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借刀杀人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刚刚……”陶山泽盯着李公子的眸子,几乎说不出话来,那样的眼神怎么会是只见过一两次的态度,那种包容和惋惜带着遗憾直直的穿透他的胸腔。

  陶山泽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凝固,只能感到心脏钝痛一下一下的敲击着他脆弱的心智。

  “陶山泽,你没事吧,刚刚我一直叫你结果你也不听,”池寐从地上爬起来,“你刚才一巴掌把我扇地上,你看我这里都破了。”池寐刚想把自己的手掌心举起来给陶山泽看,可他此时才发觉异样。

  那个施粥的李公子什么时候出现的池寐完全没有印象,他们对视是什么意思,更甚,其中还有暗流涌动,尤其是陶山泽,那双眼睛都要黏在姓李的那个孙子身上。

  “我见过你吗?”陶山泽盯着他的眼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用力过于酸涩,他觉得眼睛濡湿一片,吸了吸鼻子,似乎不忍再说。

  李公子伸出手将他发丝上粘的草叶拨掉,动作轻柔的如同吹了吹湖面,之后和他拉开一些距离,微微颔首道:“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陶山泽的错觉,在他的眼里同样看到了朦胧的水光。

  在一旁站着的池寐简直像是吃了苍蝇,比吃了苍蝇还恶心,他手上都破了,得不到陶山泽的安慰也就算了,这是哪里来的货色来动他的陶山泽?

  这李公子一脸阴柔相,贼眉鼠眼,跟个强盗的压寨夫人差不多。

  他一步走上去,去抓陶山泽的胳膊肘将他拢在后面,盯着姓李的问道:“这位仁兄,你为何会在这里?”

  池寐隐隐觉得不对,一回头看陶山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哭了?”

  陶山泽摇头,却不答话,将头偏过,无形中默许。

  池寐看着他那副模样,浑身上下都叫嚣着杀人,那潜伏的兽性要不是受到红莲法印压制此时定当原形毕露,他面对百合都没有太过于强烈的情感,但面对这个小白脸真的恨不得生吞活剥,偏偏此时落得下风。

  “既然陶公子无事,那我先走了。”李公子盈盈一拜,广袖飞扬,压根没理池寐那几乎刺穿人的目光。

  池寐反手拉过李小白脸的胳膊肘,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几乎从齿缝里挤出来几个字,:“你要走哪去?”

  李小白脸不怒反乐,却没有像他一样高声阔论,而是笑道:“公子觉得我要去哪里?自然是回到粥棚继续施粥啊。”

  池寐反唇相讥,“可你看我夫君倒是看的痴迷,莫不是你使了什么邪术,不然他怎么可能哭!”

  池寐冷笑微微侧过身和他对视,这人身高和自己一般无二,就连身形都极其相似。

  池寐在一瞬竟然有一种念头,如果陶山泽喜欢自己,那看到和自己长得面貌相似的一定也会有异样情绪。

  不过抛却陶山泽对他的态度,他自己直视他倒是觉得十分不快,单就他现在穿的一袭袍子,胸口的位置绣了栩栩如生的白莲,一瓣一瓣的盛开。

  一个大男人,真是附庸风雅。

  他甩开李公子的手,“你什么时候出现的?”

  他语气不善,李公子摆明弱势,这样一甩,他身子一趔趄,生生撞在佛像前的腐木供桌上。

  他面色扭曲,不过却没有任何反打过去的行径。

  陶山泽只觉得看到他受伤,一颗心颤动不已,甚至产生去扶他的念头,不过他还是拉住池寐,厉声喝道:“你干什么?池寐!”

  “你拉我?”池寐简直要气笑了,“他不过就是撞了一下,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你不问问探究一下他的身份,看看他是不是哪个山沟里的妖怪,反倒和他套近乎?”

  他看到陶山泽面色惨白,知道他这次是认真,心里五味掺杂,“你怨我?”

