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倩女幽魂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池寐回到家之后就倒在床上,现在还没有醒来。

  陶山泽想起自己强行让他干活的后果,一时之间不忍,也不想看到他因为痛苦身上都被冰雪封住的难耐,于是他自己拿起扫除用具,用吸尘器将房间里的东西清扫干净,可是池寐作为一只超级巨兽,身上的毛比想象中还要多,吸尘器的尘盒都装不下,不停的跑上跑下扔垃圾,途中还遇到了赵阿姨。

  “小伙子,你媳妇是不是怀孕了啊?”热心邻居赵阿姨问道。

  “没有啊。”陶山泽擦了擦自己额角的汗,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表情。

  “怎么会呢,你们家房子不太隔音的,我可是听到你媳妇不停的呕吐的哦,孕吐是会这样子的,你第一次结婚不太懂,以后就会知道了,你还是带她去医院看看吧。”

  赵阿姨一副担忧的神情,“说起来,丈夫在妻子怀孕期间有很大的作用,可以安抚妻子的激素水平呢。”

  陶山泽似笑非笑,对于池寐来讲,赵阿姨听到的可能不能是他的呕吐声音,还有可能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鬼怪,“哦,我知道了,阿姨,谢谢你,我回去问问。”天才一秒记住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神一样的第一次结婚。

  神一样的孕吐。

  但是面对长辈还是本着尊敬的原则,他一头大汗回到已经被收拾的差不多的屋子,想着给池寐做一些好吃的东西,虽然回到现实世界,他的胃部已经不容许他吃东西,但是体内熊熊燃烧的做饭之魂在不停的叫嚣,就算自己吃不了,给别人吃还是有奇异的满足感。

  想起上次给池寐做的红彤彤的大餐,他胃口很好,应该很喜欢吃辣椒。

  但进门之后,可是却真的听到呕吐的声音,他难以置信的走到门前,脑中开始诡异的回放赵阿姨的话,果然看到池寐抱着马桶在吐。

  现在虚弱的靠在马桶旁,眼眸低垂,双臂无力的垂在地面上,应该是睡着了。

  对于神兽而言,这该不会是真的怀孕了吧……

  可孩子是谁的?总不能是他的吧?

  他们在聊斋世界的时候确实有过比较亲|密的接触,但是在现实可是发乎情止于礼,从来没有僭越的事情。

  “你没事吧?”陶山泽走上前,他身正不怕影子斜,自然而然地想要架起他的胳膊,可是他的重量过于惊人,虽然看上去比较消瘦,可只有陶山泽知道,脱下衣服都是肌肉,于是他终于把自己撂倒了,直接瘫软在池寐的大腿上。

  “不喜欢,红色……”

  陶山泽抬头,额头正好撞到他的下巴,“你说什么?”

  “不喜欢红色……”池寐似乎在低语呢喃,眼睛没有睁开,之后温顺的靠在陶山泽的肩上,形成一个环抱的姿势。

  他的体量很大,腰细腿长,陶山泽吃痛,背抵在瓷砖上,复又捋顺他的背,“那你喜欢吃辣椒吗?喜欢吃樱桃吗?”

  “辣椒不喜欢,”池寐完全属于迷蒙的状态,他的身子还在不停的抖动,浑身上下像是被雨淋过一样湿,“樱桃不喜欢,红色的都不喜欢……”

  末了,池寐全部重量几乎都靠在陶山泽身上,似乎在万种痛苦中剥离出一种快乐,“喜欢的,樱桃。”

  陶山泽咽了口唾沫,明明不喜欢吃红色的东西,可是还装作自己很喜欢的样子吃,如果不是自己此时进来,应该还不知道他的喜好,甚至还会给他做同样的饭菜,那他还会若无其事的装作喜欢吃下去。

  池寐究竟心里在想什么啊。

  陶山泽浑身僵硬,伸手去探他的额头,他意识到池寐开始说胡话很有可能是人类的发热,但神兽不同凡人,他的额头冰冷彻骨,似乎再多摸一下手就会黏在上面。

  这样的身体怎么带他去医院?还是去宠物医院?就算去了医院怎么解释他身体的异常状况,可是他既然是神,为什么会生病啊。

  陶山泽一时觉得浑身混乱,而池寐的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什么,不过逐渐模糊起来,完全的将他的头压在他的肩膀上,紧着,池寐如同动物舔舐伤口一般,伸出舌头舔他的脖子。

  带着倒刺的舌头让陶山泽觉得十分不舒服,但现在池寐生病了,这是他的动物天性,他也无法推开,终于半拖半拽的将他拖到床上,用毛巾将他的身上大致擦了一遍,池寐完全不配合,头上的两只角渐渐显露出来,直直戳破他的枕头,而手指抓住他的衣襟不放,眼睛还闭着,眉头紧皱,极度缺乏安全感,完全不知道在想什么。

  陶山泽扭头将毛巾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既然否决了现实世界里所有可以给池寐治病的法子,那只有一个办法。

