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彼此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他们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变成了树妖姥姥手下的小树妖,身形就是一个小树的影子,这时再说他们和妖怪没有关系,谁都不能信,既然陶山泽可以看到,那老板自然也可以看到,可他为什么泰然自若坐在这里和他们侃侃而谈呢?难不成因为他是魂魄,所以对于妖怪没有太多的恐惧?

  老板一手按住椅子,另一手凌空而起,去抓那被陶山泽捏在手里的算盘,那算盘珠子在空中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可是陶山泽哪里能这么快让他抓到,这算盘可以看到魂魄,就能找到宋焘,他身形一闪,三步并作两步,在空中奋力一跳,直接到了大门的位置。

  那客栈的门正敞开着,外面森寒,像是黑黢黢的洞口,夜色中的寒风不住的往里涌,

  “给我!”那老板突然嘶吼起来,而他的身形也骤然变大,身上的皮肤像是火烧般开始剥落,一寸寸的皮肤碎片被他踩在脚下,他所过之处都是鲜血涌现,而他狰狞着已经不能算是面孔的脸朝向陶山泽的方向,继续吼道:“给我!”

  已经不是人声,像是指甲在划着玻璃,

  像是捅了马蜂窝,在他吼叫之后,只听咣当咣当的巨响,客栈里那些紧闭的应该住着客人的店门骤然打开,破旧的木头在空中飞出片片碎屑,烟尘顿时充斥人的口鼻,池寐虚空中跳到后面和陶山泽站在一起,拉着陶山泽的手大喊道:“小心!”

  而陶山泽眼眸一痛,不只是算盘可以倒映出来,凭借他自己的眼睛也能够看到,在他面前的都是幽魂或者鬼怪,像是苍蝇一样飞来,而在烟尘中还有浓浓硝烟的味道所有不能称作人的东西疯狂叫喊着。

  那满墙的酒瓶在顷刻间崩塌,里面竟然是掺杂着酒气的鲜血,一罐子一罐子地砸下来,那血渗透到地板上,映衬出更多没有脚的魂灵的足迹,各种各样的脚印在一起。

  随即,客栈的木质墙壁开始坍塌,而他们处在的地方有烈火熊熊燃烧起来,火势之大,难以掩盖。

  “出去啊!”池寐大喊道,“还不快出去!”

  在他们身后,那客栈两片木质大门吱哑吱哑的即将关上,只有一个细小的缝隙,如果再犹豫,他们就将困在这里面,面对着百只孤魂野鬼。

  他们对视了一秒,之后短短的一瞬间,谁都没有犹豫,在门缝即将关闭之前,飞身闪跃了出去。

  有的鬼手夹在门缝里,那鬼眼瞬间被挤爆,滋出白|浆,可那门仿佛成为一个结界,在大门嘭的闭合之后,所有的鬼哭狼嚎都被隔绝在里面,咣当咣当的鬼撞门的响声也被隔绝在里面。

  如果他们再迟到一秒,就会被那恶鬼蚕食干净。

  池寐和他喘匀了气,“你没事吧?”

  陶山泽举起手里的算盘,比划着,“没事,好在得到了这个。”那算盘在夜色中已经光影流转,珠子流光溢彩,很是漂亮,上面的镜子准确倒映出他们两个小树妖。

  陶山泽:“……”

  “好在我们没有相信子时之后不能出去的鬼话,古人诚不欺我,鬼说的话都不能信。”陶山泽费力比划道,在比划古人的时候还指向了池寐。

  池寐没有接话,

  反手指向那客栈,而陶山泽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哪里是客栈,分明是大火烧尽的院落,现在已经成为灰烬,入眼处都是燃烧过的残灰,在黑暗里成为一片死寂。

  “他说的布料坊不会就是这家客栈吧?”陶山泽示意道。

  “不知道,不过这大晚上的还是先找一个落脚点,等天亮之后再去聂家看看情况,那老板说聂家是火灾之后仅剩的大家族,所以一定有问题。”池寐说着。

  他们沿着城镇往里走,街市上空荡无比,陶山泽摘下算盘上的珠子透过它看向这个街市,也没有什么异样。

  “难不成鬼怪他们都住在客栈里,还是说在街上没有游荡的孤魂?”陶山泽比划着,现在他们之间越来越默契,池寐基本可以看懂陶山泽比划的手语。

  池寐不语,只是目光聚集在所有看到的街市上面。

  他们前行之处都是成片的落叶,池寐忽然说道:“现在应该是春天了,显然这里的春天不能来了。”

  “和树妖姥姥有关吗?”

