁观者。

  “我让你看着楚崱,你去哪了?”宋焘抬眸看向他,淡然无波问道。

  本应坐下的魈奇此时半坐不坐,“我……手机不小心掉了,才找到。”

  “现在找到了吗?”

  魈奇还没有说话。

  “哥哥说要去吃人。”楚崱在一旁奶声奶气说道。

  于是魈奇解释不出来了。

  宋焘抬头看向他,墨镜上面反射出魈奇尴尬的脸。

  “我错了,我应该好好看着殿……”

  “知道了。”宋焘视线从魈奇身上离开。

  “要吃棒棒糖吗?”宋焘不知怎么从怀里拿出来一根。

  “要。”楚崱胖乎乎的小手去接。

  好在楚崱还出于年幼的年纪有些听不懂话。

  自觉说错话的魈奇再一次沉默,决定做他们两个人背后的影子。

  “下雨了!”

  不知道是谁喊道。

  随即,他们都感觉到了豆大的雨点往下掉,渐渐雨势变大。

  在这山上下雨无异于加大了下山的难度,更何况搜救队员下去还没有下来。

  现在男人的身体都没有找到。

  “找地方躲雨吧。”

  比起下雨,他们更害怕的是山体滑坡,一旦山体滑坡,就不是困在山上的问题,容易埋在砂石下面。

  “搜救队呢?”人群中有人喊。

  这次的旅游团除了宋焘三个人剩下的大部分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

  “没看到,不知道有没有找到,还是尽快下山吧。”人群中一个女人喊着。

  “不能下山,现在这个情况极其危险,山上大部分都是石头,一旦山体滑坡出现危险,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人群静了。

  谁也不想承担责任。

  估计他们也没有想到,刚刚经历过一个男人莫名其妙的跳下去,现在又是面临无法下山的危险。

  刚刚一直举着旗子的导游现在说不出话来了。

  “来来来,你们看,这里有一块石头,上面刻字了。”其中一个壮汉喊道。

  在所有人惊慌失措的时候,他也四下看去,最后将目光集中到一块石头上。

  人群围过去,不顾还下着雨。

  “是繁体字啊?还不太清楚,谁认识?”

  后面有一个背双肩包的女孩小声说道,“黑山镇。”

  此言一出。

  又是静谧。

  随即还是那个壮汉先笑出来了,“什么玩意,学聊斋里的聂小倩的黑山老妖啊。”

  不过他的笑声没有得到大家的附和。

  “来个人帮我把这个石头搬出来研究研究吧。”壮汉喊道。

  没人搭理他。

  “研究什么研究啊,说不定就是一个奇怪的名字呢,干什么要动它?”

  男人喝道,“万一是古迹我就自己一个人私吞了啊,我们现在困在山上,要不是下雨都不一定看到这个东西,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干点什么。”

  人群中有人动摇起来,不过两个男人也搬不动。

  只能先行作罢。

  男人撇撇嘴,也没说什么。

  这雨越下越冷,还是在山上,他们穿的少的已经开始不住哆嗦,于是也躲到了宋焘他们所在的亭子。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聚过来。

  除了宋焘他们三个,剩下的人狼狈不堪。

  饶是如此,他们还是小声的说话。

  “也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能停?男人的尸体什么时候能找到。”

  “人还不一定死,你现在就说尸体有点早吧?”其中一个男人说着。

  “这山上大部分都是石头,也没有树木的保护,人摔到石头上十有八九会没命吧。”

  于是人群静了。

  良久,“说起来,他为什么要自己跳下去?看他精神挺正常。”

  “我也这么觉得,他没有自|杀的必要啊,在车上的时候我还看到他和他朋友定了晚上的饭店。”

  “可能是脚滑?”

  “该不会是有鬼吧?”

  人群又静了。

  忽然,他们听到坐在拐角处的一个仍旧在戴着墨镜的男人淡淡的说着,“有可能有鬼,说不定就在我们当中呢。”

  齐刷刷向他看过去。

  “你说什么呢!”还是那个壮汉先说道,“你他妈鬼故事看多了吧。”

  不过他说完,更是得到众人齐齐一致的目光。

  如果是真的,那么先说不是的人嫌疑最大。

  于是本来站在男人周围的人往旁边靠近一步。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