  在这个世界能够治好池寐病的应该只有宋焘,他唯一认识的人也只有宋焘。

  陶山泽给池寐盖好被子,可那被子在接触到他的时候突然被冻住,坚硬的立在他的身上,紧接着以陶山泽为中心,剩下的所有物品都像是冰封一般,冰层从池寐的周身开始蔓延,将他自己包裹在一个冰层造就的蛹里面,他在其中,紧锁着眉头,还沉浸在不知道何时结束的梦境里,陶山泽手指微微蜷曲,盯着他的眸子,轻声说道:“等我。”

  ****

  陶山泽推开病房门,却没有看到宋焘,那一头银发的小男孩坐在床上吃着削好的苹果,还扎着点滴,看到他进来抱紧被子,“你要找大哥哥吗?”

  “嗯,他在哪里?”

  陶山泽之前没有仔细看过他,如今看到却是觉得他身上有着不似人间的美好,怪不得宋焘会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

  “不知道,刚刚还在这里,他说他会晚一点回来,”小男孩舔了舔干涩的唇,挥了挥瘦小的手臂,“哥哥,你先坐下吧,你看起来好累啊。”

  陶山泽看着小男孩,想起他的病觉得心中所痛苦,却觉得他的眉眼隐约像是池寐,留下来自然不可能,“我改日再来,你好好养病。”

  如果在这里找不到宋焘,那去古书巷子会找到吗?

  陶山泽出门之后,暮色已经降临,而他的世界悄然的改变,所有自己想象到,想象不到的事情悄然上演,他一路上尽量保持着目视前方,却仍旧控制不住和迎面走来的游魂相碰。

  那些灵魂目光呆滞,有的肢体残缺,甚至没有眼睛,游走在各式各样的人身上,在他们的肉|体上穿来穿去,可是那些普通人全都没有看到,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陶山泽尽力避开目光,之后若无其事的坐地铁,想了想还是先回家,他着实不放心池寐一个人在家,他还吐了那么多东西,现在胃里一定空荡荡需要填充。

  好在灵魂和人类终究会有不同,他们的身体近乎于半透明,可以清晰的辨认出来。

  但曾经看不到的东西在他的世界真实存在让他完全忽视,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心里想着池寐的病,面色着急,下地铁的时候一个女人站在在他面前,不管他往哪里走,都准确的挡在他面前,于是他只能说道:“这位先生,麻烦你让一让。”

  话音刚落,车厢里的其他人都看向他,他心里一咯噔,坏了,莫非眼前的这个人只有他能看到?但是一眼看过去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如果不是鬼魂,难道是妖怪?

  可接着他听到清脆的女生,那女生一回头,面容清秀动人,可以一说出口却极度崩塌,“你是不是瞎啊,你踩到老娘的裙子了。”

  “啊,抱歉抱歉。”陶山泽再次看过去,果然是穿着粉色长裙的女生,一头长发飘飘,裙摆很长,有时候会擦到地上,和陶山泽一起下地铁。

  陶山泽疾步想要快点离开地铁站,那女生穷追不舍,“一句抱歉就完了?”

  “我有急事,抱歉你让一让。”陶山泽心急如焚。

  “我就不让你能怎么样啊?”女生不依不饶,“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躺在地上打滚啊?”

  陶山泽知道这是遇到精神有疾病的人了,不管她是什么样子都不能掉以轻心,他看远处有警察,直接向警察走过去,可还没走一步,天旋地转,再次睁开眼睛,却是一片黑暗。

  绵延的压抑的,永无尽头的黑暗。

  绝对不是人世,这里的天地相连,浓重的窒息感,鼻息之间都是血腥的气味,透漏着无边无际的绝望。

  “你知道你是在哪吗?”剥离了清脆,重新变成男声,从黑暗中缓缓走过来一个男子,整张脸四四方方,眉眼浓重,身形高大,浑身的肌肉撑起衣服,显得有些可怖,难以想象这是刚刚的女孩子。

  若是在以往,陶山泽大概会惊呼出声,甚至惊吓过度昏过去,但现在甚至觉得可以接受,“是哪里?”

  “十寒地狱,”男子雄浑的声恶狠狠说道,“就是想领着狐狸精来看看。”

  “狐狸精?”

  “对,狐狸精,要不是你,主人能被迷得神魂颠倒不理这里吗?能好多天不回来贪恋凡尘,现在都要脱水死了!”

  明明刚才还是硬汉形象,但是现在抛却他说话的声音,完全就是一个说话没有逻辑无理取闹的人。

  男人声音无比的愤恨,“我今天就咬死你这个狐狸精为主人报仇!”

