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尖叫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夜幕降临,整个烟州城陷入无尽的混沌之中,白茫茫像是泼了面粉,一片片蔓延开来,最近气候诡谲,经常下雾,可见度极低,到了晚上虽然有宵禁,但尽是拿着官粮不办事的人,顶着个灯笼按照既定路线走一圈就算了事,哪有几个真正出去巡视,所以铤而走险的小孩增多,大雾是他们最好的掩护。

  王家今天又找不到他的儿子二小,王二小不过五岁,矮墩墩的小男孩,最近老和邻里的孩子往外跑,回来的时候一脸餍足,嘴上油都没有擦净,总说有一个大哥哥会给他买好吃的,现在这世道,穷苦人家的孩子一年能吃上一顿肉就是万幸。

  王二小天天吃肉,王夫人不免起疑,可又不能多说,母子俩相依为命都希望过得好,再说不是他一个人,和邻居的孩子一起有个照应,也就放了心。

  那邻居多年不在家,家里就一个瞎眼的奶奶照看,自然照顾不过来,平时多是依仗王夫人,如今孩子不回来,她心里七上八下。

  但今日已经到了宵禁时刻,王二小和邻居的小孩还是没有回来,王夫人擦了擦手上洗完衣服的泡沫打着灯往外走,沿着王二小经常玩耍的道路,不敢大声喊,怕招来官差,只是小声的压抑着嗓子低低叫王二小的名字。

  可来回都找了,在大雾的掩映下一点影子都看不到。

  王夫人叹气心里不住的祈祷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却听到好像有人说话,声音是娃娃音,隔得远不确定是不是王二小。

  这条巷子是个死胡同,巷尾一堵石墙堵得严严实实,王夫人走过去,离得近了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有濡湿的石墙,上面的青苔依旧,摸上去滑腻异常。

  王夫人刚想离开,却听到里面有人说话,她以为是自己听错,因为这石墙后面是个人家,却是在三四十年前,这户人家走了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府邸被官府封了,甚至还用石墙砌筑彻底堵住了门口。

  她附耳过去,心中一惊,因为这声音确实是王二小的,他在说:“好好吃啊,你多吃点。”

  另外一个孩童应该是她邻居的孩子,“是啊,这猪肘子可真香。”

  王夫人面露怖色,提着灯笼的手不停颤抖,接着听到大块大块嚼东西的声音,王二小接着说道:“哥哥你真好,有好吃的都不忘记我们。”

  王夫人身子一晃,手就按在那石墙上面,但心中一颤,来不及她反应,那石墙竟然在她的触碰下轰然倒塌,一阵轰隆声传来,那掀起的烟尘和白雾混合在一起。思路中文网最快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王夫人一愣,眼睛睁得溜圆,灰尘散尽之后,王夫人没有抑制住“啊”的一声尖叫出声。

  “所以你究竟看到了什么?”县令老爷坐在高台之上,旁边的师爷借着昏暗的烛火,打着哈欠漫不经心的将事情记下来。

  这王夫人之前一直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如今她说话,陶山泽才意识到她,全然是因为她身上的衣服粘的全是灰尘,甚至还有棕褐色的痕迹,明明是干涸的血迹,发丝散乱,木钗子拨落在一旁,跪在地上匍匐着颤声说道:“老爷明鉴,苍天在上,民妇不敢妄自菲薄,那石墙坍塌之后,我就看到这泼皮!”

  民妇骤然抬头,眼睛中布满红血丝,一双长满茧子的手指直指二郎,“他就站在我儿子和邻居的小孩中间,而他们围在一个早已经没有了心的人面前,我家小儿……我家小儿手里还拿着那尸体的肉,那架势是正要吃,嘴上沾满了鲜血,身上都是血!”

  “他竟然说那人肉是肘子,如果不是我出现,他还要将他吞下去!”

  “天知道,小儿已经好几日出去玩说大哥哥给他吃了好东西,可是……”妇人痛哭流涕,浑身颤抖,“他吃的究竟是什么啊?都是这妖怪!”