  “自然有,他的存在吸食尽了所有生灵的精气,再者他是最大的树妖,自然无法容许他人的存在,那些草木留它枯叶就是仁慈,不过现在看来也像是火灾后的残骸。”最后一句话,池寐漫不经心说道。

  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妖怪,可也不能再进入任何一家他们不确定的店铺,那种百鬼扑过来的画面简直终身难忘,于是他们找了一家废旧的庙宇,在里面搭了草席子,池寐招呼陶山泽躺在上面。

  “快睡吧,一会就天亮了。”池寐确认垫子松软之后,拍了拍,在上面垫高一个草枕。

  “那你呢?”陶山泽看他没有睡觉的意思,指了指他,之前他们明明在一张床上睡觉那么久,虽然在清醒的条件下没有实质性进展,可是在虚拟的世界中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不过是和衣躺在一起又有什么?

  但池寐有明显的拒绝,不似作伪,“我不困,你忘了,我可是上古神兽,自然不用睡觉的,而且晚上不一定发生什么,我给你守夜我也放心。”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谎的时候会比平时眨眼的次数多。”陶山泽走近一步,先是碰了碰他的眼皮,之后用力一拽,在池寐躺在草垫上的同时,虚虚地压在他的上方,“再说,你什么时候不用,睡、觉了?”

  陶山泽轻声说着,“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不如我们做点有意思的事?”

  “陶山泽,你不要这样,我们现在连聂小倩的脸都没见到呢。”

  池寐说着就要起身,却被陶山泽再次压下去。

  “别呀,池寐你真的,”陶山泽逐渐意识到不对劲,他慌张的起身,面色绯红,比划着,“抱歉,我忘记了。”

  池寐:“……”

  “所以我说现在是春天到了,但是我的春天也是枯枝败叶了。”

  在他的春天里,本来应该繁花似锦,可是却被残忍的剥夺了开花散叶的能力,现在看着眼前的肥肉却无法做出任何事情。

  池寐再一次愤恨了这个世界。

  等找到宋焘的灵魂和可以医治楚崱的灵药之后,他要尽快的离开这个世界,到时候自然可以和陶山泽进行不可描述。

  终于到了白日,陶山泽一睁眼就看到池寐坐在自己面前一身破衣打扮,头上戴着草帽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拂尘。

  “你这是什么打扮?”陶山泽揉了揉眼睛,继续比划着。

  而聂家作为城镇里唯一的大家族也是十分好找,陶山泽和池寐站在大门前,那门前有两个凶神恶煞的石狮,上面高悬着两个白色的灯笼,大门紧闭。

  陶山泽过去敲门,半天之后侧门才开一个小缝,“有何要事?”

  来人是个长胡子男人,看样子是管家。

  陶山泽眯了眯眼,不经意和池寐点点头,示意眼前的这是一个正常的人。

  池寐上前一步,“你后背长一个脓包自从布料坊火灾之后就没有消散,之后一直流脓,现在还瘙痒厉害,但是不敢和别人讲,怕是不可说的事情?”

  那人一脸犹疑的盯着他。

  池寐轻笑一声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我是外镇来这里的驱魔师,这是我的助手,老远就看到镇上妖气冲天,而这个镇上怕是除了你们全是妖物了吧?”