  眨眼之间,那男人四肢着地,紧接着浑身长出丰盛的毛发,变成一只硕大的老虎,而从老虎身子上长出一对翅膀,那翅膀上的利刃反射着淬着毒的光芒,他怒吼一声,强烈的音波袭来,陶山泽自知力量无法与他抗衡,三十六计,他拔腿就往前面跑。

  可是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碗如同一个专门为他准备的空间,不管他去哪里都无法躲避。

  就在那只大老虎张着血盆大口即将触碰到他的头时,一切静止了,他像是定格一般浑身不动弹,喵呜一声,变成一只小猫咪。

  周围的黑色开始褪色,脑中眩晕的感觉消散。

  “魈奇,你干什么?”十分熟悉清冷的声音传来。

  陶山泽一睁眼,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家里,池寐身上穿了一件睡衣,有些衣衫不整,可池寐脸色依旧苍白,拎着那虎皮小猫扔到地毯上,“说了,不许随便咬人。”

  说是小猫,但他的背上有两个明显的小翅膀,软趴趴的垂着。

  可怜的家养团子现在躲在沙发后面瑟瑟发抖,估计它也没有想到前些日子刚刚见过长着角的狮子,现在又看到一只长着翅膀的小老虎。

  那小猫呲着他的牙,恶狠狠叫道:“主人你还不让我在你身边,色令智昏,这狐狸精现在在迷惑你,你应该回去。”

  “我的事不用你管。”池寐淡淡说道。

  可是陶山泽却浑身震惊,他看看池寐,又看看小猫,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最后还是走近一步问池寐道:“你醒了?没事吧?”

  “狐狸精离主|人远点!”那虎皮小猫再次恶狠狠叫道,呲着他的虎牙。

  而他背上的翅膀让他飞起来横亘在他俩之间,“你看看我们主人都被你榨干成什么样子了,你现在红光满面,可我的主人呢,多么消瘦营养不良啊,是不是你强迫我主人的!说!”

  池寐揪住他的后颈,抱着他在自己怀里,“我说过,你要改改你的脾气。”

  “那仅限于正常人,狐狸精不算。”小猫嗷呜一声道。

  “这是穷奇一脉的灵兽,现在是我的坐骑,我让他看管十寒地狱,不知怎么他就出来了,吓到你了吧,”池寐将魈奇扔到床上,上前十分自然搂住他,而陶山泽任由他抱着,“你去哪了,怎么天黑才回来,你现在的眼睛最好晚上不要出去,会吸引鬼魂。”

  “我以为你病了,我知道的人只有宋焘,但我去医院找他,他不在,”陶山泽撇头看一眼在床上的小虎,“他……说你脱水了?现在好些了吗?这是因为什么,因为你在人间逗留太久了吗,还是……”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池寐摇摇头含笑着说道:“不要听他胡说,谁能不生病啊,是正常现象,我自己调节调节就好了。”

  他虽然嘴上如此说着,可是陶山泽看到他的唇上依旧苍白的没有血色,脸色也是白的厉害,就像是所有的冰的精髓都集中到他的身上。

  只是房间里却没有了冰雪的痕迹,只稍许有些冷。

  那只穷奇一脉的灵兽还是盯着他,时不时露出獠牙,一副要将他吃了的表情。

  恶意满满。

  不过陶山泽不在乎,既然池寐发话说这是他的坐骑,那他也应该好好对待,况且池寐一天没有吃饭,他也担心他的身体。

  “那你再多躺一会吧,我去做一些你喜欢吃的东西。”陶山泽说道,顺带带上门,隔绝他做饭的噪音。

  在门关上之后,池寐躺在床上,那只魈奇跳到了他的旁边,瞬时变成了陶山泽初见时的美少年。

  池寐吓一跳,“你这是什么样子?”

  “主|人,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发现他们都喜欢萝莉,肌肉男已经没有市场可言,只有美女才能吸引美女的目光,女扮男装才能绵延我穷奇一脉的子嗣。”魈奇认认真真的甩头发说道。

  池寐轻咳,“你听谁说的?”

  “某音啊,某宝,某博啊,如果是直男没有几个人看,可如果是女装的话就会让很多迷妹为之尖叫,疯狂的叫嚣我要给你生猴子,虽然不是人吧,不过也可以,应该会有我们一脉的基因,”魈奇拨弄一下他的头发,细声细气的说道,“主人,请尽情吩咐魈奇。”

  池寐:“……即便你成了这个样子,可我还能看到你的真身啊……”

  魈奇:“……对哦。”

  不过魈奇立刻反应过来了,“主|人,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那个陶山泽他不是一个好东西,刚才在地铁上看好多人都在看他,还有人给他拍照,我注意到她们的心跳指数飙升,窃窃私语,内心癫狂个不停,那是只有狐狸精施法才能达到的水平。”

  池寐轻咳,他自然知道以陶山泽的样貌,走在大街上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先说说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好好在地狱呆着,到这世间来,我不是和你说了,一旦离开,再次进入会有限制,很危险的吗?”