  陶山泽没有回答他,只是深吸一口气,庙宇里没有任何异样,和刚刚他们进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他知道自己刚刚是魇住了。

  他之前还在想如果他是妖邪会用什么方法杀了张瞎子,但是没想到他们的方法竟然是蛊惑在场的人,借他的手,如果不是李公子突然出现,那他现在的刀已经架到了张瞎子身上。

  他就是那个帮助妖邪的罪人。

  说到底还要感谢这位姓李的公子,他没有理会池寐那一副怨怼的表情,只是端庄的微微和李公子施礼,“贱内不懂规矩,冲撞公子,我回去之后好好教训他,请公子莫怪,公子请回吧。”

  被称作贱内的池寐一脸呆滞,他满腔的怒火都被陶山泽的冷暴力打败了,他知道在《莲生》这个故事里,陶山泽是桑子明的角色,就是一个坐享齐人之福的渣男,但没想到他男女通吃,渣到这个境界。

  眼前的这个李公子还真的挺配他衣服上绣的白莲花。

  待李公子走后,池寐刚想拉着陶山泽一同离开看看他到底会如何教训自己,但一直扶着墙壁的张瞎子突然说话了,“公子,刚刚公子气色虚浮,可是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了。”

  此时混然没了疯癫模样,而他面前的那盆水依旧在,旁边的莲座也是好好的,没有损坏的痕迹。

  陶山泽听他这么说话,简直分不清究竟什么时候自己进入的幻境,也许从那盆水打翻开始,也许从一开始进入寺庙的时候。

  他怎么就忘了,如果是一心向善做好事的人怎么会觉得神明不存在,怎么会让他自己一个人阐述神明的力量,他心里一定长燃着一柄烛火,烛光散发出的光芒将万物照的晕黄明朗,照的义无反顾,照的前程似锦。

  他身上的灵气让妖邪无法靠近,让他们没有可乘之机。

  如果他转世成为太子,一定是对今生的补偿,是他应得的。

  陶山泽走近,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袋银子,虽然没有多少,但还是虔诚的交给他,“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来世修得富贵。”

  他将碎银子递到他手边,看到他左手虎口处有一个红痣,正好在虎口正中间的位置,看他没有接的意思,放在地上,和池寐转头而去。

  他没有再闻到肮脏的污秽味道,也没有觉得张瞎子样貌有多么丑陋,只是庆幸好在自己没有险些把他杀了。

  这一切都是多亏那位李公子,他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看到他总觉得柔情似水,情意绵绵,无关感情,只是觉得不停的叹息。

  陶山泽在池寐前面走着,微微叹口气。

  刚刚与李公子错身时,递给他一张纸条,在拿钱袋的时候背着池寐放进衣袖中,如今在袖口中烫的厉害。

  而身后的池寐一脸阴沉,此时并肩走到他旁边,压低声音问道,“夫君没有什么与我说的吗?”

  此时已经走到人潮中,夜色逐渐降临,池寐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就算自己头上长了一片青青草原,他也要问清楚才能对症下药,他掌心越来越热,如果自己没有预料错,就是今晚即将离开这里。

  在此之前,几千年岁月,有很多迷失在聊斋世界的客人,其中的妖邪会变着花样的开出许多诱|惑条件,他们愿意沉沦在纸醉金迷的世界,最终永远留在这里。

  而现实世界的精神会迅速凋亡,身体衰败,回天乏力。

  “说什么?”陶山泽反问,他有很多想讲,但是在幻境中的自己宛如一个恶魔,会拿起杀人的匕首,照着对方的脖颈砍下去,这样的自己有点不想让池寐知道。

  “从你给他打完水之后,你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管我怎么晃你都没有反应,那个张瞎子在一旁吹草叶打苍蝇极尽疯态,之后就看到你浑身冒出冷汗,面容扭曲,你究竟看到了什么?”池寐问道。

  看到陶山泽不说话,反而走的速度越来越快,池寐心里着急骤然说道:“陶山泽,如果你不和我讲,你很可能永远留在这里。”

  陶山泽疾步的脚步一顿,“这是什么意思?”