  管家四处望了望,“道长请进。”

  进去之后,那管家在前面走着,后背有明显的凸起,看样子就是池寐说的脓包,“二位请跟我走,具体的事项请跟我们老爷议。”

  陶山泽和池寐在他后面,陶山泽开始比划,这一段话几乎让他耗费了全部的精力:“难不成你在这个世界还有剩余的法力能够看出他的脓包?我刚才看他衣服穿得整整齐齐,而且后背也没有对着我们过。”

  “自然是没有,你知道如果我的法力恢复了五成,那还用在这个世界逗留这么多时间?大可以直接将宋焘的那一缕魂魄提取出来,楚崱的灵药我想采就采,”池寐叹口气,“可惜现在零点五都没有。”

  陶山泽:“……”

  “我是推论出来的,那人的指甲缝里有明显的带血肌肤痕迹,应该是长时间挠东西导致,而他出来的时候背躬着,不小心擦到门的时候浑身一抖,结合那魂灵老板的话,应该是火灾事件导致。”

  陶山泽听完差点没捂住嘴,凑近和他比划着:“那怎么办,你说自己是驱魔师,怎么驱魔啊?”

  “总要进到聂府里见到聂小倩吧?”

  陶山泽点头意思是:“……你说的对。”

  两个人跟着管家到了大堂里,管家让佣人添了茶,“二位稍候片刻,老爷一会就来。”

  池寐此时起身,忽然摸向自己的腰侧,“管家,我腰间的罗盘不见了,应该是刚才来的时候掉在半路上,可否让我去找一下。”

  那管家面露迟色。

  “不然让我的助手去找也行。”他指向陶山泽。

  陶山泽长相俊秀,咋一看偏向女气,浑身瘦弱,管家盯着他看了半晌,“快去快回。”

  “那是自然。”陶山泽点头道。

  刚刚他们在来的路上发现一座楼,明显是女子住的,往外溢着脂粉气,可那楼紧锁,上面的锁头要比小孩的头都大。

  陶山泽装作去找池寐的罗盘,一路上一副寻觅的模样,按照记忆像是不经意般来到这座楼下面,他遥遥望过去,此时更是中午饭点,看到一个丫鬟提着食盒小心翼翼的顺着木质食盒到楼上,轻轻扣了扣门,在大门下面有一个仅仅能让饭盒通过的小门,她拉开小门,将饭盒放了进去。

  之后对着大门的缝隙说了什么,看着她的嘴型,因为不能说话,听力比之前好很多,视力也是,他隐隐看到她说的前一个词,“小姐。”

  陶山泽心里笃定,这就是他要找的人——聂小倩。

  只是按照书中的内容,她怎么也不应该被关在楼里啊,往往这样的都是……

  陶山泽眸色一沉,之后按了按早在衣服里的的罗盘,按照原有路线回到了大堂。

  大堂里池寐已经和老爷聊上了,池寐那张脸不笑的时候冷的像是万年寒冰,可是一旦笑起来,那便是冰霜消融,露出里面的春暖花开来,他以这样的面容和老爷说话,自然老爷和他之间拉近了距离,一时信以为真,此时面露惧色,说道:“现在只有我们聂府里的人可以认为是人,其他真的不敢相信,出门买东西要三个人以上,回来的时候还要用狗血泼身子,铜镜照个遍才行,就是这样,前些日子出门买菜的时候还有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变了样子,和他同行的两个人都被人吃了,好在上天庇佑,这聂府现在还能维持。”

  陶山泽正好走进来,对他点点头,将罗盘递给他。

  “老爷别急,只是老爷确定这府上真的是完全安全的呢?万一有鱼目混珠过来的,到时候内里出了问题就会措手不及啊。”池寐道。

  “这……”老爷面露犹疑之色。

  “无妨,在下不过是路过这个城镇,好心好意过来,老爷不信我也是正常,只是明日我就要离开,在此之前,若是老爷回心转意,可以到彩衣镇西边破庙找我,在下恭候。”池寐拱手,拉着陶山泽离开。

  到了府外,陶山泽才比划道:“如果他不来找你怎么办,我已经确定聂小倩现在被他关在高楼里,如果再这样下去,不用我们灭口,他们满门除了聂小倩都得被灭。”思路中文网最快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这不是正好吗。”

  “池寐!”陶山泽面色不虞,奋力比划着,“难不成你真的眼睁睁看着聂家满门被灭?”