  “可是我已经无数年没有见到你了……”穷奇可怜巴巴的说,紧接着扑到池寐身上,娇滴滴的声音喊着,一头长发几乎都要缠到池寐身上,“主|人……”

  池寐觉得别扭,他是一只小老虎的时候怎么样都可以,作为坐骑也没有违和感,但是现在女装莫名显得很奇怪。

  刚想推开,门就开了。

  手里拎着大勺戴着围裙的陶山泽:“……你们继续。”

  池寐一把推开他,“陶山泽你听我解释,他是男的,就是一只神兽。”

  陶山泽心里憋笑,面上痛心疾首,“我不听,我不听,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带着你的神兽出来吃饭。”

  *****

  池寐和重新变成壮汉的魈奇坐在一起,他们对面坐着陶山泽,眼前的桌子上有清炒油菜、蒜蓉西蓝花、耗油油麦菜、酸菜鱼、绿咖喱酿肉,各式各样的盘子摆了满满一桌子。

  米饭上洒上细碎的葱花和香菜。

  池寐没有像之前一样立刻下筷,他盯着陶山泽看,犹豫半天说道:“陶山泽,你是要提醒我什么还是要警示我什么吗?我和魈奇真的只是主|仆关系,他是我的坐骑。”

  他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魈奇。

  憨憨的魈奇一副正义的面孔,板起脸立刻说道:“主|人,这菜不能吃,谁知道这个狐狸精有没有在里面下毒!”

  池寐:“……你也听到了他叫我的称呼,我们缔结契约已经上百年了,要是有事早就有了,再说他这个样子,我怎么可能。”

  魈奇立刻面向陶山泽附和道:“主|人说的对,我是给他qi的。”

  池寐:“……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是穷奇一脉了,下一代和猪这种哺乳动物有关系吧?”

  魈奇挠挠头,“没有关系啊。”

  池寐:“别踏马挠头,还吃不吃饭了,你有没有头皮屑?”

  魈奇十分无辜道:“没有啊,要是有也是毛啊。”

  陶山泽嚼了嚼西蓝花,幸亏没咽下去,吐了吐舌头,揪出来池寐的一根白毛。

  众所周知,魈奇的毛是黄色和黑色,只有池寐这种天生的白泽才会有血统如此纯正的雪白毛发。

  魈奇也不顾及陶山泽的狐狸精身份了,一把拿过陶山泽手里的毛,认真道:“主|人,你看不是我吧?”

  池寐:“……吃饭,吃完饭滚回地狱去。”

  陶山泽一口菜差点没咽下去,而池寐立刻将水杯递到他面前,“喝水,小心,慢点吃。”

  “喜欢吃吗?”陶山泽问道。

  “喜欢啊。”池寐笑道,他一笑眼尾如同盛开一树桃花,静静的绽放在枝头,平添一丝魅|惑。

  “你不喜欢吃红色的东西要和我讲,不喜欢别的也要说,不然生病更麻烦,”陶山泽给他夹了一筷子鱼,那鱼肉煮的软烂,“吃吧。”

  “嗯,”池寐又给他夹了油麦菜,“你也是。”

  陶山泽却摇头,“我吃两口已经是极限了,如果再次进到聊斋世界可要好好吃一些,对了,要不一会吃完饭去看看宋焘吧,我去医院找他没有找到,如果晚上宋焘不去,小男孩一个人留在医院我不放心。”

  池寐点头,“好。”

  一旁看着他们两个人说说笑笑的魈奇:“……”

  那狐狸精一副向上挑的狐狸眼,看谁都一副含情脉脉的表情果然会勾人,地狱掌控者都不例外。

  出门前,池寐给陶山泽蒙上一层眼罩,“一会我牵着你走,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就是你的眼睛。”

  陶山泽点头,晚上阴气变重,现世的磁场都有很大变化,白日里的鬼魂都耗费了他太多精力,晚上能省则省。

  医院。

  他们果然没有看到宋焘,而小男孩自己一个人捧着一本书在看,那本书纸质已经泛黄,明显是古书,上面有简单的图画,和成人都需要看翻译的古文。

  听到脚步声,他缓慢的抬起头,一头银发在后面扎了小阄,奶声奶气说道:“哥哥你们来了,大哥哥还是没有回来,他去哪里了啊?”

  陶山泽和池寐自然回答不了他,只能敷衍说道:“他有自己的工作,等忙完了就会回来的。”

  “怎么会这样,他以前从来不会言而无信的。”小男孩打了一个哈欠,往被子里缩了缩。

  陶山泽注意到,比起白日,他的手背上又有了几个针眼,现在变得有些青紫,对于年幼的他来讲实在是一种折磨,但比起这些,他身上的那股朝气又让人难以忘怀,仿佛现在他所经历的任何一切都是上天的馈赠,都需要感谢,都需要感恩。

  男孩终究年纪小,说完之后合上书,滑进被子里,露出一个小脑袋,“好困啊,我要睡了。”

  池寐和陶山泽走出来,外面的走廊灯一闪一闪,泛着消毒水的气味,整条走廊都看不到人。

  “他不停的看向你,似乎认识你一样。”陶山泽和他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轻声说道。

  池寐这次没有反驳,“是,他和凡人不同,之前他的寿命只有五年,被宋焘强行增加到九年,不过九年之后,就算宋焘散尽修为也无法保住,只能等待他下一次轮回,而我们永远见不到他少年的模样,他永远是一个小孩,永远稚气,永远在生离死别的痛苦中徘徊。”

  “这是什么道理……”

  “……天道。”池寐叹口气终究回答道,带着萎靡不振的无力感。

  “就没有什么法子可以让他像普通人一样活得长久吗?”陶山泽问道。

  “有是有,不过……”

  话音刚落,走廊灯剧烈的闪烁一下,陶山泽惊恐起身,他看到走廊尽头那本来飘扬的白色窗帘静止,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凝固起来。

  下一刻,从虚空中掉下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

  身上全部湿透,黏着不少枯萎的落叶。

  他躺在地上,挣扎着起身,那张脸是——宋焘!

