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章 没那个富贵命(一更)

作者:笑无语 作品:擒盗妃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lzww.com
    “殿下是想煽动那些看他不顺眼的人与他作对?”席汹领会到了卓离郁的意图,道,“这位副统领似乎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在手下面前倒是挺横,碰上惹不起的人物,便会嬉皮笑脸,想方设法去结交。”

    “这不就是正常的小人作风吗?”卓离郁不咸不淡道,“总之你去调查对他不满或者心怀怨恨的人,本王相信一定会有这样的一批人存在,顺便问问他们,有没有意向投靠本王,也列一份名单出来,本王可以挑个时间与他们见上一面。”

    “殿下是想……在投靠您的这些人当中,挑出合适的人选,取代谢家二公子的职位?”

    “你去办就是了,本王自然有自己的想法。”

    “是。”

    ……

    “阿星,你昨天夜里出去行动也不说一声,我们压根就不知道你出门去了。”

    雅致的屋子内,高年年望着倚靠在床榻上的妙星冷,埋怨了一句。

    她刚才送早点进来的时候,闻到了空气中浮动的淡淡药香味,询问妙星冷是怎么回事,妙星冷回答说,只是摔伤了。

    她听着觉得不信,习武之人哪有那么容易摔伤的,除非是去跟人家打架,于是,她凑到妙星冷跟前,执意要去看她的伤口,妙星冷眼见着瞒不住了,这才说了实话。

    “你还骗我说是摔伤了,你以为自己瞒得过我?”高年年白了她一眼,“这种事情就不要瞒着我们了,我中午去给你炖点补品吃,你下次要行动的时候,记得告知我们一声。”

    “跟你们说作甚?我要是说了,你们岂不是又要等我等到大半夜,没看见我回来就睡不着了,我干脆不说,让你们趁早睡。”

    “这个谢家的二公子,我看他可真是越来越不顺眼了,居然想到拿瓦片砸人这种主意。”高年年冷哼了一声,“他做事只考虑着自己,就想着能抓到大盗赶紧升官,即使损害百姓的利益也觉得理所当然。”

    “他这人就是这德行,我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妙星冷挑了挑眉,“犯不着因为这样的人生气,反正他这官职注定是升不上去了,连谢将军都不帮他,再加上他自己能力又不出众,能不能坐得稳现在的位置,都还是个未知数。”

    二人正说着话,听见屋外传来了脚步声,抬头一看,是叶冰清端着一个瓦罐进来了。

    “阿星,我给你炖了鲫鱼汤,趁热喝了吧。”

    “好。”妙星冷下了榻,走到桌边坐下了。

    “阿星,你外出行动很少有吃亏的时候,这次受了伤,要不要报复回来?”高年年的语气愤愤不平。

    “其实,谢查楠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妙星冷伸手揭开了瓦罐的盖子,就闻到一阵芳香扑鼻而来,立即就拿起了汤匙伸进瓦罐里,“谢查楠被我的银针射伤了膝盖,又从屋顶上滚到地上,他至少也得骨折了,而我受的只是皮肉伤,这么一想,似乎还是他更吃亏一些,呵呵,我就算受伤,我也不能做吃瘪的那一个,我一定要让对方伤得比我还重。”

    “你说,他至少也得骨折?”叶冰清接过了话,“那屋顶高不高?”

    “普通的民房,称不上有多高,但滚下来肯定也是伤筋动骨,没在榻上躺个一段时间是好不了的。这样也挺好,可能到这个月的月底我都不用见到他了,我怕我一见到他我就想打他,还是眼不见为净。”

    “阿星,你很讨厌他,是吧?”

    “他确实挺惹人厌,讨厌他的人一定不少,同样是谢家人,他大哥留给外人的都是好印象,至于他……我总觉得他在外边混都是给谢家丢人。”

    叶冰清闻言,不再说话了。

    转眼就到了正午时分。

    用过午饭之后,叶冰清和高年年一同出门逛街,妙星冷则是躺在榻上睡午觉,受了伤便懒得到处走动。

    “年年,你有时候会不会觉得,阿星说的,不一定就是对的。”

    行走在热闹的街道之上,叶冰清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高年年不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阿星的好,是只针对身边人的,对待外人,她就比较霸道,很不友善,有时候甚至不讲理。”

    叶冰清顿了顿,又道,“她是飞天大盗,谢家二公子是锦衣卫,立场不同,就允许她偷东西,还不允许锦衣卫抓人吗?锦衣卫抓她也是分内之事,对吧?她把谢家二公子说的那么难听,也只是因为私仇罢了。”

    “冰清,你这想法不对。”高年年的眉头微微蹙起,“谢家二公子的品行确实堪忧,阿星针对他,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他们之间兵和贼的关系,更多是看不顺眼谢查楠的为人处事。”

    “你是想说他毁坏房屋这件事情吧?”叶冰清道,“从这件事情看来,他确实是莽撞了一些,但他也是为了完成朝廷交代的任务啊,他也为他的冲动付出代价了,屋瓦的损失他都得赔,他也被阿星整得骨折了,不是吗?他们都各自让对方受伤,这等于两清了。”

    “你怎么总帮这个人说话?”高年年面上流露出不悦,“你到底站在谁那边啊?他是跟阿星作对的人,我们应该站在阿星那边,你可别胳膊肘往外拐。”

    “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二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谢将军府的附近。

    “年年,你不如先回去吧,我去一趟谢家。”

    “你去谢家干什么去?你该不会是想去探望那个二公子吧?”