  池寐看着逐渐西落的日光,心里更加焦虑,“就是说你不属于这里,但是你想不起来,我也无法再多说。”他本来想说这里不是现实,但只要想到这两个字,他的红莲法印就滚烫的厉害,几乎让他融化,于是只能换一个说法。

  他拉住陶山泽的手,“你看着我,陶山泽,排除杂念,告诉我你在幻境中看到了什么。”

  陶山泽在池寐的眼眸中竟然看到类似李公子一样的蔚蓝水波,他涌起一种熟悉的冲动,可是还是无法分清自己情绪的源头。

  “看到佛像动了,不知道和张瞎子说了什么,他浑身是血的向我走过来,而我,”他顿了顿,换了个说法,“却想要伤害他。”

  陶山泽看到池寐一脸严肃,知道他是信了,继续道:“不过都是妖邪制造的幻境,现在张瞎子不还是好好的吗,他们想要借刀杀人。”

  陶山泽将李公子出现在他面前抵挡即将落下的刀的情节省去,一眨不眨的盯着池寐看。

  池寐点点头,开始拼凑整件事情,其实池寐和陶山泽说的也不尽然,他刻意修改了一些情节,他说的是他端水之后陶山泽进入幻境,实际上是陶山泽在质问张瞎子,你是否相信神明的时候开始入定。

  因为那个时候张瞎子变疯是真的。

  但张瞎子在听到神明两个字的时候浑身一晃,好似大梦初醒。

  “佛像在诱惑张瞎子,他一定在说让他怨恨曾经的自己,这样功过相抵,就无法顺利转世。”池寐沉思片刻说道,“但张瞎子定力十足,他没有感觉,所以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只是他想不明白,在之前的世界只有陶山泽和他之间的纠葛,但是现在多了一个即将转世成为太子的张瞎子,是聊斋世界在提示什么吗?

  他和陶山泽对视,簌然想起李公子,陶山泽刚刚一字没有提,但李公子不可能平白出现,按照陶山泽的态度,李公子应该通过某种手段得到了他的好感。

  但他的渣男夫君显然不想将全部的故事讲给他听,于是池寐深吸一口气,将恨不得把他糅在怀里的冲动湮灭,严肃道:“陶山泽,张瞎子能够抵御佛像说出的诱惑,你答应我,不管你遇到什么,都要像他一样,坚定自己最初的想法,不要被旁人所左,好不好?”

  说到最后,他放低了身形,低落了语气,“一定要答应我,除了我还有它在等着你。”

  你如果回不到现实,你家的猫就没有猫粮可以吃了,池寐心中恶狠狠想。思路手机端最快https://m.s/l/z/w/w.c/o/m

  “她?”陶山泽哼了一声,“你不要凡事都想百合好不好,还有你不要把你夫君想的那么龌龊,凡事我可以自己争取,就算金山银山我都不会眨一眨眼睛。”

  陶山泽心中冷笑,就不应该和池寐商量问题,他就是一个行走的醋坛子,现在还在散发醋味。

  池寐没有松开他的手,总觉得心里发慌,再次强调道:“一定要答应我。”

  “知道了。”陶山泽发现他夫君还是一个话痨。

  夜色弥漫,长安街一片灯火,浮在空中将整个街市变成晕黄和神秘,无数的火光连成一片像是熊熊燃烧的火海。

  陶山泽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没有理池寐拉着他一定要吃晚饭的建议。

  终于拿出自己袖管中的纸条,带着自己的余温,上面好似还有专属于李公子的馨香,他小心翼翼打开,心脏砰砰直跳。

  上面写着,“今夜子时,安桥恭候。”

  他觉得自己在阴美人坊中见到横扫一切的男人和李公子一定有重合的地方,而且只要看到李公子就有一种浓浓的眷恋,他想知道他究竟是谁,他想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心里会涌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思路中文网首发╭ァんττρs://ωωω.sしzωω.cΘм んττρs://м.sしzωω.cΘмヤ

  咚咚,外面是池寐,“夫君,我进来了啊?”