  池寐不由分说立刻上前拉住他,一股真气顺着他的经脉传进他的骨骼,“你没事吧?宋焘!”

  他喊着他的名字,可宋焘明显意识抽离,看向他们瞳孔一片苍白,像是蒙了一层巨大的雾气。

  之前陶山泽看到宋焘也是这副眼睛,白茫茫的一片,没有瞳孔的焦距,可是此时的他更加惨烈,他在那片白中看到浓浓的悲伤,这层悲伤化作一汪水将他包裹其中。

  “他没事吧?”陶山泽不敢上前,轻轻问道。

  池寐手中变幻,一朵白莲在他手中悄然出现,他喂入宋焘口中,那一直没有闭上的眼睛终于闭上,但身上终究少了气力,虚弱无力的瘫在池寐臂膀上。

  他身上的中山装全都是鲜血,在他漆黑的衣服上乍眼看上去不明显,但明显那黑更加浓郁,如同泼了血墨。

  池寐打了一个响指,接下来,几乎是眨眼之间,那本应该在家的魈奇就出现在走廊中央,一只巨型的老虎微微煽动着翅膀,如同一只哈士奇奔跑向他,他看向池寐,又看了看旁边昏厥的宋焘,将宋焘驮在背上,“主人放心,我会安顿好他的。”

  一阵狂风刮过,宋焘和“哈士奇”都没了踪影。

  而走廊尽头的窗帘再次舞动起来,微风徐徐,有护士抱着记录本来来回回的走。

  “看来一定要这么做了。”池寐低语道。

  “什么意思?”

  “宋焘一定是去找可以让楚崱一直活下去的法子,但他一个人的力量微乎其微,丢了一魄在里面,必须要进去找到宋焘的一魄,如果也能找到楚崱的灵药就好了。”池寐道。

  “进去?触发条件是什么?”陶山泽问道。

  池寐严肃道:“之前是时辰,时辰一到,我选定的客人就会自动进入,连带着我这个参与者,可是现在,我们不为寻找书页,只为了寻找宋焘丢失的一魄,所以不能靠时辰,得靠它。”

  他手按在宋焘原先掉落的地方,凡人肉眼看看不到,但是他们两个人全都看到地上散落的枯黄的落叶,一压就变成碎片。

  他捏住一片落叶,随即紧握,枯叶在他手里变成齑粉,“树木全部被吸干精气的叶子连叶脉都会变得酥脆,枯黄没有生机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同时还要满足存在救治楚崱药物的世界,只有一个。”

  陶山泽心中一跳。

  紧接着听到池寐说道:“倩女幽魂,《聂小倩》。”

  “一般进入聊斋世界中都是按照世界中定的规矩行事,如果他让你缺失记忆,就会记忆全无,自然而然的认为自己是书中的人,虽然变数多,却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就算失败,也不会影响转世,不会对人的魂魄造成任何影响。”池寐徒手画了一个结界,将他和陶山泽放在其中。

  如果此时有人走过,都会看不到他们。

  而池寐在这个结界里缓缓说道:“可如果带着其他目的进入,就会有强烈的阻碍,只要不是为了建造聊斋塔出现在世界,都会成为世界的公敌,到时候所有人都是敌人,不管在书中是好人还是坏人。就好比幸运值,会成为负数,传说中的喝口凉水都塞牙的水准。”

  “你的意思是,我们此次进入世界是为了找到宋焘的一个魂魄,不是为了找到书页就违背了聊斋世界的规则,运气好的话还会找到可以让楚崱延寿的法子,所以会困难重重,不比其他世界。”陶山泽听后说道。

  “是这样,不过有一个好处,强行进入的人不会缺失任何记忆,但是相应的失去一些东西,”池寐看着一地枯叶说道,“就比如宋焘,他失去的应该是眼睛,如果找不到他的魂魄,他以后会失明,再也看不到,只能用法力去看。”

  “他上次给我吊坠的时候眼睛就是这个样子,不过没有现在严重,难道……”陶山泽难以置信。

  “嗯,他在很早之前就研究怎么能让楚崱完完整整的过完正常人习以为常的一生,所以应该违背聊斋世界规则进入世界很多次。”池寐说的很早,应该跨越了几世。

  陶山泽沉默。

  “此次进去危险重重,我自己进去,你在外面照顾宋焘,医院看似阴气重,实际上结界不会被破坏,形成了一个很好的保护,你只要做好一桌绿油油的饭菜在家等着我回来就好。”池寐笑道。

