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庙宇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我看不是我疯了,而是你们疯了吧,”张瞎子睁着他没有瞳仁的眼睛乱转,但是惊愕之情无以言表,估计是从来没有人离他这么近。

  而那双赤足正好蹭到水盆,盆里的水幽幽晃荡着,“你竟然给我打水?”他放荡无谓的笑起来,“我自己又看不见,你是觉得脏了你们的眼吗?”

  说完,他一脚踢过去身子剧烈踉跄,那满盆的水洒了一地,有些溅到陶山泽衣服上。

  “你怎么这么说话?”池寐看着他的样子顿觉难耐,他自己都没有让陶山泽自己动手伺候过,心中真是无法言说,“我们还是走吧,他看起来不需要任何人拯救。”

  “拯救?”张瞎子被这两个词刺|激到,浑身都发抖,拿着拐杖的手上面青筋毕露,“能够拯救我的只有我自己,不然人生悲苦,为何我全占了?别人都说做好事有好报,可我只要做了就会有恶事发生,如今我瘸了、瞎了,没有一点盼头。”

  他那浑浊的眼珠从眼白里挤出几滴泪,落在他脸上的凹陷处,掉了一些污渍,竟然有两个酒窝,能够想象曾经的他拥有怎样一副好皮囊,也无外乎被卖到了美人坊。

  “不,你会有出路的,”陶山泽向前一步,避开那些水渍,站在了池寐前面,他站的笔直,一身素色衣袍随风而动,平添一些意蕴,“你现在觉得苦,是因为会有大功德等着你,你只要不停的累积,举头三尺有神明,神明自然会给你一个公正的答复。”

  池寐微微低头看着前方的陶山泽,在这个世界里,陶山泽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书生,虽然熟读四书五经,可也不至于将因果之道看的如此清楚,而他现在全无那副执垮模样。

  他今天一身白袍身形笔挺,站在阴森森的寺庙里,倒像是一束光。

  “你凭什么认为神明会有公正,你又不是神明!”张瞎子将拐杖举起,正好磕到莲花座上,依稀能看到过往雕刻华美的莲花瓣掉落在地,一地灰尘掀起,连寺庙好似都在晃动。

  陶山泽刚想出口反驳,可池寐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紧紧的将他箍在怀里,下巴撞到陶山泽的头顶闷哼一声,后背抵着庙门,紧接着巨大的晃动袭来,大有地动山摇之感。

  房梁上木头噼里啪啦往下砸,连带着庙中的立柱跟着摇晃,而最中间的佛像下面的莲座更是一瓣一瓣的往下掉。

  变故很是突然,以佛像为中心灰尘猛烈扬起,有一瞬间不能视物,烟尘粉末将一切变得模糊。

  而在一片灰寂的朦胧中,那数年无人祭拜的佛像竟然如同活了一般,先是连着巨大佛头的脖颈移动,之后那低垂着温润的眼眸骤然抬起,睁得浑圆巨大无比惊悚,直视池寐的方向透着一丝狰狞,那早已没有油彩的眼珠几乎呈半透明状。

  若是一般的寺庙,那此时一定是显灵的壮观景象,但是在这种无人祭拜的荒庙里反而让一切透着诡异恐怖。

  但它的目标显然不是池寐和陶山泽,那硕大的木质头颅缓缓的转移,最后面对着张瞎子。

  而张瞎子混然不知发生什么,他拄着拐杖的手还在抖,颤抖着扶住旁边早已褪色的壁画上。

  不知是不是陶山泽的错觉,他看到油彩比之前更加鲜艳,而那壁画也可以依稀看到它本来的色彩。

  陶山泽一晃神,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的壁画。

  不过那时自己站在张瞎子的位置上,旁边还有个人。

  不过来不及他细想,陶山泽清晰的看到佛像嘴唇在动,但是无法听清他说的话,但声音的波动很是诡异,他只觉得耳膜剧痛,似乎有虫子在上面撕咬。

  可张瞎子不同,他此时竟然准确的抬起头直视,似乎能看到一样。

  而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此时尽是向往和痴迷。

  浑身的抖动消失,身子缓慢的直立,扶住壁画的手松开缓慢的往前走。

  灰尘尚未落尽,陶山泽剧烈咳嗽,眼前都是灰蒙蒙一片,似乎是一片没有尽头的雾气。

  “它在说话,”池寐耳朵剧痛,那一刻想到的是慌张捂住陶山泽的耳朵,为了不让他离开自己,只能用肩膀和他相碰,使他们的距离更近,池寐的唇堪堪擦过陶山泽的发丝,他紧张道:“别听。”

  此时陶山泽脑子里恍惚间出现他在幻境中看到的画面,在阴美人坊中,其中的妖怪说可以利用附体攻入即将转世的人周围,而进入活人体内会对妖物阳气造成影响,但死物不同,尤其是这种带有象征色彩的佛像应该是最好的载体。

  但很显然,它说的话只是面对张瞎子,侧面反映他找对了人,但说的是什么,才能让张瞎子不能顺利转世?

