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陵州城

作者:晓千城 作品: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我是谁你还不知道吗?我是你的通|房丫鬟啊,”男子大咧咧的坐在他对面,“你娘都承认我们的关系了,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男子虽然笑着,弯起他的桃花眼,可是眼眸中没有一丝温度,看着他的目光倒像是黑白无常,不像看一个活物。

  “你果然是他,我们才在地府相见,你就不认识我了?”陶山泽正色道,浑身绷紧,一旦他对自己采取什么行动,他可以立刻跑出去,或者和他拼一个你死我活,虽然这个世界有许多不同寻常的地方,他连生死都不怕,又怕什么打架。

  “我自然认识你,不只在地府,2020年跨年夜我们也是见过的,难道你忘记了吗?”男子一笑,眼睛眯起,娇嗔的说了一句,“帅哥。”

  轰——如同万条草泥马奔涌而过,陶山泽完全想起来了,那是跨年夜上那个极美的女子,一双狐狸眼睛勾人的醉,但他自来对女性不感兴趣,所以没有过多的注视。天才一秒记住https://www.slzww.(com) https://m.slzww.com

  但他说的话带有一种魔力,将他拉入到病痛的折磨中,他无法忘记在2020他是一个随时可能凋谢的生命。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男子轻笑,“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男子起身,灵魂从女子的身形中剥离出来,女子垂丧于椅子上,男子玉树临风、傲然站在他面前,一席利落的白袍,发间用木质发簪固定,风雪沿着门缝侵袭,发丝微微晃动,他薄唇轻泯,眼尾眯起,笑成一树桃花。

  “还记得我和你说填写的问卷是关于聊斋志异的问题吗,还说会将书籍寄到你家,因为你现在就是在书中啊,你、我都是书中的人物,只有找到曾经的人物你才能离开这里,回到你的唯物世界中去。”男人戏谑笑起,所经之处寒冰涌现,窗花爬满了屋子里所有的窗棂,以他为中心肉眼可见,霜越来越厚。

  看似霜寒逐渐要蔓延到陶山泽面前,他瞪起眼睛,冷气扑面,他控制自己身体的颤抖说道:“我为什么要回到我的唯物世界?”

  男子一愣,陶山泽继续说道:“只要能活着,在哪个世界不都是一样的。”

  男子轻笑,“嗯,也对,一个月不回去,你就惊异的发现医院给你下死亡通知单了,你就彻底不用回去了,但你在这个世界除了一双能看见鬼的眼睛,你还有什么呢?”他手指挽成莲花状,如同屏幕投射一样,他在上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自己,旁边的脉搏机显示出他现在的生命体征,“不过,我告诉你,如果你能成功从这个世界出去,你就可以出院了,到时你就是医院的奇迹。”

  陶山泽一惊,习惯性的摸向自己的胸,那里是疼痛的根源,他当然想活着,想要健康,更怕真像他说的被下死亡通知单,但他还是警惕的问道:“我怎么相信你?”

  “还用我告诉你吗?你的眼睛,这个世界还有你的身体,哪一个不是明明白白告诉你了。”男子冷笑,坐下来重新和那个丫鬟的肉|身合二为一。

  陶山泽看着完全不符合科学的一幕,就是再傻都相信了,“我该怎么做?”他按住自己前胸,那里能够感觉笔在发热。

  “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你现在去翻在你家的那本聊斋志异,估计会发现里面丢失了很多页,这丢失的页数就是你即将要经历的事情,所以如果你可以在这个世界中找到丢失的页数,你就可以回去。”

  他掌中升起一朵洁白的霜莲,将他的眸子映照的晦暗不明,莲花中有一个竹简,“同理,经历的越多,你就会越长寿,直接改写生死簿。”

  冰霜在即将把陶山泽冻成冰的时候戛然而止,不过陶山泽的发丝却不可避免的僵硬和床冻在一起,男人眼波流转,一双狐狸眼微微抬抬起盯着他,“不过说起来,我之前邀请过很多人来到我的世界,但他们做的十分不好,所以他们都被我吃了,如果你不能找到回去的书页,我相信,你的肉质会比他们要好吃的多。”

  “这是一场寿命的赛跑,你找到书页就会替我累积元气,找不到你就是我的粮食,”男人的肚子十分合时宜的响了一声,“你看,我都饿了。”

  陶山泽吸了一口凉气,拽动发丝,却被牢牢钉在床上,“行,你把我弄起来,我给你做饭吃。”

  男人眉心一挑,控制不住微笑道:“你还是第一个要给我做饭的人。”

  话音刚落,满室的霜寒从陶山泽这个角度开始褪去,屋子里之前的冷气仿佛是幻觉,但却没有丝毫暖意。

  陶山泽从床上起身,抓了件斗篷,深吸一口气,斜倪他一眼,双手微微颤抖,虽然不知道他说的真假,可是眼前发生的都是真实,他不得不赌一把,“你等着。”

  李府膳房,屋子外围了一群佣人,伸长脖子看着屋子里,其中一个老人捋着胡须说道:“少爷这是怎么了?从小他连开水都没烧过,现在不会把膳房给烧到了吧。”

  “这少爷也不让我们进去,万一他要是烫到自己可怎么办啊?”