  “不行,你都说了一个人进去的危险性很大,而你的法力受到限制,不比宋焘强多少,我和你一起进去,再说,进入世界之后我可以随意吃东西,也是现实没有的福利。”陶山泽坚定道。

  “我自己进去,你等我出来。”池寐摇头。

  “那你把吊坠带着。”陶山泽说罢,就要摘下自己的吊坠。

  “不行,你现在可以看到鬼怪,说不定会有什么人找你麻烦,魈奇那个笨猪脑袋我根本不放心,你不能摘。”

  “你也知道这样,我在外面还不如和你在一起安全。”陶山泽强调。

  “可是你想好,我进去失败顶多像宋焘一样损失什么东西,可你进去失败连魂魄都没有了。”池寐看着他,他重新带着审视的目光看陶山泽,所有人面对危险面对困难都希望逃避,更何况是为了只见过几面的宋焘和满头银发的楚崱,以及这个将他带入世界的陌生人。

  “我不是好人,你怎么能这么相信我,万一我们出不来怎么办。”池寐看着他,语气沉重无比,聊斋□□塌之后,天劫不时将至,他现在也是苟延残喘,时不时有冰雪的摧残,忍受着各种的折磨。

  其实只要回到十寒地狱里,他就会像鱼进入水中一样舒坦,浑身的法力也能复原部分,可是他不能回去。

  一旦回去之后,他的记忆就会出现明显的残缺。

  就像之前的客人,他几乎都记不住面孔,所有人开始千篇一律,想起来都觉得恶寒,浑身都不舒服。

  但他清楚的知道,那些人没有成功,聊斋塔也没有恢复。

  “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从你带着我走上一节一节的台阶就知道了,人的品性会隐藏在脚步里,你的脚步声笃定,”陶山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我相信自己的直觉,我相信我们可以平安的出来。”

  他一再强调,池寐也不好说什么,他画了一个又一个灵符,如同第一个世界一样放在陶山泽身上的各处,而画到最后因为消耗了太多的法力,他的手指都开始颤抖不稳。

  陶山泽握住他的手指,将身上的灵符扯下来一些放在他的身上,“够了,不要再浪费了,你在我的身边就是最大的灵符。”

  池寐喉结上下攒动,伸手捂住陶山泽的眼睛,温柔的在他耳边说道:“那好,闭上眼睛。”

  地上落叶开始翻滚,形成一个巨大的磁场,而在远隔十公里之外的宋焘的古书店里,书架上的书悄然翻开,落在《聂小倩》的一页;陶山泽的家里书柜不停的晃动,一地书散落,不约而同的落在同一页上。

  《聂小倩》是女鬼小倩和书生宁采臣的爱情故事,他们的爱情受到了层层桎梏,最后突破树妖姥姥和黑山老妖的阻挠,在燕赤霞的帮助下成功在一起,达到了人和妖的绝美故事。

  陶山泽还在想故事的情节,末了,听到水滴落在石头上的声音,嘀嗒嘀嗒直响,他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身子下是潮湿的草垫,周围都是躺在地上不停呻|吟的人。

  大部分都是女子,也有容貌艳绝的男子。

  用麻绳像是牲畜一样将手臂捆在身后,脚腕也捆住,没有半点活动的空间。

  就比如现在的他。

  远处狭窄的洞口有微弱的光线透进来,可是上面的铁丝网明显惊人,这是将他们困在其中。

  陶山泽恢复意识之后,第一反应是找池寐,不过洞内光线昏暗,一时看不清样貌,也不能确定谁是池寐。

  他仔细看向自己的穿着,粗布麻衣,普通百姓的衣服,并没有出现手脚残缺的现象。

  而池寐说过,他们违背规则擅自进入聊斋世界会失去一样东西,宋焘失去的是眼睛,而他四肢都在,眼睛也能看到,那么失去的就是——声音。

  他干张着嘴,可是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现在完全成为一个哑巴。

  正在思忖应该怎么找到池寐的时候,那洞口的铁门忽然打开,从外面走来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这男人明显土匪打扮,身上匪气十足,在他身后同样进来了和他相似打扮的男人,都是各种动物的皮毛加身,走路铿锵有力,还没进洞口的时候就大声喝道:“都给老子起来!”

