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欲念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几千年岁月里,其中不乏有客人见到和池寐一样的脸,但他们气质迥然,如果换上其他衣服几乎都认不出,而且他们在世界里都是不同身份,出现的几率很低,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到陶山泽这里,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同池寐长相一致的人接连出现,他们疯狂叫嚣着,要把陶山泽留在世界里永远不能出来。

  “所以……”池寐咽了口唾沫,“他们就是我自己?”

  那种感觉难以忘记,他抱着陶山泽的时候无比眷恋他的体温、他的喘|息、他的心跳,想将耳朵贴在上面感受上面的余温,想要不停地舔|舐上面的肌理确认他的存在。

  这种偏执癫狂,如果被无限放大,就是世界中的人。

  他们的渴望,就是深埋在池寐心中的畏惧。

  可为什么是陶山泽呢,之前不乏有好看的凡人,他也没有起太多的动荡之心,难道真的因为陶山泽身娇体软易推倒,浑身颤抖的样子像极了他最喜欢吃的小野兽?

  宋焘没有回答是或者不是,而是指了指他身后。

  池寐一回头就看到刚从世界里出来的陶山泽,不过他的眼里早已没有迷茫,反而清明的厉害,看到池寐先是冷笑,浑身站的笔直,其实是在蓄力之后准确的一个巴掌打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池寐完全被打懵了,他一个神兽,好歹之前也是人们供奉的神明,结果现在被这样一个区区凡人打?手机端 一秒記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刚想问理由,可还没问出口,下一个巴掌连带着一脚踹在他的胸口,就听到陶山泽大喊:“滚!”

  陶山泽虽然没有练过,但是一个成年男子全力的一脚是可以将一个人打骨折的。

  宋焘不知何时已经从屋子里出去,屋子里就剩他们两个人,池寐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但是现在他怎么也无法动手和他扭打,心里多少揣摩出一丝理由,他一手捂住脸一手捂着胸口,“你总得和我说为什么吧?”

  “你还问我为什么?”陶山泽浑身都冒着热气,刚刚全当热身了,他飞扑过去,瞄准了他的胸膛,一个拳头还没有打下去,巨大的惯性将他们后坐,双双滚落在地,陶山泽手上没闲着,可池寐也不能干等着挨打,陶山泽进攻,池寐防守,试图将他乱动的手脚制住,陶山泽哪里能屈服,恨不得让他趴在第上叫爸爸才罢休,两个人都汗津津的谁也没服输。

  彼此之间呼吸交缠,满满的□□味,在这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多了丝说不清的意味。

  “我不记得现实中的事情还有自己是谁,可你总该知道吧,你不和我说就算了,还好好的当起男妻,做一套说一套,比真正的男妻都舒服,你又是什么理由。”

  陶山泽上气不接下气说着,此时他双腿剪刀式扣住池寐的脖颈,而池寐同样扣住他的,手腕被反扭在一旁,彼此胸膛剧烈起伏,可池寐的心跳比他慢的多,陶山泽一门心思觉得他在逗弄自己,膝盖用力曲起,可他现在浑身汗湿,刚刚生气消耗力气过多,况且本身的体力也没有不是人的池寐好。

  他没注意,一下蹭到池寐的要紧处,心里禁不住嘀咕一声。

  一个放松,就被池寐反攻为上,池寐胳膊肘卡在他的胸腔,另一个手臂卡在他脖颈上,双腿将他腰牢牢制住无法动弹,身体几乎折成九十度,池寐气喘吁吁说道:“你保证我松开你之后你别再打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池寐的身形要比陶山泽宽,现在压在陶山泽上面,单就体重就让陶山泽喘不过气,陶山泽呼吸受限,脖子通红,脸涨得粉红,盯着他,汗水正好落在他眼睛里,他眯了眯眼,点了点头。

  池寐松了口气,放心的松开,可是下一刻,陶山泽一个鲤鱼打挺立起来,双腿直直将他踹倒,揪着他的衣领,双膝岔开横亘在他上空,“你竟敢敢打老子!”

  他一个后坐,坐在池寐腰部往下,让他的双腿无法动弹,腿部用了十成十的力气,揪住他的衣襟,让他上半身被迫向上仰,拳头高高举起,“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惹怒我的后果,你承担不起,今天我要是不把你打进ICU我就不姓……”

  显然陶山泽没有说完,这只满脑子都在想着种族繁衍的野兽丝毫不虚伪的袒露他的诚实,十分正确的展示他的方位,隔着布料还能展示他的力度。

  陶山泽这拳头不上不下,一时不知道应不应该凑下去,还能不能达到威胁他的效果,池寐现在一脸享受,压根不像是自己在打他,反而像是在调|情。

  “不姓什么?”池寐盯着他的眸子,一时想起在世界中发生的事情,当时的他好似虽然比现在软,却没有现在有意思。

  陶山泽微微直起身,可池寐身子一扭,他没跪直,又直挺挺的坐下去,这下他浑身都软了,“踏马的。”

  上半身完全趴在池寐身上,盯着他也打不出去。

  如果论打架,要有打有攻才算打,其中一个人打,另一个人一脸享受,还怎么打?打人的一方不要面子的啊?被打的一方要不要脸啊?