  “陶山泽,眼见不一定为实,所有的大家族死的死,伤的伤,只有聂家活了下来,你不觉得奇怪吗?”他盯着陶山泽,“况且,今晚这聂父一定会来找我,我虽然没有了法力,但感官还是很强,在他们家有一种熟悉的气息,这种感觉和地狱的无妄海很像,所以我断定他们家族一定有事,不是小事,是大事。”

  入夜,聂父走到小楼面前,轻轻扣了扣房门,看着那门前丝毫没有动的饭,“小倩啊,爹也是为你着想,你想想那宁公子有什么不好的?长得一表人才还不说,更是翩翩公子,他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里面没有传来声音。

  聂父继续说道:“爹知道你不愿意,可是现在这彩衣镇什么情况你也知道,只有和他在一起你才能安全啊,爹也会放心。”

  依旧没有传来声音。

  聂父慌了,他赶忙拿出钥匙打开房门,遍寻屋内,屋子里却没有自家女儿的身影。

  他急忙跑下楼梯,随着他一步一步往下跑,那楼梯应声断裂。

  聂父混然不知发生了什么,接着,大火像是从建筑根部出现的一样,熊熊燃烧起来,顷刻间,那木质楼转瞬间化成灰烬,而那火苗竟然是蓝色的,在夜空中发着幽幽的蓝光,在蓝光的映衬中似乎有人在笑。

  聂父通体生寒,不敢回头,继续往外走,不,是跑。

  但他跑也抵不过那足以燎原的火,眼看着就要烧到他,他在前面看到一个虚影,极为熟悉,是早上刚刚见到的虚影。

  他趔趄的往前跑,边跑边喊:“道长,道长救我!”

  终于,他摸到了那只手,却是枯骨,骨瘦如柴,根本不是人,他哇的一声尖叫。

  之后,便是醒来,入眼之处是彩衣镇西边的破庙顶端,他躺在干草地上,而那个人正站在在自己的身边。

  聂父盯着池寐,有些迟疑叫道:“道长?”

  “是我,我们在聂府外发现了你,你当时昏迷,我给你带回来了。”池寐道。

  可聂父却腾地一下坐起来,他盯着池寐,紧紧握住他的手,“小倩呢?我的女儿聂小倩呢?”

  “什么?聂小倩不是被你关在高楼里吗?”陶山泽一惊开始飞快比划之后让池寐传达,他迅速过来,想去自己的任务就是找到聂小倩,但现在没有找到她,反而找到她的父亲,又有什么用啊。

  池寐倒是没有慌张,“你是说本应该在高楼里的聂小倩不见了?”

  “我每天晚上的时候都会过去和我女儿谈心,但是今天我过去的时候,不管我怎么说话都没有人应答,那送的饭也没有吃,虽然之前也有不吃饭的情况,但是一直不理我的现象还从未有过,结果我打开门就不见我女儿的身影了。可是我一转头,下楼梯的时候,那楼梯忽然断裂,顷刻之间自燃了,那火都是鬼火,我要是跑得再慢一步,估计我这把身子骨也要葬身在里面了。”

  “你说和她谈心?她因为什么被你关在里面?难不成是亲事?”陶山泽道。

  “那是自然,我为她找了一个好人家,可是她死活不嫁,非要找自己的真命天子,可现在镇上这么乱,我就让人将她关在高楼里,等着出嫁那天再将她放出来,”聂父痛心疾首说道,“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我的女儿啊……”

  忽然,他想到了面前的人就是那根救命稻草,于是他抱住池寐,“道长,只要你能将我女儿找回来,多少银子我都愿意给,不,我愿意将我的女儿许配给你,报答救命之恩。”

  “还是不必了,”池寐咽了口唾沫,看了一眼陶山泽,而陶山泽正在和他对视,池寐继续对着聂父说道,“我已经有内人了,只是你要告诉我一件事情,为什么当年发生火灾别的大家族都有事情,只有你们没有事?”

