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失控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按照科学的说法,医院阴气较之其他地方比较重,生病的人缺乏阳刚之气,再加上心情抑郁在医院形成了独特的磁场。

  白泽的嗅觉比普通的灵兽更加敏锐,虽然他法力受限,但不妨碍他知道谁不是人,更何况这个小鬼竟然冒充自己的枕边人。

  从进到洗手间开始,就算不依靠法力,他也能知道陶山泽换了一个人,若是平时他主动去签陶山泽的手,他一定避之不及,生怕别人看到觉得他娘。

  但当他牵起对方的手时,也许是他身上的气味过于吸引鬼怪,这人还往他身边凑,用小指轻轻挠着他掌心,池寐承认,有一瞬间他觉得这如果是真的陶山泽该多好,他们哺乳动物就应该用爪子拍拍,用舌头舔舔表示爱|抚。

  可惜陶山泽是个木头,爽完就翻脸,出了世界就不认账,这种小心思更是不可能得到满足,在他一米范围内他都要呵斥。

  池寐心里好奇,就和这个顶着陶山泽假面的小鬼聊天,发现他对于陶山泽真的了如指掌,就连他睡前用什么牙膏刷牙都清清楚楚。

  但聊天方式不同,陶山泽是浑身带着刺戒备的和他聊天,这个小鬼是唯恐他发现,一半讨好,一半小心翼翼,他逗弄着他竟然感到一丝快乐。

  池寐想起陶山泽和李公子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心悦的人全身心的归属,心悦的人触手可得,但虚假终究不属于真实。

  被凌厉火海热浪席卷的“陶山泽”猛烈后退瞬间蜕了层皮,整张脸露出狰狞的原貌来,无数厉鬼伸出血淋淋的手掌指骨将他拉入血海,他备受烈焰焚烧的时候大吼,“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

  “十寒殿早在千年之前就空了,掌控者怎么可能……”

  不等他说完,锐利的火舌就已经将他浑身吞噬,他嚎叫着拼命喘|息身子化成齑粉,再也看不到一丝痕迹。

  池寐瘫坐在地上,刚刚已经耗尽了他几乎全部精力,人形现在都是靠一口气支撑着,头上大滴大滴的冷汗滴落,浑身上下无不同消散般痛苦,他颤抖着想要站起来,手臂刚一用力就又倒在地上。

  咣当一声,他看到地上光洁的大理石面一片洁净,连自己的倒影都没有。

  可属于陶山泽的那张脸在火海中消弭于无的画面挥之不去,皮肤牵连这组织一寸一寸被火舌烧焦卷起直至变成黑色,那张脸消失不见,本来也是画皮,却觉得怅然若失。

  此时的走廊灯光明亮,地上擦拭干净没有一点灰尘,墙皮雪白还有指示灯标识,安全出口的绿灯在无人的走廊幽幽发亮。

  “池寐,你怎么自己走到这了?我还找你呢。”

  在卫生间洗手的时候,池寐说自己肚子痛要进隔间让他在外面等,陶山泽只得等着,结果半个小时过去,池寐都没有出来的迹象,他走进去打开所有隔间的门也没有池寐的影子。

  这才慌乱起来,自从遇到池寐之后,他的世界总是出现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他急忙问过路的人有没有见过一个高高大大穿着白色衬衫看起来很帅气的男人,他这么问自然一无所获。

  他此时脑子里都在想,我重点不是池寐,而是要牢牢握住这个男人,才能有进入到聊斋世界的资格,才能延长自己的寿命。

  好在路过员工通道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咣当一声,他急忙跑过去看,就看到一脸汗湿的池寐瘫坐在地上,平常挺直的腰板现在萎靡,浑身衣襟散开如同刚刚跑完了一场马拉松,他茫然的盯着自己,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你快起来,”陶山泽伸出手架着他的胳膊肘,试图将他从地上拉起来,但是他看起来瘦,但浑身都是密度大的肌肉,想要靠蛮力还是做不到,“你动一动啊。”