  陶山泽头痛欲裂,池寐的存在却带来一种清凉,让他能够理性思考。

  而此时张瞎子那仰视的目光骤然一变,转而看向陶山泽,他狞笑着露出满是黄牙的口,像是受到控制一般同手同脚准确无误的直直向他们走来。

  那随身的拐杖尖端反射出寒光,在一瞬将他本是泥污的脸照的面色惨白。

  如果地狱大门开启,那他们眼前的绝对不是人,身上的肉随着他的走动一块一块往下掉落,黏着血丝,他脚下血液形成水洼逐渐蔓延开来,浑身的发丝似乎有了生命,蛇一样的吐着信子。天才一秒记住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而庙中受到妖邪的感召,破旧的庙门“咣当”一声闭合,暗夜肃然而至,佛像依旧在说话,发出的声波让他们胸腔阵痛不止,不住捂着胸口。

  陶山泽胸口的挂坠发热,池寐身上的凉意让他堪堪维持住精神。

  而此时佛像说话的声音在废旧庙宇中回荡,只是落在池寐和陶山泽耳朵里竟然是:“杀了他。”

  “杀了他!他不是人,他是妖,你们是在为民除害!”鬼魅般的声音萦绕在他们耳畔,在天灵穴里打了个转直震心田,腹内像是岩浆在滚,可周身却觉得冷。

  池寐内有修为可以抵御住他的声音,但折磨感不能消却,他再看向陶山泽,明显他也在忍,面部肌肉在抖,唇上生生咬出两个血印子。

  张瞎子继续向他们走来,腥臭味道弥漫,那血丝连着他的肉爬到了陶山泽身上,“你敢杀我吗?”

  他狰狞着泛白的眸子,手上的肉已经掉光,只剩鸡爪一样的骨头,指甲盖摇摇欲坠挂在上面,冲着陶山泽伸出手,“来啊。”

  陶山泽心内具震,继续听庙宇中回荡沙哑的声音,“你回头啊,看看你身后的是谁?”

  陶山泽一回头,身后的哪里是池寐,黑黢黢的骨架子对着他扯出一个笑。手机端 一秒記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一步跳开,牵扯到阵痛,却没有逃离的地方。

  前面是不停流着血肉向他走过来的张瞎子,身后是早已没有人形的怪物,空气浓稠的阴鸷,窒息扑面而来,陶山泽心跳剧烈,强撑着站稳,目眦欲裂,眼眸通红。

  胸前的玉坠好凉,他想扯下它丢了,随便哪里,只要不在自己身上。

  “杀了他,”那声音继续道,随即竟然变成池寐温润的嗓音,那嗓音带着颤抖却有着无边的柔情,“夫君,快把张瞎子杀了。”

  之后,池寐的声音和他鬼魅的声音交替融合在一起,不停的刮拭着陶山泽的耳膜,他眼前景物模糊,低头一看手中早已握着一柄利刃,而张瞎子那留着黄色脂肪的脆弱脖颈就在自己面前。

  只要自己拿起利刃,这把刀就会穿透他的脖颈,让他的血液终结,他的池寐也会回来。

  陶山泽对上张瞎子空洞的眸子,胸前的玉坠凉的厉害,似乎要把他心中的燥热浇灭一样,“杀了他!”声音再度响起。

  他举起刀,他瞥了一眼刀光却在恍惚间看到截然不同的两个庙宇。

  在刀光中,那庙宇破败无光,佛像高高在上。

  而在他面前,早已是一片血海,鬼魅之声不绝于耳。

  他的手剧烈抖动。

  “杀了!”那声音变得尖叫,几乎要刺穿陶山泽的耳膜,而血从陶山泽的耳廓缓缓下流,已经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张瞎子的。

  “啊!”陶山泽受不住了,他奋力举起刀,用力一劈,臆想之中的脖颈切断却没有到来。

  他再一睁眼,呼吸急促,眉心跳动,眼前赫然变成了李公子那张脸。

  带着一丝凉气,却在他的眸子里看到了安稳。

  浑身的燥热消失,身体逐渐平复,而手中举着的那柄利刃赫然如灰尘一般寸寸消逝。

  庙宇依旧,远处张瞎子自然坐在莲座旁边,看似已经昏睡。

  佛像依旧,灰尘满地。

  李公子正立在他面前,岿然不动。

  一汪水眸盯着他,如临静渊。

  这样的眸子他见过。

  在美人坊的最后,他向他伸出手。

  如今他站在他面前。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