  “这……其实是前一天晚上,管家遇到了一个书呆子,那书呆子姓宁,他给了我们家一尊佛像,说是可以避免灾祸,管家觉得无妨,就请回家里来了,结果第二天,那布料坊发生了火灾,陆陆续续有人死了,我们家依旧人丁兴旺,没有什么大的灾祸,所以我想把我的女儿嫁给那个书呆子,谁知我女儿不应啊……”

  “那书生叫什么?”池寐道。

  “姓宁,叫什么来着,对,采臣,宁采臣。”

  陶山泽和池寐惧是一惊。

  陶山泽心中思忖,现在这现象不对劲啊,明明聂小倩和宁采臣是天造地设,现在却变成聂小倩逃婚,而宁采臣竟然未卜先知,给他们家一尊佛像。

  如果说聂小倩没有见到宁采臣,以为她爹让她嫁的是什么不入流人士还情有可原,但佛像就说不过去了,往往只是寄托着凡人的一种信仰,又怎么会帮助聂家躲避了那么多灾祸,让它成为在彩衣镇仅存的最大家族呢。

  除非供养住家仙。

  住家仙的知识,陶山泽也是知之甚少,只是知道有狐仙、有地仙、土地公都可以成为,不过请神容易送神难,他家火灾很有可能就是住家仙发怒造成的。

  但若是有法力高强的住家仙,又怎么会只庇佑他们一家。

  除非是邪神。

  邪神力量强大,在树妖姥姥面前也丝毫不惧色,完全可以抵挡他的力量,但是邪神一旦发起火来,威力极大,甚至可以让他们全家灭门。

  而那倒塌的小楼就是警告。

  “你们供养的长什么模样?”陶山泽问道。

  此时池寐和陶山泽才发现,聂父不知何时已经浑身发抖,看向池寐的眼神变得惊惧,就像是看到了鬼怪一样。

  “是你……”

  “什么是你?”陶山泽比划着。

  “就是你……”

  池寐懂了,他拉起陶山泽,“我知道是什么样子了,和我一样的人,我的分|身散落在各个世界里,我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里竟然还有我的影子。”

  陶山泽道:“那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用怕。”

  他转头看向聂父,对方还处于惊惧之中,侧面证明了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

  、

  “我们先将聂父安排在这里,之后去找聂小倩,还是要确保她安全才可以,不然女主没有了,我们上哪里演出这部戏来。”

  *****

  楚崱最近很愁,他的大哥哥自从上次惊鸿亮相之后再也没有来见他,他不停的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可是直到出院的时候,他也没有看到大哥哥接自己出去。

  他失望的抱着小白龙,多次向护士确认他的大哥哥真的不会来了之后,终于恋恋不舍的和他妈妈离开。

  他妈妈全程一路在接电话,一会哭一会笑,之后不知道和电话里的男的说了什么,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愤怒的将手机砸向驾驶位。

  于是楚崱心中想要和妈妈分享的快乐转瞬消失。

  他不想说话,只想自己回去安安静静呆着。

  他的手上青紫遍布,都是针眼,青色的引人注目,就连路人都要多看他几眼,可是他的妈妈没有任何反应,抱着电话看个不停。

  “儿子,你愿意跟你爸爸还是跟妈妈?”

  他终于听到妈妈和他说话了,可是问出口的话却这么的伤人,于是他不知道怎么回答,甚至想要学习鸵鸟一样将头埋在沙子里。

  于是他在后座奶声奶气说道,“爸爸……”会要我吗?

  但他的后半句没有说完,就被他的妈妈强力打断,“我就知道,你这个小白眼狼,可是你爸爸能要你才怪,他给你找一个后妈,让你知道什么叫险恶,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他妈妈奋力打方向盘,车子急速拐弯,最后将车停在马路边上,终于抑制不住开始哭泣起来,“我怎么养了一个小白眼狼啊……”

  楚崱小小的脑袋不知道什么是白眼狼,只知道他是人,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想活下去,作为一个人活着。

  但他的妈妈丝毫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之后又打起电话。

  对着电话里的男人开始怒吼,说话,甚至发出尖叫。手机端 一秒記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楚崱渺小的词汇量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心情,只是越发想念他的宋焘哥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怀里的小白龙像是在发热,他抱紧它,想象他在他大哥哥的怀里。

  *****

  宋焘蒙着眼睛,在听到魈奇的声音之后也忍不住惊诧,“你怎么出来了?”