  妇人尖叫起来,浑身都在抖,“我家小儿和邻居家小孩定然不可能杀人,也不可能吃人!只有这个人,不,他是妖怪,他制造了幻象!”

  二郎拼命摇头,“我没有,你胡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思路手机端最快https://m.s/l/z/w/w.c/o/m

  “我胡说?”妇人尖声叫起来,“那尸体身上的的掌印和你的兄长身上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我正好看到你,你是不是还要将我的儿子杀了?你还真是丧心病狂啊!”

  县令老爷打了一个哈欠,“神鬼之谈不可胡说。”

  二郎急了,“大人,我所知道的和这个妇人不一样啊,我自问害人之心没有啊。”

  县老爷看了一眼师爷,之后遥遥地看着外面的天色,“那你说说看?”

  “老爷明鉴,我今日和家兄在一起对着月色饮酒,家兄不胜酒力,喝醉之后就自己回去了,我本来还想多吟几首诗,谁曾想忽然下起暴雨,我赶忙去躲雨,进的明明是我的房间,我都没有出府,肯定没有错,可谁知拉开门之后竟然是一座破败的庙宇。”

  “庙宇里只有一尊佛像,却擦得干干净净,还有沁人的馨香,让人情不自禁放松,但却很是诡异。”

  陶山泽看了一眼陈氏,对方也在认真听二郎讲话,他认真的样子嘴唇紧泯,眼睛微眯,似乎在眼尾应该坠上桃花枝。

  “我当时就慌了,心想是喝多了,可谁知在祭坛上有好多贡品,都是下酒菜,我以为是我做的梦,还有朋友拉着我一起喝酒,我也没忌讳,和他们坐在一起,就着下酒菜就吃起来,之后便是妇人讲的那样,我一激灵,”二郎咽了口唾沫,眼眸骤然瞪大,似乎在停留在不可思议之中,“我手中拿的根本不是下酒菜,而是人的肺,上面还往外冒着血,而拉我的朋友竟然是俩小孩。”

  “啊!”妇人再一次尖叫出声,“你这泼皮休要胡言乱语,青天大老爷在上,他满嘴都是谎,说什么庙宇……”

  她的声音突然顿住,之后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甚至颤抖得更加剧烈,随即竟然咧开嘴角,她咧得很慢,直到露出全部的牙齿,之后发出尖锐的笑声。

  陶山泽鼻息一热,忽然闻到一股浓烈的血味,他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冲上前高喊道:“快过来,她要咬舌自尽!”

  形势斗转,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一个正常说话的妇人会笑出声,完全不符合常理,陶山泽掐住她的下巴,她喷出血溅到了陶山泽的衣服上,两眼一翻,眼白露出,没了意识。

  如果陶山泽再晚一步,后果难以想象。

  而一个正常说话的人忽然要自尽,说是自愿都没人信,现在过于诡谲,陶山泽环视在场众人,每个人都心思各异,一时之间看不出所以然。

  一直坐在高台之上看着所有人的县太爷终于发话了,“行了,现在说来说去就是一具尸体,小孩子也都没事,这妇人满嘴胡话也不能全信,二郎酒醉之后的话也不能信,今日太晚了,明日待本官前去现场勘探一番,陶山泽,今晚就让二郎在县令府委屈一晚了。”

  陶山泽将妇人平放在地上,之后站起身来,连身上的血迹都没来得及擦干,炯炯有神盯着他说道:“大人,现在不是一具尸体的问题,今晚下大雨,如果不去,证据就会消失不见,明日再去,恐怕会遗漏重要线索。”

  县太爷和师爷对视一眼,之后笑了,“山泽啊,我与你父亲是旧交,之前都是过命的交情,念你年幼,今日你说话没有顾忌我也不怪罪,只是现在已经大雨倾盆,就算去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明天早上天朗日清,看个明明白白。”

  他站起身来,抻了一个懒腰,“传令下去,二郎先收监,明日再审。”

  陶山泽还想说什么,不过此时陈氏走过来拉住了他,小声说道:“我知道你的顾虑,但现在显然不是说这话的时候。”