  于是这些躺着的人开始瑟缩着嚅动,希望不要和自己挨上关系。

  陶山泽微微眯眼,越过他们看向后面的景色,果然看到这座山上寸草不生,入目之处都是枯败的落叶,直愣愣的树枝直指天际,显得天地之间灰蒙蒙一片。

  “这个婆|娘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其中一个粗俗的男人喘着粗气,随手抓起一个女人,这女人哀嚎一声,可是没有任何作用,被拉扯出去。思路中文网最快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紧接着,一个一个的女人出去,留下一山洞男人。

  “剩下的带|把也不知道现在的都什么口味……”男土匪头子摸了摸下巴和旁边的男人说着,逆光让他的面目十分不清晰,他说话也有山村口音,如果不是陶山泽之前遇到过一个难缠的外地客户,也许还真不知道他和同伴说什么。

  他一眼就注意到了陶山泽,陶山泽面目白皙,面容姣好,有着爽朗的少年感,在漆黑的山洞似乎发着明晰的光芒,那男人按住陶山泽的手臂,拉扯出来让他站直,仔细打量他,“不错,不错,拉出去。”

  趁着拉扯的间隙,他集中全部注意力在剩下的男人身上,按照他想的,池寐的样貌不俗,这些人怎么样也能够注意到池寐,可是剩下的人颇有些歪瓜裂枣,他都不想多看一眼,如果样貌不是,单凭其他条件,陶山泽很难看出池寐。

  他心里叹口气,只能随着那些男人出去。

  他现在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可如果剩下的人没有池寐,池寐又会经历怎么样的出场呢?

  全程被蒙上眼睛,直到眼睛的黑布被扯开。

  他被阳光晃得眯了下眼睛,膝盖跪在地上,这才看清周围的情况。

  眼前是一个祭台,这祭台明显不同于一般的古代祭台,上面密密麻麻贴满了符咒,那红色的墨汁甚至还往下滴着血红的液体,有身着各种颜色碎步条衣服的巫师走来走去,面上戴着各种青铜獠牙的面具,显得极其可怖,配上烟灰色的苍穹,就像是即将进行一场杀人的法事。

  而祭台中央应该有什么东西,蒙着一层红彤彤的布,看不清里面,应该是重要的贡品。

  陶山泽和打扮艳丽的男女跪在一起,他们均是瑟瑟发抖,那女子全都哭泣出声,却无济于事,他们跪在祭台的下面,身上都绑着金色的铃铛,铃铛上挂着符咒,应该也是祭品的一部分。

  漫天的纸钱洋洋洒洒,白色的铜钱如同雨水一样往下淌。

  很快,随着准备工作的完成,底下渐渐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百姓,他们极度虔诚的双手合十,有的甚至跪在地上,嘴里不停念叨。

  若是常人一定听不清他们说的话,可是陶山泽自从不会说话之后其余的感官变得极其鲜明,他听到那些百姓在祈求雨水,祈求山上的妖怪得到解决,祈求他们的生活回归正常。

  陶山泽推测,这里应该就是那有万年道行的黑山老妖的老巢,这些百姓应该住在山下,但现在生活无以为继,频频饿死,遭受着极大的困难,所以只能祈求神明帮忙。

  可惜。

  陶山泽再次看向那要做法的巫师,他现在的阴阳眼在他们身上没有看到半丝灵气,有的只是半死不活的阴鸷气息,不属于神明,也不属于妖怪。

  随着一声惊呼,那一直遮盖住的红布终于揭开。

  陶山泽倒吸一口凉气,他之前一直在想池寐究竟会在哪里,会有怎样恶劣的命运,可是现在他看到了。

  红布之下,竟然是池寐,无数的红绳将他身体缠绕在柱子上不能动弹,而红绳上面同样有铃铛,池寐闭着眼睛,不知是死是活。

  惹人注目的是他穿的衣服,大红的锦绣华服,描摹精致的眉眼以及金色的头饰,囍字明晃晃的放在地上。

  他的附近除了撒了米还有桂圆、花生、红枣、瓜子。

  寓意不言而喻。

  “希望黑山大人不要嫌弃!”

  “黑山大人手下留情……”

  “黑山大人万福金安!”

  ……

  此时,那些人的声音开始清晰起来,形成独特的音浪环绕在他耳边,这些声音像是魔咒,又像是催命的符咒。

  法师随着他们的声音晃动着手中的银铃,洒着大米狗血,跳成奇异的舞步,一晃一晃,不住的泼洒水滴。

  陶山泽终于明白,眼前的池寐是即将献给黑山老妖的新娘,而他们在祭台下面跪着的则是陪嫁,或者说是妾室。

  估计是怕黑山老妖嫌弃。

  目的都是让黑山老妖停止对村庄的折磨,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陶山泽一眨不眨的盯着祭台上的池寐,脑中飞快思索逃脱的法子,这里不是真正的古代,而是真的有妖怪存在,说不定他们做完法之后黑山老妖就会出现带走池寐和他们,到时候他们面对万年修行的老妖怪,别说找宋焘丢失的一魄,就是自己的魂魄都未必保得住。

  陶山泽捏了一把汗。

  快醒来啊。

  快醒来啊。

  池寐没有失去四肢,该不会是个瞎子吧?