  “前些日子就出来了,我主|人在人间啊,我是他的萌宠,自然要陪着他参与人间的事情。”

  魈奇看着宋焘,因为他蒙着眼睛,一时之间没有认出他来,现在比他还要震惊,“你是宋焘?你怎么在人间?该不会那位又投胎转世了吧?”

  魈奇口中的他,都心知肚明。

  宋焘点点头,“嗯,他的这一世依旧是九岁,度过这么多没有他的时光,这一次我想久一点。”

  魈奇不懂他们之间的感情,只得说道:“嗯,他会多活五年的。”

  “不,不是五年,我希望是一辈子,希望他像正常人一样活得长长久久。”宋焘笃定,此时环绕着看周围的环境,“这就是陶山泽的家?”

  “嗯,挺小但是挺温馨的,刚才邻居还上来问,看到是我一脸警惕,还拨打了110,害得我好一阵解释。”魈奇一脸无辜。

  宋焘轻笑,“你下次变成一只小猫不就好了。”

  “我才不要做那么软萌的生物,一个壮汉是多少男人的梦想,你看我这腹肌,你看我这人鱼线,是他们求都求不来的,我还想在人间谈一场轰轰动动的恋爱呢。”

  “据我所知,会吸引男人的。”

  宋焘淡定说道。

  魈奇:“……好像是这样。”

  *****

  “你说聂小倩会去哪里呢?”陶山泽比划道。

  “比起这个,你不如问我,现在谁最需要她。”

  陶山泽和池寐对视,在他们心中有了一个共同的答案。

  ——黑山老妖。

  在原文中,树妖姥姥找到聂小倩也是为了让她和黑山老妖成婚,现在更急的应该是他才对。

  如果他们在源头上将黑山老妖杀死,那么以后就没有他的戏份,

  “等等,在这个世界里没有看到燕赤霞,以我们的力量想要对付他根本不可能,而且树妖姥姥还在山上为非作歹,那剩余的聂家人口怎么办?聂父在那里真的不会被树妖找到吃掉吗?”

  陶山泽飞快比划。

  池寐沉吟道:“你说的对,只是现在只有我一个假冒道士的人,街上连一个道士都没有看到。”

  “因为,名为燕赤霞的道士出现在聂小倩成为妖怪之后,现在聂家的几百口人还在,道士出现就会违背了时间线,只是我们现在要用什么法子才能让他出来呢?”

  陶山泽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那是先去找聂小倩还是去找道士呢?”陶山泽再次比划着问道。

  “都不是,我们不能被这个世界牵着鼻子走,既然在彩衣镇找不到宋焘的魂灵,就去其他地方,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别的事情不能完全知道,谁也不知道现在做的事情是不是对的,”池寐继续说道,“再说我们现在的身份不利于行事,若是真的找到燕赤霞说不到他的第一步就是将我们给斩妖除魔了。”

  陶山泽:“……”好像很有道理。

  “现在彩衣镇我们都寻遍了,没有任何宋焘的魂灵的痕迹,剩下的就是黑山,进入黑山有结界,十分的繁琐,需要摆阵放蜡烛,若是蜡烛燃尽之后没有回来,就要死在里面,永世不得翻身,不只是你,我也会迷失在里面。”池寐的声音有点沉,他不想让陶山泽进去。

  进入黑山结界的时候,需要过鬼界的忘川,而忘川有太多悲戚的怨灵。

  怨灵会影响人的心境,陶山泽需要保持良好的心情,他需要开心,不需要有太多的负面情绪。

  “所以,若是进入黑山,我自己进去,你给我守着蜡烛,蜡烛的火光不能熄灭,若是熄灭了,我也出不来了。”池寐说道。

  “不行,你守着蜡烛我进去,在这个世界里,我和你是一样的情况,你没有比我多一点法力,所以更应该好好保护自己,池寐,在进行危险活动的时候,比起去攻略去找到想要的东西,守着一个人的性命才是需要交给最值得信任的人。”

  陶山泽比划着。

  之后做出一个口型,“我相信你。”

  池寐盯着他的眸子,风声萧萧,在这满是落叶的世界里,灰寂、不知归期、不知希望时刻充斥着,他们不知前路如何,可是他们却遇到了彼此。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