  池寐任凭他架着,眸际紧紧盯着他,似乎要在陶山泽身上剜出一个洞才安心,在他使力试图将自己拉起来时候,双臂一拉将他抱在怀里,“别动,让我抱一会。”

  陶山泽不动了,他感觉到池寐的异样,虽然不知原因,但此刻他无法抗拒。

  带着汗湿的怀抱,却有着淡淡的花香,任何香水都无法比拟,幽幽的往鼻子里钻,温润的如同春水般柔和。

  直到电梯门开启,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看到他们两个习以为常目不斜视的走过去。

  陶山泽慌张的从他怀里出来,盯着医生的背影有些心虚。

  “完了,他肯定看出来了。”

  池寐虚虚靠在他怀里,调侃道:“看出来什么?”

  “看出来我性取向不太正常,肯定不是直男,直男都不这么抱着。”陶山泽脱口而出,离得近了,才看到池寐眼底一片红润,唇角惨白,面色苍白不成样子,“你没事吧,要不要看看医生啊。”

  “我没事。”池寐缓了缓,可刚刚的灵力消耗过于损耗,他还是无法凭借自己的力气站起来,魂魄都像是离体一样难受,他借着陶山泽的力量站起来,陶山泽撑着他往回走。

  池寐脑海里陶山泽的脸被烧焦毁灭的画面挥之不去,“你说为什么会是你呢?”

  两个人打了一辆出租车,池寐因为没有力气还靠在陶山泽肩头,陶山泽根本无法将他拨弄开,只能忍受着前排司机回头看后视镜有些奇怪的眼光,“什么为什么是我?”

  池寐闭着眼睛轻笑,“如果是别人,我早就吃香喝辣了,还至于大战三百回合?”池寐的声音越来越低,低不可闻,“别动,让我睡一会。”

  中午的阳光猛烈而炽热,均匀的散布在城市的角落里,却被角落里的阴影阻却,透过车窗看到外面不停倒退的景色,人潮拥挤日新月异,可终究有什么深埋于不可说的程度,那些组成玄学,组成人在绝境之中最后的信仰。

  阳光在池寐脸上布了一层金色,陶山泽举起手掌,虚虚的合拢将直射到他脸上的光线挡住,看着他的脸,咽了一口唾沫。

  古书上写百年修得同船渡,他们现在坐一辆车又是什么缘分呢。

  陶山泽正想着,可他没有注意到眼睛微微张开的池寐眼底一片血红,忽然外面的所有都静止,前方的司机手指正握住方向盘准备拐弯,外面的路人正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叶子准确的填充在空气中。

  陶山泽意识到不对劲,刚想晃起池寐,却见池寐正抬眸看着他,那目光不可谓不阴沉,倒和李公子有些相似,陶山泽心中重重一跳,想要喊他的名字。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池寐犬牙已经露出,双手陡然用力让陶山泽无法逃脱,大腿横亘在陶山泽身上,让他没有挪动的空间,不顾陶山泽的挣扎一口咬进陶山泽的脖颈中,那两个突出的犬牙刺入,鲜血顺着陶山泽的脖颈往下流,没入他黑色衣服深处。

  “池寐……”陶山泽吃痛的喊,在第一个世界他总想要吃自己,现在放松警惕觉得熟了,他倒是吃上了。

  下一刻,池寐似乎察觉出他的痛苦,有些迷离的眼睛盯着他看了一眼,浑身一震,随后野兽舔舐伤口一样舔着他的皮肉,“对不起,你太香了,我好饿。”

  陶山泽却也不敢用力推开面色苍白的他,捂住自己的伤口却是一手血,池寐却近似贪婪地盯着他看,之后再一次扑上来去舔他的脖子,“对不起……”

  半兽形态的他现在舌尖带着倒刺,舔舐他伤口的时候陶山泽忍不住闷哼,感到疼痛的同时却有一种奇异的酥麻。

  足足一分钟之后,池寐松开,再次昏迷,看起来和常人无异,司机猛烈的打轮,路人将地上手机捡起擦拭上面的屏幕,树叶随着风轻轻摇晃,陶山泽摸自己的伤口,上面竟然已经愈合,神兽的唾液可以治病看来是真的。思路手机端最快https://m.s/l/z/w/w.c/o/m

  但之前池寐虽说要吃他,却无法真正下手,如今……陶山泽一摸自己胸前,坏了,他的吊坠不见了!