    “是。”

    “你脑子是不是糊涂了?你去探望他干什么?”

    “毕竟我之前有求于他。”叶冰清解释着,“上次有个锦衣卫要轻薄我的事情,你忘了吗?他答应了要帮我的,现在他受伤了,我好心去看看他,他就不会忘记答应我的事了,我去看他,也只是客套客套,顺便提醒一下他,不然我怕他躺个十天八天,伤好之后就给忘了。”

    “这……”

    “我真的是为了自己的事情,才要去看他,如果我之前没有请他办事,我压根就不会来看他。你先回去吧。”

    “等等。你要假装好心去看他,可以,但是你千万别在他面前说漏了嘴,最好不要提阿星一个字。”

    “放心,这个根本不用你提醒。”

    叶冰清说完之后,转身去了谢将军府。

    ……

    云来酒楼。

    “谢骁夜,本王想出来的眼罩和口罩,效果不错吧?”

    卓子城望着坐在对面的人,一只手搁在旁边的箱子上,指节轻轻敲击着。

    “辰王殿下的确是帮了我们锦衣卫大忙,让我们不必再惧怕飞天大盗的药粉。只是,您昨日拿来的数量有些少,我们锦衣卫内部,还有许多人想要买。”

    “本王知道你们想要,所以今天来见你,又带了一箱过来。”卓子城说着,敲了敲身旁的箱子,“这里面有五十副,昨日连夜加工出来的。”

    “殿下,这还是远远不够啊,到目前为止,我所统计的名单里,还有好几百号人想要卖,人数一直在增加。”

    “急什么?你就是有再多的钱,本王也没办法一天就给你变出几百副,让他们再等个十天半个月的,到时候就有几百副了。本王的这个想法,昨日得到了父皇的夸奖呢,父皇说,就算本王不是生在皇家,也一定能混个好的官位。”

    “殿下聪慧,下官望尘莫及。”

    “本王听说你那二哥被飞天大盗打得骨折了,现在在床上躺着,估摸到这个月的月底都出不了门,你说他怎么就这么废物?给了他这么好的东西,他还……”

    “殿下,这个还真的不能怪二哥。”谢骁夜连忙解释道,“琉璃眼罩与防毒口罩,防的是近距离药粉攻击,这远距离的还是防不住啊,飞天大盗手上的工具也不少,他随身携带一把很小巧精致的武器,能射出飞针,瞄准了人,一射一个准,二哥受伤了,我也被伤了,只不过我的运气比二哥好一些,要从屋顶上掉下去的时候,被手下的人拉住了。”

    “飞针?”卓子城眯了眯眼,“那武器长什么样子?”

    “夜里光线不太好,看不大清楚,总之那把武器很小,可以连续发出,也不知道能连发多少针,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武器。”

    “所以,你们是不是又没辙了?”卓子城扬唇一笑,“看来本王又得发动脑筋,给你们想一个能够防住飞针的方法……”

    “防你个头啊防!”

    忽听雅间外边响起一声女子的呵斥,紧接着,雅间的房门就被一股大力道拍开。

    “啪”

    从这推门的力道,都能猜测到来人的怒火。

    一身水蓝色锦衣,娇俏的脸庞因为生气涨得有些红,一双水眸中也似乎带着一缕火苗。

    这表情,生怕旁人看不出来她在发火。

    “司空姑娘?”谢骁夜望着闯入的人,怔了一下子,“姑娘,你怎么不敲门就这样进来?我与辰王殿下正在商讨要紧事。”

    “你们的要紧事,回头再慢慢谈。”司空夏朝着谢骁夜抛去一个冷眼,“现在我有事情要和辰王殿下谈,谢大人,你要不要先回避一下子呢?”

    说到这,视线一转,落在了卓子城的身上,“殿下你说,是要跟我谈还是要跟他谈?”

    谢骁夜也不是个愚钝的人,听出了话里的火药味,便站起了身,“我与殿下其实谈的也差不多了,既然司空姑娘也有要紧事,那我便先告辞了。”

    说完之后,还不忘了抱走卓子城带来的那一箱东西。

    “殿下,明日我会命人把购买这些东西的银子送到你的府上。”

    谢骁夜离开了之后,雅间之内便只剩下卓子城和司空夏。

    “阿夏,你这是怎么了呢?”卓子城望着她,询问道,“是谁惹着你了?”