  如果是瞎子就会难办许多,他们找魂魄很大程度倚靠的是池寐的能力。

  鼓点密集,唢呐叠起,经幡飞扬,配上灰色的天空就像是死寂的加和。

  终于,他看到池寐睁开了眸子,显然他是刚刚来到这里,睡眼朦胧,还不知道现在的情况,他挣了挣自己身上的红绳,却纹丝不动,再看到身上的大红喜服更是面如土色。

  在原文中,嫁给黑山老妖穿着喜服的人是聂小倩,池寐心中微动,如果他变成聂小倩还处在这个节骨眼上,很有可能就是让他和黑山老妖决斗。

  但现在以他的能力,在保证陶山泽安全的情况下,打斗强人所难,会耗费极大的精神和法力,他不确认自己可以做到。

  接着,他一眼就看到了祭台下跪着的陶山泽,瞳孔紧缩,碍于现场的情况没有说话。

  不过两个人却对视。

  陶山泽开始奋力的解开后面绑着他手的绳索,之前有铃铛,现场又比较静,他不好行动,但是现在嘈杂异常,他尽量让自己的动作不引人注目。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鼓点和祈祷上,声音越来越密集,萦绕在所有人的耳边,没有人发现他们这里的情况。

  而随着念咒声音响起,狂风大作,无数的枯叶随风舞动,在天际盘旋,掩埋住天空最后一丝亮色。

  黑暗骤然而至,而人们只是以为这是黑山老妖即将到来的信号,更加欢喜起来,各种歌功颂德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停,“快来吧,黑山老妖,请带走你的新娘,请带走你的小妾,他们会侍奉好您,请不要为难这些无辜的百姓。”

  “您的新娘在等您,等您回去剥开他的嫁衣,从此以后他的身心将会晚秋属于您……”

  “……”

  陶山泽心中越发恶寒,但他此时阴阳眼发挥了用场,若是黑山老妖这种修为的妖物到来一会会有黑气或者阴风,可是现在却没有任何迹象。

  相反,他听到细碎的声音,这声音是感官放大的结果,似乎是鸟的叫声。

  他心中一动,而此时,绳索也解开,他用尽全力跑上祭台,冲向他的池寐。

  陶山泽快速解开池寐的绳索,在混乱中往外跑。

  与此同时,那些落叶之上忽然出现了千万种秃鹫,它们从空中横亘出现,直愣愣的冲向在场的所有平民。

  这种秃鹫只吃人的眼睛,那些仰头看着苍天的人首当其冲。

  这些秃鹫饿极了,光是啄食人的眼睛还不数,吃他们的血肉,鲜血四溢,血肉横飞,现场慌乱异常,所有人痛苦的尖叫和逃跑声此起彼伏。

  而天空中回荡着空荡荡的声音,“三日之后,若是见不到聂小倩,你来陪葬。”

  那其中挑着大神的一个人脚步一抖,黑气不加掩饰的泄露出来,以他为中心,地面上忽然涌现出大量巨型的树藤,这些树藤如同富有生命,凌厉惊人,树藤缠绕住所有人的脚步,直刺入人的身体,疯狂的吸食这血液,将所有人的半截身子都拖入地下。

  那秃鹫啃噬过后的人的肉身还在不停挣扎痛哭。

  这人摘下面具,面具下的声音男女莫辨,肆意的吸食着在场所有人的精魄,那些精魄在空中变成淡蓝的透明体,进入他的鼻息中。

  池寐和陶山泽躲在僻静处,陶山泽紧盯着所有人的灵魂,心中煎熬异常,“那是树妖姥姥?”

  “嗯。”池寐低声说道。

  “所以,此次的献祭根本不是为了让你成为黑山老妖的新娘,而是树妖姥姥的把戏,目的是将所有人的精魄吸进他的身体,增强他的法力?”

  “嗯。”池寐扯下头上的金冠,扔在地上,脱掉喜服,换上那躺在地上早已没有生气的人的破布衣裳。

  “宋焘的一魄也会这样吗?他进入的时候要是遇到树妖姥姥,他们两个人谁的法力会强一些?”

  “宋焘不会,他掌管城隍,不会被吸食,在世界中,当然是世界中的妖物法力更强,这里就像是他们的主场,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多年没有找到书页。”池寐擦掉唇上的胭脂,让自己显得英朗一些。

  “去找聂小倩,目前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聂小倩已经成为妖物,不过却和宁采臣跑了,姥姥无法抵挡黑山老妖的攻势,借着祭天骗取人类的信任,吸取村子里男人的精魄,”池寐低下头,复又睁开,“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聂小倩家还没有被灭门,她还是一个大小姐,灭门之后就会被变成妖,送到黑山老妖身边。”

  “你是说……”陶山泽一惊,重新看向他们两个人。

  而那弥漫的树藤已经到了他们面前,那树妖姥姥从天而降,刚刚吸食过精气的他精|力充沛,他眯着眸子,看着他们两个人砸吧嘴,男女交错的声音厉声喝道:“你们还在这干什么!还不快去将聂小倩一家一百多口人杀了,将她带回来,从此以后和黑山老妖永结连理,将她变成妖的我就是她最大的恩人,她会感激我,从此以后只听从我的命令。”

  他疯狂的大笑,千种树藤拔地而起,将地上残存的尸体一扫而尽。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