  陈氏的目光看向王夫人,她现在昏迷失去意识,满身都是鲜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我们也回吧,估计王二小和邻居家的小孩也吓坏了,去看看吧。”陈氏低声说道,他的声音糅杂在雨声中,逐渐淡去。

  天边打了一个响雷,几乎将县令府照亮,雨势湍急几乎没有要停留的迹象,檐下的雨水水泡立起又破灭。

  陈氏打了一把油纸伞,“二弟不会做出那种事情,你不必担心。”

  陶山泽低下头,尽量让陈氏不被雨水浇到,“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相信他,只是同样一件事,王夫人和二郎说的完全就是两码事,而县老爷也不想去查,我想……”他深吸了一口气,呼吸之间都是雨水活着泥土的味道,他清晰的知道自己是在聊斋世界中,可是遇到的所有人都是有血有肉,就像是在历史的长河中真的上演一样。

  “我身上的伤口就是那个妖怪抓的,既然那个尸体身上有同样的伤口,就说明他曾经去过那里,如果不抓到他,会祸害更多的人,而且现在下着大雨,更是方便他为所欲为。”陶山泽想起白日里和陈氏说话的态度,现在觉得过意不去。

  黑夜总是给人回忆的眼睛,他会看到过去的往事,不停的在脑海中翻来覆去折磨,于是他曾经说过的话开始放大,雨声更是加速一切的形成,所有或者阴暗或者悲戚的情绪都开始滋生,逐渐占据他的四肢百骸。

  “我答应你。”陈氏没有等他说完就低声说道,甚至没有看向他,只是撑着伞的身形笔挺,大步往前走着,伞还往他那面倾斜一些,他本就身形高大,如今一半的肩头更是濡湿。

  陶山泽胸中千种情绪往外涌,他侧过头看着陈氏,虽然在他身上找不到半点池寐的影子,不管是样貌还是身形都不像,但是却有同样的感觉,“之前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他是妖怪,而且他和我一个朋友长得很像,我们……认识很久,所以先入为主了,估计这个妖怪也是看准了这点所以才会扮作我朋友的样子。”

  他踟蹰地说着,不经意之间碰到了陈氏的袖口连着他的手腕,只是觉得他的体温很低,他复又拉住他的胳膊,陈氏没有拒绝,依旧往前走着。

  两个人为了撑在一把伞之间离的很近,可是陶山泽却感到他身上的温度正在被旁边的人急速吸去,这说明陈氏体温很低。

  很奇怪,这样的现象只有在神鬼才会出现,而正常人不会这么低,可是陶山泽却没有任何俱意,他反而攥得更紧,“我朋友的体温也很低,他经常会很冷,有时候眉毛都会结冰碴,像是白眉大侠。”

  看到陈氏没有反应,陶山泽继续说道:“他很喜欢吃东西,回去之后我给你做好吃的吧,我的手艺还不错,之前因为胃癌一直没有好好吃东西,不过只要进入世界身体的病症就会消失,还可以大快朵颐……”

  而旁边的陈氏压根没有听他在说什么,只是拉着他走的越来越快,直到到了一处低矮的茅草房面前,雨水冲刷着茅草,不少已经掉落,有篱笆围成的院落,院门轻轻一推就打开,陈氏侧过身,方便收伞,“到了,进去吧。”

  陶山泽一愣,随即意识到这是王夫人的家,她家小儿刚刚受到惊吓,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而王夫人送去医馆也不知道何时能回来,确实有必要来安抚一下。

  “小孩子年幼的时候受到过刺激对长大会有很大的影响,只能尽量说些安抚的话。”

  陈氏说着和陶山泽站在廊下,敲了敲门。

  紧接着,传来一阵稚嫩的童声,连带着压抑的哭声,“睡呀?”声音清脆,还往上拐。

  “我是你娘亲的朋友,今夜过来看看你,如果你没事我们就不进去了,你好好呆着。”陶山泽不知道怎么安慰好,只能如此说道。

  “知道了,你们回去吧。”小孩哭得嗓音沙哑,吸了吸鼻子,声音透过木板传出来。

  陶山泽点点头,接着小声说道:“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明日王夫人回来之后再说吧,我们先去看看二郎口中说的庙宇,再去看看是什么样的石墙可以一推即倒。”