  陶山泽却没有任何关于吊坠的印象,只是记得在世界的最后一刻看到那滔天的河流裹挟着将他卷入其中,难道就是那时候他的吊坠掉了下去?思路中文网最快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如果没有吊坠,等池寐再兽性大发失去意识,难不成自己真被他吃了?

  陶山泽不敢想,但池寐却比之前更加虚弱,已经开始痛苦的轻|喘。

  下了出租车,池寐终于支撑不住,脚一扭被陶山泽眼疾手快拉住,看着陶山泽的视线还有些虚弱,下一秒就变成了一只纯白猫咪费力跳到陶山泽怀里,奇怪的是周围有很多人路过,都没有觉得一个大活人突然变成一只猫有什么异常。

  他抱着池寐往回走,池寐打着小声的呼噜,爪子柔软的踩在他的手背,腹部柔软的肚皮丝毫没有防备对着陶山泽,陶山泽不想问他经历了什么,对于他的失控也没有感到害怕,只是觉得今天可以给他做一些好吃的。

  到了家门口看到邻居赵阿姨,“小陶啊,也不知道你已经结婚了,阿姨这里有一些果园里采的大樱桃,你给你媳妇吃啊。”

  赵阿姨拎了满满一大袋子递给陶山泽,看着他怀里的猫问道:“哎呦,是又养了一只吗,这只看上去可精神呢。”

  “谢谢阿姨,”陶山泽接过樱桃,“阿姨,以后有什么能帮上忙的记得叫我。”

  池寐在他怀里软趴趴的,陶山泽忽然不想松手,抱着他看着他紧闭的眸子,进屋里之后小心翼翼放在床上,还给这只浑身长满毛的白泽盖上被子,这白泽的爪子立刻抓住他不放,闭着眼睛哼唧个不停。

  陶山泽一个没忍住,过去亲了亲他眼睫,“乖,做好饭喊你,下次不许再咬我。”

  旁边的团子哀嚎一声,表示极大的不满。

  陶山泽生病之后就没有好好吃过饭,大部分时间都是靠营养液生活,现在通过聊斋里面的世界,他的胃部功能得到改善,就连辣的都可以吃一些,他看着冰箱里的菜,又打开手机叫了小时达的生鲜,仔细做了麻辣小龙虾、酸辣汤、红烧排骨和蒜蓉虾。

  选了碗架柜里精致的碗碟精心的摆在桌子上,小龙虾上还放了香草点缀,看起来颇有食欲,颜色搭配的很喜庆,一桌子红艳艳的。

  他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着,之前都是给自己一个人做饭,生病之后也没想着拖累任何人,现在给其他人做饭还有一种别样的滋味,如果喜欢的人出现,和他组成家庭,那他愿意每天都给他做好吃的,两个人窝在一起看看电视,说说笑,吃着东西,也许就是一个人最为向往的一生。

  陶山泽忍不住浮现出池寐的脸,但一想到两个人要在一起首先要物种相同,他和一个动物怎么在一起,两个人的身体构造都不一样,如果做着做着突然变成一只猫他该怎么办,他没有脸继续面对他可爱的团子。

  陶山泽将脑子里不可思议的念头抹出去,专心致志的做菜。

  他现在正往装好盘的酸辣汤里放一些调料,只是一阵墙门的声音响起,陶山泽以为又是赵阿姨,从冰箱里拿了刚才买的菜准备送一些,没有问就打开了,结果先看到的是一把纯黑的伞。

  伞架上往下滴落水珠,汇聚成一缕落在地上一片濡湿。

  伞下面是一尘不染的中山装,连带着干净可以反光的皮鞋。

  “宋焘?”陶山泽盯着濡湿黑伞,扭头看了一眼外面,依旧是天光大亮,阳光灼目地耀眼。

  伞渐渐抬起,露出宋焘那张略显苍白的脸,嗓音低哑道:“是我。”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