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纳妾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池寐话音刚落,陶山泽眸色微黯,可他力道不减,反而愈发猛烈,陶山泽招架不住,可又来不及问他缘故,最后困倦袭来,控制不住,沉沉睡去。

  再一睁眼,已是□□,池寐在身旁睡得正熟。

  陶山泽支起酸软的身子骨,想起昨晚的事情想去叫书童,喊了两声,书童才姗姗来迟,隔着门喊道:“公子叫我?”

  “给我端盆洗脸水来。”陶山泽说着,裹上衣服,禁不住打量起池寐来,池寐此时静静躺着,半张脸埋在被子里,紧闭的眸子散开鸦翅般睫毛,样子完全没有昨日的虎虎生威劲头,可陶山泽还是气急,居于人下已是万万羞耻,为人夫者雌伏更是不能说出去。

  陶山泽冷笑,待他中举之日就是他休妻之时,现在且由着池寐蹦跶。

  他右脚用力,一脚连着被将他踹下去,咣当一声坠地,想都不用想会有多痛,可池寐依旧睡得安稳,脸面朝像被子里,于是陶山泽这一脚算是踢在了棉花上。

  正巧此时书童打了水回来,高声喊着,“公子,我进来了。”

  陶山泽嗯了一声,待他端盆水进来才问道:“昨日你为何不直接推门进来?”

  “昨日我确实是推门进来了啊。”书童麻利的将毛巾备好,试好水温放在床边的柜子上。

  “不是说你白日,昨晚你不是说不好了?而且我确实听见外面有响声,发生了什么?”陶山泽没着急洗脸,仔细打量着书童,见他与平日并无分别,但昨晚他真的不知情,于是心下惶恐,一时拿不定注意。

  “昨晚什么都没有啊,我睡得很熟,没听见有什么响声。”书童笃定道。

  “行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陶山泽点头,挥手叫他出去,他从来到京城眼睛就不太好用,经常出现双影和模糊的现象,就比如刚刚看书童的时候就出现了双影,他揉揉眼睛,再次看着客栈里的摆设,这次正常才作罢。

  “夫君,你不觉得你的书童有点奇怪吗?”池寐揉揉眼睛,裸着上身裹着被子站起来,偏偏还要露出他的香肩,陶山泽一时觉得辣眼睛,于是问道,“那你说说哪里奇怪了?”

  “他看你我会觉得吃醋的,不如换一个老大爷做你的书童怎么样?”池寐嬉笑道。

  陶山泽一脚再次踹上去,可这次池寐稳稳的握住他的脚,“夫君真是,为何每次都要打人家?”思路手机端最快https://m.s/l/z/w/w.c/o/m

  陶山泽哼了一声,“你既是妻子,也应该遵守妻德,我想纳妾。”

  这话可是实打实的,陶山泽本来不想说,可是池寐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他现在非要让他心里不痛快才行。

  “好啊,既然夫君想纳妾,那我们以后也是一起相处的人,所以让我为夫君把关吧。”池寐倒是丝毫不慌,全然一副任意揉搓的模样,要不是他昨晚那样枭雄,他今日就信了。

  陶山泽恶狠狠的给了他一记眼刀,之后洗脸,刚要拿毛巾的时候发现池寐已经将毛巾举到他面前,那个样子无比温顺,“夫君,书童送来的东西还是要小心为好,昨夜他可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

  “你刚才没有听见他说的话吗?他从来不说谎。”陶山泽擦了脸又坐在铜镜前看着昨日被他咬出来的齿痕,上面隐隐约约可见血丝,牙齿的痕迹很是鲜明,“池寐,你是属狗的吗”

  “夫君哪里话,我自然是你一个人的狗啦,”池寐无视陶山泽恨不得吃了他的模样,继续说道,“如果他说自己安睡,那昨晚敲门的人是谁?是人还是什么?”他说的幽然,最后一句话拉长了音,陶山泽对着镜子打了一个哆嗦。

  “算了,先不说这件事,你昨日进京可带了足够多的银子?”陶山泽脑海里都是百合的哭声,昨日没有解救是他的过错,今天说什么也要弥补。

  “自是带了,母亲给我准备了很多。”池寐边说边对着他缓慢的穿衣,如果他是一个女人,可谓是妩媚生姿,可偏偏他是一个男人,倒有些东施效颦,全然因为他没有半点女气,一身肌肉紧致,阳刚气恨不得穿过他几层的衣服喷到陶山泽面前。