  陈氏复又撑起伞,现在本该天亮,但因为暴雨,没有丝毫见晴,大雾却比之前褪散不少,能见度高了很多。

  “也好,现在过去看看也许能捕捉到那鬼怪的痕迹。”

  陶山泽道:“我打伞吧,你都打一路了。”

  “无妨。”陈氏淡淡说道。

  不过下一刻,他前进的脚步却陡然停止,骤然拉住陶山泽的手,低声喝道:“等等。”

  陶山泽瞪大眼眸,在暗夜中看到他骤然看向自己,眼眸中都是警惕,他忽然明白什么,屏住呼吸,和陈氏悄悄的重新回到茅草房前,躲在那唯一的窗户下面。

  说是窗户,其实只是几根破旧的木板插在茅草中摇摇欲坠,上面用纸糊住,有一个被虫子啃噬的眼,依稀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影。

  不是一个,是三个!

  ***

  那小孩今日又来了,宋焘递给他一本泛黄的书,上面画着类似卡通的插画,却是实打实的古书,文字都是竖版排列,宋焘这家古籍店可没有什么给小孩子看的绘本。

  小孩却将它放在一旁,将帽子摘下来,露出一头银发,今日阳光明媚可人,熠熠生辉。

  “你可以给我开家长会吗?”小男孩稚嫩的童声说道。

  “为什么不找你妈妈呢?我也不是你的家长啊?”宋焘蹲下|身来,虽然眼睛上蒙着纱布,不过却像是和小男孩平视,“如果你妈妈知道会生气的。”

  “她不会生气的,她也不管我,同学们都欺负我,我想让他们知道我有一个很厉害的哥哥,可以操控……”

  宋焘没有让他说完,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啊。”

  “哦,对不起,我忘了。”小男孩垂下头,嘟起嘴。

  “不过我可以给你开家长会,只要你不嫌弃我的眼睛。”宋焘站起身,准确的坐在旁边的酸枝木八仙椅上。

  “真的吗!”小男孩因为太激动脸上有明显的红晕,却掩饰不住的病态,手上预留的输液管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不会嫌弃的,我也有一头白头发啊,而且你的眼睛很快就会好的。”

  “为什么啊?”宋焘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小男孩极其自然的坐在上面,“我就是知道啊,你那里不是被火烧伤的,所以会好的很快,不过你真的不要再去了,好危险啊。”

  宋焘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向他提过眼睛的病因,而且正常人问,应该是不是过敏或者其他的炎症,可小男孩却直接说不是烧伤的,宋焘没有丝毫疑虑,点头笑道:“你说的对。”

  “到时候你一定要穿的漂亮一些,我一直和他们说我有一个超级帅气的哥哥,他们都不信,现在让他们看看就好了。”小男孩奶声奶气说道。

  “知道了哈哈。”宋焘笑着说。

  小男孩和宋焘还聊了很多关于学识方面的事情,不管是哪朝代的历史,宋焘都对答如流,甚至连历史中遗留的沧海遗珠都清清楚楚,那眼睛上虽然蒙着纱布,但却不挡他脸庞的精致,苍白的像是一尊玉雕。

  小男孩睁着大大的眼睛,似乎有星星一样崇拜的看着他,“你要真的是我的哥哥就好了,妈妈一定会很喜欢你。”

  宋焘笑笑,不语。

  眼看着日落西山,宋焘将书包给小男孩背上,“该回去了,你妈妈今天回来看不到你会伤心的。”

  “她才不会呢。”小男孩撇嘴。

  “我敢保证,她今天一定给你带来了你想要的积木,你在下次手术之前可以每天都玩。”宋焘蹲着,和他维持同样的高度说着。

  “真的吗?”小男孩震惊的嘴巴都张大。

  “当然是真的,快回去吧。”

  小男孩疾步往外跑去。

  “等等,”宋焘叫了一声,将那本书放在他的书包里,拍了拍,“楚崱,注意安全。”

  只是,还有一声低沉的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称呼——殿下。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