  “嗯。”陶山泽收好纸条,端坐在榻上。

  “夫君,你面色怎么这么红?”池寐还以为是没有通风,将餐盘放在桌子上,打开窗户,“我借了厨房做了一碗素面,你尝尝看好不好吃?当然可能没有你做的好吃。”

  池寐本来想着不理会陶山泽,但想到他并不是完全自己一个人的人格,还带上桑子明那个渣男聊斋主角的,只能忍着,还得宠着。

  陶山泽却一愣,“我什么时候给你做过饭?”

  池寐无言,在现实世界的公寓里可都是陶山泽给自己做饭,如今说的顺嘴,一股脑说出来法印也没有发热,他心里思索继续斟酌说道:“你之前给我做过的,不过你忘了,但没关系,不耽误我心悦你。”

  陶山泽脑子里压根没有给男妻做饭的记忆,如今看他说的言之凿凿好似真的发生,心里也在打鼓,脑海中自己好似真的站在一个台面,锅里煮着冒着香气的饭食。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看看百合还缺不缺什么东西,没有什么事我就先睡了。”陶山泽下了逐客令。

  池寐却没有像之前那么听话,他看了看没有动一口的素面,确认门锁严实之后,一把将陶山泽扑在床上,牙齿恨不得咬着他的脖颈,不过他还是生生忍住,有,咬牙切齿说道:“答应我,不管遇到什么都要相信自己内心。”

  “知道了!”陶山泽瞥过头,浑身燥热难安,“滚。”

  池寐这才从他身上退下去,之后趁着他不注意在他虎口上一咬,“记住了。”

  “滚!”回应的是陶山泽越发急促的喘息声,今晚的池寐很奇怪,不过他自己更是心怀心事,好不到哪里去。

  陶山泽几乎是掐着时间,听着外面的蝉鸣,终于快到时辰,蹑手蹑脚的穿上外衣,身边的池寐睡得正熟,他轻声叫了他的名字,确认他没有反应之后才推门出去。

  外面的灯火不灭,反而更显长安街繁华,今日没有宵禁,街上摩肩擦踵,好不热闹,他顺着自己的记忆往安桥走。

  安桥是跨河的石桥,旁边立着石碑书写着安一个大字,石缝苔藓斑驳,上面有不少人拎着灯笼望着河上不住划过的小船。

  这是长安的繁华,过于美好,如果陶山泽金榜题名,他也可以在京城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可以时时欣赏专属于这里的美景。

  陶山泽透过那些人群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玉树临风的侧影,从侧面看这个人长得和池寐真的有些相似,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长身玉立。

  他缓步走过去,登上一节一节石阶,他的身影越发清晰,之后李公子回过头,他们隔着行走的人群对视,周围影影绰绰,明明只有几步,却不舍得走完。

  陶山泽轻声道:“在阴美人坊我看到的那个人是你吗?”

  没有任何犹豫,男子点头,“是我,陶山泽,我很想你。”

  陶山泽没有想到他会一口答应,阴美人坊只有妖邪才能进入,无形中默认了他的身份,但陶山泽却没有半分俱意,反而因为他说的我很想你有些心疼。

  “百合同我讲,一个男子救了她,我猜一定是你,我等了你很久了,留在这里吧,留在京城,我会对你好的。”李公子吸了一口气,温润的笑笑,柔声的说道。

  “你认识我?”陶山泽心中突突直跳,他突然想起池寐和自己说不管怎么样都要遵从本心,他看着李公子,觉得他就像是一个深渊,他情不自禁的溺在里面无法自拔。

  “何止是认识,陶山泽你不好奇你为何会在阴美人坊里安然无恙吗?因为你根本不是凡人,我们在前世,前前世都在一起,所以这一世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你看到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不是吗?”男人继续说着。

  此时他们正好站在桥的正中央,无数的灯火让一切变得晕黄朦胧,“不要和池寐走,他是狐狸精,专门害你,我们在一起是命中注定的。”

  陶山泽眉心一挑,觉得他说的走别有用意,刚想说话,身后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池寐气喘吁吁跑到他旁边,“陶山泽,你不要信他!”

  陶山泽神思一晃,站在他们中间,看看池寐,再看看李公子,竟然发现他们长得一模一样!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