  “夫君,这是我带的全部的银两,夫君一定要仔细花着,毕竟距离科举还有几天,到时候我们的日子也能过得舒坦些。”池寐道。

  陶山泽冷哼一声,心中却无比的雀跃,他终于可以去救他一见钟情的女子逃离魔窟。

  书童还在外面候着,陶山泽现在看他自然别扭,于是仔嘱咐他好好在客栈呆着,书童一脸茫然受伤,不过还是听话的呆在自己的房间。

  美人坊就在陶山泽客栈的正后面。

  如同一条街的阴阳面,正面便是浓妆艳抹的妃子倾城一笑,背面便是这家毫无特色,门前高悬着两盏白灯笼的客栈。

  陶山泽住店的时候还没有注意客栈,大抵是晚间灯笼里的烛火显得一切晕黄亲切,可白日里看到却十分奇怪,门前冷清,来往的行人匆匆。

  他领着池寐拐了个弯,才到了美人坊的街巷,这条街白日里也是人声鼎沸,还有许多小贩在卖瓜果,白日的美人坊如同蒙上一层细纱,静待绽放。

  “这里应该是全城最大的歌舞伎坊,夫君,我之前就听过,正想来看看呢。”池寐说完,不待陶山泽反应,就急切的进去,自有绯红衣裙将他团团围住,公子公子叫不停。

  陶山泽心里愤恨不已,他是带他过来赎人的,可这家伙竟然过来逛窑子,回去之后定要好好教训他,他在外面发作不出来,也随着女子的拥簇上楼,昨日的老鸨是认得陶山泽的,但此时面色不虞,一张脸似笑非笑,十分尴尬。

  白日的美人坊没有多少人,老鸨使劲了浑身解数想要陶山泽点一些酒食。陶山泽不为所动,大咧咧坐在主位上,而池寐正在和一个女子调情说笑喂葡萄,他咳嗽一声见池寐丝毫不收敛,于是大喝道,“夫为妻纲,你不知道吗?”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男子为妻的习俗却有,但怎么看都不出来池寐是妻子的模样,于是他身边的女子身子一僵,抚在他胸上的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可池寐丝毫不介意,“夫君莫急啊,我不是为您挑选合适人选吗。”

  话虽如此,他还是叫其余的女子下去,只余昨日看到的老鸨一人,老鸨面如土色,察言观色惯了,看到陶山泽和池寐的穿着自然知道他们也是大家子弟,自然有赎得百合的资本,但却无比为难,“公子莫怪,我是知道公子今日来所为何事,只是百合昨日被尚书大人买过去做妾了,尚书大人要得急,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陶山泽还没发火,池寐却先大叫起来,“你说得这是什么话,我们夫君想要什么女子没有,还差一个百合不成?”

  老鸨斜觑一眼池寐,有点搞不懂他们俩的关系,要说妻子都是嘴上不说但心里对于丈夫纳妾无比哀怨,可这男妻好似自己纳妾一样喜悦。

  陶山泽深吸口气,他还就差百合了,其他的都是庸脂俗粉瞧不上,只是一个百合叫他魂牵梦绕,“你这就是不对了,明明是我先看上的,你怎么许给他人?”

  老鸨赔笑道:“我自知不对,所以还有其他貌美的女子,公子移步到后院瞧瞧?”

  这大大挑起了陶山泽的兴趣,“其他的人我自然瞧不上,尚书府在哪里,荣我去会会。”

  正说着,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那女子的声音陶山泽自是不会忘记,他猛地朝着声音源头看过去,果然看到一身素衣的女子被两个身穿官服的人拉着,一脸誓死不从的表情。

  “放开她!”陶山泽大喊,不管不顾的疯狂的冲上去,他受点伤没什么大不了,可是不能失去自己的爱情。

  池寐一脸土色看着他和那两个男人厮打,他昨日耗费不少精力,自然打不过两个人,而池寐自是不能看着自家夫君挨打,掏出佩剑,从二楼飘然下坠,剑法凌厉,几缕发丝掉落,二人面色一惊,下一刻,鞭腿将二人踹翻在地。

  “你们竟然敢搅了尚书大人的好事,我劝你们还是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

  可是看到池寐一挥剑柄,瞬间就没了气力,只能逃之夭夭。

  旁边看完全程的老鸨都要哭了,“诶呀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啊,尚书大人都已经将她买下,如今你们这岂不是夺人财物?”

  池寐没理老鸨,看向陶山泽和依偎在他怀中的女子,眸色黯淡,身形落魄,良久后才说道:“公子今日这么做可是抢亲,还是尚书大人的亲,这次科举就是尚书大人主持,你这岂不是连门都进不去了。”天才一秒记住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陶山泽只顾抱起女子往一边安慰她,一边向大门走去。

  池寐跟在后面,道貌岸然扯了一个笑,手心的红莲暗暗发热。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