    “我为了什么事而发火,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司空夏冷笑一声,“你处处针对九命猫,到底为了什么?你又不用升官发财,做甚跟他过不去!你吃饱了撑的?”

    “阿夏,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卓子城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从来还没有任何人敢说本王吃饱了撑的。”

    “我就是敢说,怎么着?当初你亲口说过,你就是喜欢我这副爽朗的模样,我快人快语,个性坦率,这不正是你所欣赏的吗?我这个人也不爱说谎,我要是像外人那样对你谄媚奉承,反而会叫你失望,对吧?”

    “……”

    这么说是没错,但是,她也不能在他面前大呼小叫,甚至出言不逊吧?

    “你无话可说,那就代表你默认了,既然你喜欢我的坦诚,那我就把心里的话说给你听。”司空夏说着,唇角勾起,“卓子城,你就是一个心胸狭窄、阴险卑鄙、是非不分、不讲道理的小人。”

    “住口!你别在这无理取闹了,本王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要是说话再这么难听……”

    “我说话难听怎么着了?你听着不舒服,要不要抽我一个大耳刮子?”司空夏走到了他的面前,抬起了下巴,“我的脸就在这里,你要不要抽?”

    “阿夏,别胡闹。”卓子城放缓了语气,“飞天大盗他是朝廷要犯,我想抓他,也是为朝廷出一份力。”

    “你说这话还真不嫌虚伪?我都替你臊得慌,你想为朝廷出一份力,你别盯着飞天大盗不放啊,朝野之中有不少小人,你怎么不一个一个揪出来?你分明就是心眼小,就因为我说过我敬佩他,你就要对付他?”

    “是又怎么样?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就是要对付他,他要是心里不爽,大可报复回来。”

    “你这样只会让我看你更加不顺眼,辰王殿下,咱们走着瞧吧。”司空夏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转身便走。

    “走着瞧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要为了那个家伙对付本王?你简直不可理喻!”

    卓子城望着前方司空夏的背影,眼见着她不理会自己,便追了上去。

    “那个贼究竟有什么好的?做的都是不光彩的事,你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去敬佩那种人。”

    “你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说不定他穷凶极恶,无比丑陋!或者眼歪嘴斜,满脸麻子。”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本王说话?”

    “阿夏,你别这样……”

    ……

    下午时分,日光和煦。

    百花园外,两道纤细的人影站立。

    粉衣女子着装十分贵气,面容姣好,梳着一头流云髻,发上几根雅致的珠钗,简洁又不失大气。

    正是相府千金,辛季婉。

    “小姐,那女子搬来这齐王府的隔壁,意图实在是太明显了。”辛季婉身后跟着的丫鬟道,“齐王殿下原本就对她青眼有加,如今两人的住宅这么近,近水楼台先得月,只怕……”

    “不用你多嘴。”辛季婉淡漠地道了一句,迈开了步子,走到大门前去敲了敲门。

    很快,房门就被打开了,开门的正是高年年。

    “请问,有一位叫妙星冷的姑娘是不是住在此处?”辛季婉开口,面上带着柔和的笑意。

    “是,姑娘你要找她吗?”

    “我是辛家小姐,我们之前在谢将军的生辰宴上,似乎有过一面之缘,不知道姑娘你还记不记得?”

    “我是有印象的。”高年年也冲着她淡淡一笑,“辛姑娘,进来吧,劳烦你在大堂里坐着等一会儿,我去叫阿星。”

    “有劳。”

    辛季婉跟着高年年进了大堂,高年年便走开了。

    “这么大的园子,都没两个下人伺候,未免有些寒碜了吧。”辛季婉的随身丫鬟嘀咕了一句,“连茶都没有人给上一杯。”

    辛季婉淡淡道:“这里毕竟不是咱们自己家,有些人不喜欢有下人伺候,没什么好说的。”

    “也是,都是些平民,就没享受过被人伺候的日子吧,有些人就是没那个富贵命。”丫鬟捂着唇偷笑。

    下一刻,大堂外飘进来一道声音——

    “是啊,有些人就是没富贵命,注定一辈子只能伺候那些大家小姐,这辈子都别想过那种让人伺候的日子,自己当成了个丫鬟,还好意思嘲笑别人,真逗。”

    ------题外话------

    ~二更三点左右哈

    新思路中文网 www.SlzWw.com,首发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点!更新更快,所有小说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
热门小说排行:火爆天王 官路红颜 魔天记 豪门前妻总裁你好毒 剑道独神 网游之巅峰召唤 龙血战神 大主宰 绝对权力 大道争锋 最强弃少 最终救赎 纵剑天下 武极天下 完美世界 剑逆苍穹 异世傲天 惊悚乐园 龙组特工 绝世唐门 超级兵王 帝尊 星河大帝 绝世武神 奇术色医 莽荒纪 神控天下 唐砖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擒盗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擒盗妃最新章节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