  “我预言你以后会姓池,”池寐说着,环绕住他的后背,两个大男人汗津津抱在一起,“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预言你以后会是第十三个字|母!”陶山泽奋力挣脱,反倒让池寐嘶的一声倒吸了口凉气。

  “别动,求你了,宝贝。”池寐压低声音,魅惑的不成样子。

  那些面红耳赤的瞬间又出现了,当时陶山泽记不得自己究竟是谁,还以为是单纯的进京赶考的书生,面对男妻只有招架不住的份,加上乖巧懂事会说话,也就半推半就了,现在这声宝贝喊的让陶山泽身子再次酥软,嘴上不依不饶,“王八蛋!”

  “咳咳,”宋焘此时正端着杯茶走过来,茶杯放在桌子上,“我这可是书店,地上又硬的厉害,你们还是先回家好不好?”

  陶山泽吓得一激灵,他全部注意力都在池寐身上,反而忘记了这里属于一个陌生人,慌张的站起来,扶着旁边的书柜才没有摔倒,面不改色是假的,呼吸急促是真的,面上泛红也是真的。

  “知道了,不过还是谢谢你的茶,”池寐点点头,在外人面前转瞬就没了浪荡模样,一副正人君子之姿,“我和陶山泽就先回去了,我们有时间再来。”

  “希望这个时间长一些。”宋焘低笑。

  陶山泽和他别别扭扭走出巷子,再一回头,日光正好,书店已经消失,取而代之是普通的店铺,应该是卖糖果的,里面还有客人往里进,小孩子拿着棒棒糖在外面求着大人抱。思路手机端最快https://m.s/l/z/w/w.c/o/m

  一切欣欣向荣,一切都属于人间繁华。

  “别看了,你现在这样更奇怪了。”池寐忍着笑说道。

  “闭嘴。”

  陶山泽自然知道自己奇怪在什么地方,他刚从世界出来,本来情绪不稳,加之心思动荡不安刚刚又消耗了太多体力,走两步腿软三步,现在一扭一扭往前走,如果套上旗袍,离远看或许还是大姑娘。

  “要我背你吗?前面就是最近的地铁站。”池寐说道。

  “滚。”他心里不抗拒,但如果被别人看到禁不住会联想,尤其是现在已经有女孩子在后面偷笑。

  池寐拉着他,到了一处无人的拐角,用力扯了条自己的白色衣服,一圈一圈缠绕在他脚踝上,看上去就像是脚踝扭到一样。

  陶山泽脚踝很细,可以单手握住,难以想象这样消瘦的身子刚刚打他的时候那么用力,他拍了拍他的腰,“好了,这下没人会觉得你奇怪了。”

  陶山泽不情不愿的趴在他的背上,其实心里还是觉得舒服,“你不是神兽吗?不是有法力吗?为什么不让我们直接到家?”

  “少看点电视剧吧,如果我有法力,在世界里为什么不去救你,为什么控制不住身形还得和团子抢吃的?”池寐缓步往前走。

  “啊,那你算哪门子白泽?”陶山泽嗤之以鼻。

  “有是有的,但我的都被封印了,在世界里使用受限制,在现实更是不行。”池寐怕他不舒服,还往上抬了抬。

  “那你在哪里可以用?”

  “地狱啊,那里有无边的海,有看不到尽头的原野和混沌,在那里没人管,随便我。”到了地铁站,虽然一路收到很多目光,但都是善意的关怀。

  池寐小心翼翼将他放下来,买了票,两个人站在站台等车。

  明明知道池寐是上古神兽,他们刚刚经历过虚幻的世界,如今回到现实看到池寐老老实实的拿钱买票、刷卡进站,觉得十分奇异。

  “那你还不如李公子呢,他当时拉我的时候,我心神具震,恨不得贴到他身上。”陶山泽低声说道。

  “对不起。”池寐低声说。

  不过他的声音被下站的人流冲淡,陶山泽只顾着拉上池寐不分开,却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你说什么?”

  “没什么,叫你站稳。”池寐笑着在人潮拥挤中握住了他的手。

  地铁急速行驶,透过玻璃看到不断后退的黑色和地铁广告。

  他因为记忆断点,一直不明白自己成魔的原因,更不知道为什么要守护那虚无的十寒地狱,只记得在世尊座下修行的时候,世尊说他是极佳的根骨,将来大有作为。

  若聊斋塔中的那些虚像果真都是他的欲|念,那他还真是十恶不赦呢。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