  “不如告诉夫人吧,少爷不能再受到任何伤害了啊。”

  外面寒冷彻骨,可众人都没有回屋的意思,紧张兮兮的盯着屋子里面,生怕李珠儿一个不注意将膳房烧了。

  不过很快,一股浓烈的混合着甜腻的饭香从里面传来,肉香接踵而至,众人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猛烈的嗅着空气中的味道,“你说少爷什么时候懂的庖厨之道啊?”

  “老夫怎么知道,不过少爷自从不傻了之后还挺让人惊异的。”

  “你们确定现在少爷的身体里是少爷的灵魂不是什么其他人?”人群中一个膳房烧火的矮子说道。

  此言一出,周遭静寂。

  还是那个老者一巴掌拍过去,“小兔崽子别乱说话,干好你自己的事去。”

  直到陶山泽捧着一个食盒出来,看到一群人围在膳房面前,“你们这是怎么了?”

  “少爷,您做的什么啊?”

  “东坡肉、京酱肉丝、蜂蜜苦瓜、红豆饭,锅里还有剩下的,你们可以去吃。”陶山泽淡淡一笑,拎着食盒离开。

  作为一个独居人士,生活必备技能就是做饭,外卖什么的可以吃,但是天天吃不仅不卫生还浪费钱,他这个工薪阶层实在有些辛苦,刚开始只会煮方便面,后来跟着一些厨房app也学会了不少技能,也许是因为天赋异禀,他做出的饭也十分好吃。

  但是后来生病之后,他几乎从来没有进过厨房,也没有给自己做过一顿像样的饭菜,只要咽下食物对他来说都是折磨。

  可是现在不同,他刚刚尝了一口,黏糯的红豆饭完全俘获了他的味蕾,就连喝到米粥的汤都是一种幸福,这种普通人轻易获得的于他而言却是需要努力才可以企及的快乐。

  男子正坐在屋子里翘着二郎腿等他,那个丫鬟还昏睡不醒,男子一袭白衣,纤尘不染,那双眼却染了桃花,“回来了,让我看看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

  说罢,他接过食盒,一打开顿时一愣,香气四溢,东坡肉切得匀称,整整齐齐的码在盘子上,京酱肉丝每根肉都切的长短均匀,配合着苦瓜的绿色,食盒就是一出美食鉴赏。

  男子迫不及待的拿出筷子吃了一块肉,肉质细腻多汁,极大的锁住水分,却一点都不油腻,他吃了三口之后才抬起头来看向他,刚刚的戏谑眼神消失不见,转而有些赞叹,“咳,这些都是你做的?”

  “嗯。”陶山泽点点头,拿起筷子刚要夹一块东坡肉,就被男子按住手腕,“抱歉,我不习惯和他人一起吃,我给你盛一碗。”

  陶山泽也不讲究,端着他给自己盛的老老实实的吃,这样久违的美食对他来言是一种恩赐,即便他来到聊斋,也觉得人生中的大幸。

  日头倾斜,两个人吃的干干净净,男子更是心满意足,最后连汤汁都不剩,有一个红豆粒掉在碗外延,他都拿起来吃掉。

  “说起来,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池寐,”他十分舒适的靠在椅子上,打了一个饱嗝,“看在你做的这么好吃的份上,我给你一个东西,一旦你遇到什么不可说的东西,你就用这个。”

  指尖一挑,形成掌印,从中出现一个符咒,泛着淡淡的莹蓝。

  “这是灵结,你把它放在胸口,以备不时之需。”

  “多谢,”陶山泽将他放在怀里,“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嗯,你问。”池寐后仰,微微眯着眼睛,骨节分明的手指挑着自己狭长的发丝,他这种神态倒像是花楼里的姑娘,和那日跨年夜见到的美少女影子重合。

  “你是人吗?”陶山泽神色自若问道,自从知道了这里是聊斋,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把所有的狐妖鬼怪在心中设想了一遍,最后发现自己可以接受。

  “你猜啊,”池寐哈哈大笑,“陶山泽,留给你的时间可不多了,你的这具李珠儿的身体通晓阴阳眼,早已道破天机,算着日子,天谴也将至,就看你在天谴之前能不能找到书页了。”

  他身形一闪,白衣戛然消逝,反倒是一直倚在椅子上的丫鬟活了过来,恭恭敬敬的说着少爷,与此同时,雕花木门吱哑一声被推开,李化走进来道:“珠儿,既然你已经恢复神智,也该替爹打理自家产业,凌州城有一当铺时候收租金,你今儿启程,明早收完回来。”

  “是,父亲。”陶山泽拱手,胸口的灵结滚热。

  迟暮时分,他才赶到凌州,与他一同前来还有他的“丫鬟”。

  按理说这个时候,街上的铺子应该正是开的热闹的时候,但此时大街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寒风呼啸,冰冷刺骨,活像是一座空城。

  一路上他也早有耳闻,据说凌州城之前闹鬼,不过来一个僧人,此人道行了得,凌州城百姓安稳无虞,但是现在看来,实际情况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甚至还要更糟糕。

  “怎么,看到我没有预想中的喜悦啊?”池寐坐在木质椅子上,仰头看着站着的他。

  现在这个时辰,已经不能再去收租,所以只能定在明早,这是陶山泽在这个世界经历的第一个夜晚,不知名的他有些心慌,比起鬼怪,他觉得眼前的男人好像更可靠一些。

  陶山泽道:“我们先去找一家客栈吧,今天肯定是收不到租金了,明早我们再去,具体的位置我都问好了,左拐第三号商铺。”

  池寐噗嗤一声笑了,他身上有一种诡异的和谐感,如果他不笑的时候面若寒霜,一张脸冷酷到生人勿进,可他这一笑,就从神界跌落到人间了,虽然陶山泽知道他可能也是一个大妖怪,很有可能比其他的鬼怪都要更加可怖,但一旦他说2020年和他在时代广场相遇,这距离一下就拉进,陶山泽倒是可以接受这样一个不是人或者存活于其他世界的人。

  “你笑什么?”随着夜幕降临,一股寒气拂面,吹得他打了一个哆嗦,更觉得凌州城之前的传闻是真的。

  “我是笑,你既然知道这是聊斋,有什么事情不在白天办反而要度过一个晚上,你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你就肆无忌惮?”随即他舔了舔上牙,眼尾挑起,“不过也好,如果你今晚要是没命了,我一定比最先吃你,我早就看中你的脖颈了,咬上去肯定鲜嫩多汁,鲜血迸出来,其中的血管还有筋道感。”

  陶山泽情不自禁后退,他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懦弱,他清晰的告诉自己,这个男人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他要是吃早就吃了,自己不能被他恐吓。

  “嗯,我知道,我会小心的。”

  凌州城城小,前后不过三家客栈,其中两家写着闭店,挨家挨户房门紧闭,也不可能找一个投诉,所以最后锁定最后一家城边客栈——往来客栈。手机端 一秒記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按理说客栈都是大红灯笼高高照,可他家的灯笼全都褪了色,一只只白灰色灯笼上落了不少残雪,门脸破败,木头架子摇摇欲坠,如果不是门口写着营业,真的很难相信这是一家开着的客栈,二人进屋,屋主人明显一愣,“你们是来住店的?”

  陶山泽点头,“嗯。”说话间他环顾着屋子,屋内明显落了很多灰,老板那个算盘珠子都粘连到一起,地板污渍,木质楼梯不少虫洞,十分静寂,看似没有人住宿。

  这不会是一家黑店吧。

  老板连连摇头,“不好意思,客官,我们店住满了,今儿怕是住不进去了,要不您改投其他客栈?”

  寒风呼啸,一阵强风吹进来,客栈楼下的门咣当响,里面没有半点人烟,就连楼上都没有声音,这叫住满了?陶山泽一时胆寒心生,眼睛一阵刺痛,看到楼梯那里倚靠着一个女子,不过只是一瞬,便有消失。

  他复又看向老板,之前没有发现,如今仔细瞅,倒是看出端倪,他那张脸松垮垮挂在头颅上,丝毫不像是人,但摇头晃脑和他说话,没有恶意。

  想起池寐说的话,如果今晚上真的有鬼,有一个落脚点总比没有的强。

  “老板,我们不挑地方的,给我们一个房间住就可以。”陶山泽说道。

  他明显看到池寐一挑眉,“也对,我是通|房丫鬟应该和你一起住。”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签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到聊斋给大佬顺毛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